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42章 貌若女子
    怎么看这座城也只是把城墙给筑起来,城内建筑寥寥无几。

    张根生不是说为了安全把炼铁炉建在城中吗?李煜自进城来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一个建好的炉子,倒是城的西南角有一大群奴工正在忙碌的建造。

    “张世,你监造的这座城怎么除了城墙加一处宅院,一堆搭满帐篷的营房,其它的基本啥都没有,这怎么看都不像建成了啊?”

    薛讷吱吱的望着城四周不停的点评道,这让刚才自夸的张世脑门都黑了。

    “薛大郞,能在一个月不倒的时间靠五千人把这座城的城墙建起来像座城,可以供人们有一个安全居住场地就不错了。按你这说法还得把城内建得跟中原城池似的,人手,你给我找来足够的人手,半个月建成也不是不行。”张世有些不痛快向着薛讷伸手要人,这让薛讷脸色有些发讪,明智的闭上了点评的嘴。

    李煜没搭理争辩的二人,走到城中时停下马审视城内,除了城墙、城门、军营和那仅有的一处宅院有兵丁守护外,就西南角有数百号奴工。

    遥望城外大孤山,山上的人马应该有数千,开凿山石产生的灰尘满天。那么城内都还没建好怎么就着急去挖矿了呢?

    “城内守军和工匠居住的营区都还没建好,说的炼铁炉吾也没看到,整座城就像围起来的一个大露天监牢,奴工却大部分派去开矿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见此景况,李煜有些失望,明显不像张根生在信中所说开矿进展顺利,更不像张世说的那般好,心情也就没了刚来到时的激动。

    阴沉着脸的李煜让张世心中有些发慌,懊恼张根生父子瞎搞,拖延了工程进度,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他们的做法。

    张世不得不硬着头皮回道:“这一切都是按照张根生的安排实施的,具体情况殿下还得问张根生。”

    李煜回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张世,明显的推卸责任,你一个当地守军将领还不知道工程项目情况?

    “那还不把张根生叫来问话?”

    “诺!”张世立即派出身边的数名亲兵去寻张根生,至于张根生现在在哪他还真不清楚,只要没出现奴工作乱,他基本上不会跑到工地上去吃灰。现在急着找人,那只能一地一地去寻了,无非城内的工地城外的矿山还有河边。

    自知所做的事没令李煜满意的张世满脸堆笑小心翼翼的将李煜一行人迎进了城北唯一的一栋宅院。

    这栋宅院也就是此城的官衙,做为工程负责人张根生所领匠人在此设计规划;与张世商议,招待上面来的官员,负责物资收发统计的吏员办工场所。

    李煜进到院中仔细逛了逛,连个客房都没有,不由摇摇头,这帮人是睡帐篷睡习惯了是吗?

    坐在大厅里,喝着自家商行出产的茶,抬头就看见快五十,头发半白的张根生领着一年轻小后生火急火撩的赶来。

    “卑职参见殿下!”

    “免礼,张根生,本王进城所见可是与你在奏报中所说可是很大不符阿!这城除了城墙就这么一个院子,炼铁炉都没建好,本王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张根生站在大厅,燕王没让他坐也不敢跑到边上的坐垫上去坐着,神色有些紧张,怎么也没想到燕王会这么快亲自来视察。望向张世,这老小子安坐着一本正经的饮茶,他人若不知还以为他是什么文人雅士呢。

    咬咬牙,张根生准备说实话,如有责罚就打算自己一个人揽了。城建成这样还真不该听自己儿子的话。哎!自己干了几十年怎么就老糊涂了呢?

    做完思想斗争正要老实交待大包大揽的张根生刚张开口就被张小凡越过身影,向上座的李煜拱手道:“殿下,城池铁坊建设并非殿下所看到的那般。”

    跟着张根生来的那个小后生李煜还一直都没注意,这会人家越过张根生出现在李煜眼前,美如冠玉唇红齿白的俊颜让李煜心神静止,眨巴着嘴竟没发出一声。

    “这不会是女扮男装的美娇娘吧!”薛讷眼睛都看直了,小声嘀咕道。李煜带来的其他护卫个个眼睛不眨一下盯着张小凡,目露吃惊,倾慕不一而足。

    张世见大厅中一群男子汉竟被一小郞的容貌所吸引,差点张嘴狂笑出来,一想到殿下在此硬生生给憋了回去,把胸腔都给憋痛了。腹诽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思毫不记得自己初见张小凡时差点将他抱着滚床单了。

    “咳咳><”李煜反映过来时见自己手下一副猪哥像,脸上有些挂不住,咳嗽两声提醒下这群见到美女就发情的家伙,此人是男是女都还没鉴定呢。

    一群大老粗顿时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至于眼角余光那是止不住的在张小凡身上瞄。

    张小凡很无奈,总是碰到一群初见他不识自己男儿身的男人,对自己容貌产生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张根生沉重的轻叹了一声,自家祖坟咋就到自己这一代冒青烟了呢?生了个比女人还美的男儿。听说不少权贵子弟好男风,再看燕王看向二郞的眼睛发亮,惊奇好像还有兴奋。张根生心里开始担忧起来,燕王若是跟先皇长子一般好男风,那我儿岂不?

    李煜不知愁容满面的张根生心里所想,若知晓绝对会提着张根生的耳朵狂抽大嘴巴子叫嚣道:“老子是直男!”

    李煜挺起胸膛目光友善的寻问道:“张根生,此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不待张根生回答,张小凡便回道:“小民张小凡,是张根生第二子,此次出家门是随父学习家传探矿、炼铁手艺。”

    “啊?是个男儿!”薛讷等人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张小凡,刚才心中意淫的几个人脸色明显很难看。

    操,想了半天的居然是一个男人,我呸!

    前世看史书,记载了不少历史上各个时代长相俊美胜过女子的男子,没想到今日自己居然还亲眼见到一人。细细回想前世的记忆,好像唐代并没出这样的人物啊!也许并不出名或者记载在哪本不为常人所晓的书籍上没看到罢了,李煜如此想道。

    “不像啊!”得知张小凡是男儿身,还与黑丑矮壮皮肤粗糙的张根生是父子。薛讷等人紧盯着两人作对比,相貌差距之大怎么也不可能是父子。

    李煜对比了一番,心中得出张小凡可能是张根生捡来的,这时代家里生的孩子多,过不下去的扔了孩子让张根生捡到并不少见。

    张小凡父子俩站着很是尴尬的被大厅中众人打量个遍,像是从山上抓来的珍禽异兽放在大厅****他人围观一般。

    薛讷一伙人毫无顾忌的打量人家,还总是嘀咕人家亲生父子并非亲生,令张世看不下去了。好歹与张小凡父子相处了一段时间,关系不错。出声解围道:“薛大郞,尔等不晓实情就别瞎嘀咕,人家父子可是实打实的亲生。”

    “可怎么看都不像!”当即就有一人小声的疑惑道,令张世皱着眉头弯了对方一眼。

    管他亲生不亲生,张小凡长的貌若女子令李煜大为惊异好奇外,也没别的了,又不是美女让自己垂涎三尺,还是正事要紧。

    “咳咳,张二郞是吧,你说城池铁坊并非吾看到的那般,那就请汝为本王解下惑!”

    李煜倒要看看张小凡除了美貌外还能说出个什么来,要是不能令自己满意?

    张小凡拦住想要解释的父亲,再向李煜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