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45 进军乌海
    洛桑还在河口集结兵马时,唐军大队人马在吐蕃军毫不知晓的情况下从乌海城东面的积石山南北走向的山谷绕过乌海城,直接插入乌海城与河口之间广袤的草原之中,藏在连绵不断的山岭之间。

    乌海与河口之间的广袤地区以高原低矮山岭为主,地形相对平坦水草丰美,不似积石山那般道路险峻,雪山连绵不绝。

    诺布与索朗眼看就要出征了,决定乘大军还未出发前多打几只猎物放在家里做为年老的父母口粮。

    一大早两兄弟就骑着骏马奔向了数十里外羚羊常出没地山谷,奔波了近半天停在山谷南面的小山坡上,本以为羚羊成群,今天必有好收获。可眼前是什么?两兄弟一脸惊骇的看着熟悉的山谷,黑压压的数万大军云集于此,招展的旌旗哪里是他们吐蕃的旗帜,那是熟悉再熟悉不过的,他们的敌人-唐军的旗帜。

    “快走!”身为大哥的诺布抽了一鞭发愣的弟弟,索朗才从震惊之中反映过来,抽着马跟上哥哥向来路狂崩。

    “啾!”

    一声声长悠远的鸣镝箭向着跑在最前面的诺布飞射而去,索朗亲眼看着箭矢射向大哥,尚不及提醒,扑通一声,诺布就以中箭摔下马。

    “大哥......”索朗双眼含泪越过大哥的尸体,箭矢正中大哥的头颅当场死忘,恨恨的看了一眼箭矢射来的方向,狠抽一鞭马儿纵马狂奔。

    我要去通知洛桑将军领大军来为大哥报仇。

    “啾!”

    又一支鸣镝箭拖着长长的尾音飞射而来。

    “不。”坠下马的索朗悲戚的看着胸前的箭矢,血正从箭矢上一滴一滴的流淌,举着双手不停的颤抖,脸上充满不了不甘,最终头颅仰躺在地上死不冥目。

    看着地上被自己射杀的两名吐蕃人,薛仁贵眉头微皱,此地快要被吐蕃人发现,若不能在吐蕃发现自己之前发现吐蕃军队所在乘其不备攻之,此战就有些不妙了。

    “哒哒哒......”

    “总管快看,我军哨骑回来了!”

    希望能带来好消息,薛仁贵由衷的想到。

    数十骑唐军哨骑风尘仆仆飞奔而来停在了薛仁贵面前,领头的校尉拱手道:“禀总管,乌海地区的吐蕃军正在河口处集结,乌海城内的守军兵不过五千。”

    “好!”薛仁贵大喜,吐蕃军主力竟然在远离乌海城的河口处集结,简直是分而歼之打他个措手不及的良机。

    在命哨骑回去休息后,薛仁贵立即召来阿史那道真等军中将领进行商议,随即三万唐军冲出山谷直奔河口而去。

    数日的结集,洛桑手下的兵马终于集结完毕。乌海地区的精壮可以说都被洛桑征召而来,河口处整整集结了两万大军,至于乌海城内的五千守军则不能调动。

    洛桑意气风发的骑着坐下骏马站在小山坡上,俯视河口仰望自己的两万大军,拔出腰中长刀向北方一指:“吐蕃的壮士们,又到了我们去抢掠唐人滑嫩的女子钱帛的时候了,跟随本将,杀的唐人片甲不留!”

    “杀......”

    正待洛桑领军走出河谷之际,大地突然隆隆作响,前方似有千军万马杀来。

    洛桑皱起了眉头,难道大相还从别处调兵来了不成?

    洛桑不疑有他,仍领着军队缓缓往前走,但心中不安,全军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洛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出河口的大道前方拐湾处。

    吐蕃将士们听着隆隆的声音疑惑不解,相互张望寻问,走在队伍前面的更是伸长了脖子看着前方,原本肃杀的两万大军顿时变的散乱起来。

    在渐渐停下来的吐蕃大军热切的目光中,神密的隆隆作响的始作俑者终于露出了他本来面目。

    大队的骑兵从前方道路拐湾处冲了出来,冲在最前方的一队骑兵手上抗着的那鲜红的旗帜,旗帜上那斗大的汉字让洛桑睚眦欲裂。

    “唐军杀来了。”不知是谁突然惊恐的大叫一声,后方看不清前方情况的吐蕃军阵顿时骚动起来。

    随着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在吐蕃军眼中唐军连绵不绝的从前方冲出来,唐军手中抽出的雪亮长刀在太阳的照射下一片片刀光晃的吐蕃军眼都睁不开。

    随着唐军越来越逼近己方,吐蕃军阵脚大乱,作为主将的洛桑却一脸惊诧,见唐军杀来不知所措。

    唐军怎么会出现在河口?陇右离此地数百里险峻山路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乌海城没有敌情来报难道乌海城以经丢了?一时间几个疑问出现在洛桑脑子里,他眼下需要有人来解答下这是为什么?

