<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50章 大非川2
    大非川西南,伏罗川以北与河卡山之间有一个四塞之地,周围被群山环绕,仅有三条小河沟与外界沟通的山间谷地。

    曾经寂静开满山间谷地不知名的野花,牛羊成群的山谷中正有一支早以准备好等待在此的数万吐蕃大军。

    “报,大相,格勒将军来报,唐军以过河卡山正在进入趋山谷。”

    “好。”钦陵听闻脸色大喜,此路唐军正在往自己布的口袋里钻。“传我将令,前往增援的吐谷浑各部,火速赶往趋山谷。”钦陵从容镇定的下达作战命令,此战只许胜不许败,最好就是将这股唐军全歼于此。

    不过将唐军围在趋山谷中,不能短时间内消灭的话,薛仁贵得到消息不顾一切的赶来救援可就有些不妙了。

    还需要军队牵制住薛仁贵,不需要与其交战,只需要尾随拖住他即可。

    钦陵****身边诸将道:“乌海以南,白兰、多弥二部有多少军队可用?”

    杰布回道:“大相,二部可用兵马在五万左右。”

    “传令二部及众龙驿驻军立即率兵北上乌海,不需要与占领乌海城的唐军交战,只需呈包围之势围上去即可。”

    “悉多,你率两万骑兵先行赶往趋山谷,指挥各部务必将此路唐军消灭于此。”

    “弟领命!”

    随着一条又一条的军令从钦陵大营中传出,整个青藏高原北部各路吐蕃大军就像闻到血腥味的狼群一般随机而动,疯狂的向薛仁贵、郭待封两路唐军围上去。

    吐蕃是全民皆兵制国家,地方大小领主即是地方主政官员又是军队统帅,主官又名万夫长。分属于四个如,四个如又分为上下二分如,总共八个分如统领全国。

    在乌海以南众龙驿处还有吐蕃一个千户所驻地,领兵在万人左右,而被吐蕃往服的白兰、多弥二部各置有万夫长一人,可在两天内集结两万多兵马北上,随着时间推移,二部可集结更多兵马前往增援。

    郭待封无知无觉的一头扎进钦陵设好的包围圈,在他领军通过河卡山不久后,从北面伏俟城来的三万吐谷浑军就堵住了他的回路。

    悉多领着两万吐蕃精锐不分昼夜急行军赶到吐谷浑城,接管了当地吐谷浑各部指挥权,早以接到吐蕃大相钦陵征调命令的吐谷浑各部出兵四万沿着趋山谷西部的河谷进入趋山谷中。

    还有一路吐谷浑军一万兵马从西北部方向朝着趋山谷而来,加上早以守在趋山谷中的两万吐蕃军,足足十二万兵马呈包围之势朝郭待封围过来。还没有算正加速行军的钦陵本部八万精兵。

    进入趋山谷中的郭待封以从哨骑那得知从伏罗川东进的数万吐蕃大军正在山谷南侧河岸扎营。

    由于军队携带大量辎重,大非川西和河卡山两地道路难行,几天艰难赶路唐军上至将军下至士兵都疲惫不堪。郭待封只得下令全军休整一夜,明日一早对吐蕃军发动进攻,争取一战而下。

    驻于山谷南侧的吐蕃军统帅格勒时刻注意着唐军的一举一动,虽知唐军艰难跋涉而来身心疲惫,想起以往与唐军交战时唐军的悍勇却不敢率先发动进攻,自己手上仅有两万兵马对上唐军并无兵力优势,只得等待悉多将军率大军而来再作决定。

    “张兄半夜不睡觉出来溜达干嘛?明日可有一场恶战,不养足精神可不行。”

    张然好友李兴巡视大营看见张然孤身一人在大营中一脸忧愁的走来走去,上去打招呼道。

    “张兄这是想到何事了,这一脸哀怨相!”