    “将军快下令准备应敌。”洛桑身边的将领见主将失神的熊样急的抓住洛桑的胳膊使劲摇。

    “哦?快下令全军准备.......”

    “嗖。”洛桑惊慌的看着刚才还抓住自己手臂的部将此时脸部中箭直挺挺的倒下马。

    “嗖嗖嗖......”冲在最前面的唐军或举弓或拿弩,一片箭雨就朝着吐蕃军射来,当场就有数百吐蕃兵将被射下马。

    “杀啊!”薛仁贵一如往前,身先士卒举着手中的马愬冲在大军的最前面,受主帅冲锋在前勇猛所鼓舞,唐军人人嚎叫着挥着横刀马愬一往无前的杀向惊骇不已阵脚自乱的吐蕃军。

    此时的洛桑脸色不知是因刚才无能的举动羞愧,还是部将被当面射杀愤怒而变形,拔出腰间的长刀对着己方军队就是一阵哇哇的大叫一通,鼓舞被唐军突然出现声势所吓而胆怯的部下。

    洛桑见士气稍有所镇,瞧马上就要与唐军接战了,也来不及整顿散乱的兵马便领着自己的亲兵杀了上去。

    久经沙场的洛桑深知,此时自己若不亲自带头冲锋与唐军硬碰硬,鼓起已乱的军心士气。气势上稍有一弱,本就以乱的大军必定全军崩溃,战场立即成为唐军对己方军队一面倒的大追杀。

    不少吐蕃兵将见主帅杀在最前方,鼓起一口气靠着悍勇与唐军冲杀在一起。

    奈何吐蕃军心以乱,前方与唐军杀在一起,位于中间和后方的吐蕃军除少部分外向前冲,大部人却在往后退,更有不少直接调转马头往后跑,一人逃跑就带动更多的人逃跑。

    这些普通的吐蕃士兵就如洛桑一样,在他们心中根本不可能出现唐军的乌海地区却突然出现数万唐军朝他们杀来。他们中不少人可是与唐军交过战,深知唐军野战的可怕,这被唐军突然袭击哪还有胜的道理。

    吐蕃将士的军心从看到唐军杀出的那一刻就乱了。

    就人数吐蕃军就比唐军少了一万人,而唐军这三万人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洛桑的两万部下有一半没与唐军交过手,除了抢掠也没打过像样的仗。

    更何况此时大部分吐蕃将士并未跟随洛桑向唐军发起冲锋,而是在不断后退。

    冲上来的几千吐蕃兵将直接被三万唐军碾压,一个冲锋就被不断冲上来的唐军全部斩于马下。

    曾经在陇右地区掳掠甚重,烧杀抢掠不断不可一世的洛桑在位于自己的大本营河口身首异处,他的身躯早被唐军的战马踩的稀烂,与其他被斩杀的吐蕃人碎烂的尸体搅合到一起去了。

    就如洛桑冲向唐军那一刻所料,丧失斗志,溃退的吐蕃两万大军被唐军单方面屠杀。

    刚才还雄性壮志,要到大唐陇右去抢掠一把的吐蕃大军惊慌失措四散而逃。可唐军紧紧的咬在他们身后,追上来就一阵砍杀枪刺,追不上就拿弓怒射,足足被唐军追杀数十里,流血数十里,放眼望去,尸骸遍野。

    足足将逃散的吐蕃人追进大山中实在追不上了,薛仁贵才下令收兵,开始清点此战的战果。

    洛桑本来接到吐蕃大相钦陵的命令领兵两万北上阻截南下的薛仁贵,河口除了集结兵马外还准备了此次北上大军所需的大量粮草牛羊。

    结果大军还未全部走出营地就被唐军给杀了个大败,粮草辎重全部落于唐军之手。

    经过清点,此战斩吐蕃一万六千八百余人,缴获粮食两千石(都是青稞),牛羊万余头。

    光靠这些缴获的辎重,薛仁贵兵马都不需要郭待封留守的辎重就能坚持月余,更何况还有一座乌海城。

    河口战事以定,逃掉的那数千吐蕃人早以被唐军杀的胆寒四散奔逃,其主帅又死已不能为军。

    薛仁贵领军在河口休整一晚后第二日直奔乌海城,建于乌海旁边的乌海城无险可守,唐军半日就将其攻下,全歼守军。

    薛仁贵一路上虽有各种胆心,但最后的结果达到了作战的预期。现在,就在乌海城以逸待劳坐等急于回师的吐蕃大相钦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