    “唉!”张然见是好友,唉声叹气道:“从离开大非岭,我这心里就七个八下的,现在更加不安,总感觉要大事要发生。”

    “嗨,能有啥大事,不就明天的大战吐蕃吗?难不成咱们还会败给吐蕃不成,吐蕃主力军队攻入安西,现吐谷浑也就剩这几万兵马了,咱们把他们歼灭了,吐谷浑旧地,如探囊取物。”李兴信心十足的说道。

    张然苦笑着摇摇头,总感觉战事不像李兴说的这么好。

    一夜无事,郭待封担心的吐蕃会乘夜袭营没有发生,唐军轻松的休整了一夜。第二天精神十足的在郭待封率领下出营向吐蕃大军驶去。

    出其不易的奇袭以经不可能了,艰难的翻山越岭早以被吐蕃军探知,山谷一马平川,两军营房生火做饭的炊烟相互都能看到。

    今日不论悉多将军是否及时赶到,这场大战都再所难免,格勒在发现唐军做饭时即下令全军做饭吃饱后出营,与唐军对峙于山谷正中的河滩处。

    两军的战鼓敲的震天响,士气高昂握紧手中的兵器只待己方将领一声令下就杀过去取敌方首级。

    郭待封令手下悍将李兴为先锋,率精兵五千冲阵,自己领五千战兵以观战机。

    李兴举起手中马愬对着手下将士激情高昂道:“将士们报国立功的时候到了,随本将斩下吐蕃人的头颅封侯拜相、高官厚位指日可待。”

    “杀!”李兴大吼一声双腿一夹马腹率军冲锋。

    “杀......”五千将士齐声呐喊响天震地紧随李兴向吐蕃军阵发起攻击。

    为了防止泄密,被唐军捕获己方哨骑而得知大相以调来十多万兵马迎战,使唐军不入伏击圈。故格勒军中除了自己与数十名将领知道大相援兵以至山谷外围随时可杀进山谷中给于唐军痛击,普通兵将并不知情,以至于被唐军高昂的声势所吓,士气竟有些低迷。

    见势不妙,格勒冲上阵前大吼:“斩唐人一级者赏羊五十只,斩唐将一级者赏羊五百只,牛一百头,女奴三名,给我杀。”

    吐蕃军普通兵将都是苦哈哈的牧民,在高寒青藏高原上生活比同样放牧的突厥人过的都苦。听到统帅的赏赐,原本士气低迷的吐蕃士兵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哇哇大叫。格勒一声令下,前锋军便向冲来的唐军杀了过去,在他们的眼里每个唐人的脑袋都是家里能过上好日子的牛羊。

    两军冲在一起顿时血肉横飞,当场横尸沙场数百人,断手断脚的倒在地上惨叫不已,不一会儿就被敌方士兵抽空一刀捅了去见阎王爷。

    李兴挥着手中的马槊一挥过去,身穿鱼鳞锁子甲的吐蕃骑兵重甲破碎被一击而死。

    唐军将领手中拿的可是经过数百年大战发展出的骑兵专用破甲马槊,可砍可刺。槊锋刃长达50-60CM,远远长于普通的枪、矛类武器。锋具有明显的破甲棱,上好的槊也会同宝剑一样,有八个面。普通的鱼鳞锁子甲、铁圜甲、明光铠,在破甲马槊之下,一击而破。

    李兴一冲入吐蕃军阵之中如入无人之境,马槊之下无一合之将。

    唐军士兵人人奋勇杀敌,争功勋福子弟。初唐男子参军作战是一种个人荣耀,在战场上取得军功获得勋官,不仅受朝廷佳奖,更受到整个社会的尊重,远不同于步入盛唐之后军人只为军响而战养家糊口功利性。

    初唐男子甚至可以不要军响自备武器粮食参军打仗,薛仁贵就是如此。

    丰厚赏赐激励下的吐蕃军与唐军激战一番后伤亡惨重渐渐不敌,格勒见此心感大事妙。若我军没能坚持到悉多将军主力大军到来奔溃,那唐军发现被重兵围来就可以从我军身后出入山谷的河谷突出重围。

    格勒心中焦急,祈祷悉多将军快点来吧。

    为了拖延时间,格勒再派三千兵冲入战场助阵。

    “哈哈哈!吐蕃军败相以现。”郭待封捊着胡须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停过。

    “副总管,我军胜卷以握啊,哈哈哈。”其他将领自信满满的笑道,吐蕃前锋快撑不住了,对方主将却使出填油战术,典型的无能之将。

    “报......”出战前派出去警戒的哨骑慌慌张张的快马飞奔到郭待封面前,连马都忘了下急报道:“副总管,我军来路发现数万敌军正向我军大营杀来。”

    “报。”郭待封等将领还没有来的及消化这条消息,又一名哨骑神色紧张的跑来禀报。

    “山谷西北河口出现数万吐蕃大军,正源源不断的朝着我军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