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8章 北海铁骑
    奚平心中松了口气,毒舌终于不再对准他了。

    “哦,这不是卑沙城中出名的小赖皮阴行吗?不做赖皮狗改行当兵了不成?”水阳并没像往常不答理这个讨人厌的阴行,直接反唇相讥。

    “哈哈哈!小赖皮,赖皮狗!”其他排队的人听在耳朵里嘻嘻哈哈的重复着大笑。

    这让阴行一张脸黑的跟碳一样,还是第一次被水阳如此羞辱,正准备反讥这个穷酸,整个人却被人从后面一推,差点载倒在地。

    “哪个杀才,赶推我。”一脸羞怒的阴行捏着拳头回身就准备打人,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城中有名的屠夫东方成那一张生满横肉的大油脸。

    “怎么,姓阴的,俺就是那个杀才,想打架?”东方成仗着身高马大,俯视着矮了一个头的阴行,脸色不屑的吐了口痰。

    “唉,原来是东大郞,刚才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得罪!”

    阴行愤怒的脸变的比狗都快,一副讨饶的二腿子角色尽显无疑,让一帮正准备看卑沙城屠夫战无赖好戏的围观群众大言扫兴。

    “不干你的无赖行当,改当兵了?”

    东方成一口一个无赖羞辱阴行,阴行却不敢反驳,这东方成每日干杀猪行当,血肉里打滚的,还怕杀个人否?长得又他娘这么高壮,实在让也就常人身材的阴行生不起与之一战的底气。

    “哎,东大哥,俺这无赖每天也是吃不饱穿不暖啊!这当兵军响还如此丰厚不当白不当。”

    “就怕你没命拿军响!”东方成留下一句话走向水阳,让阴行心里恨的牙痒痒,暗恨:谁没命拿军响还不一定呢?

    “东方成,看你这装束是不想干屠夫的行当了啦!”水阳笑着上前打招呼。

    “俺老爹前天找算命的先生算了一卦,说俺可有着富贵命,机遇已到就看俺抓不抓得住。俺老爹一想,卑沙城这段时间也就安东都护府招兵这事,看来这机遇就是老天让俺当兵,立下军功发家致富。回家无论如何都的让俺当兵,俺拗不过老爹也就来了。后来俺一想啊,屠夫的行当虽能赚些钱,可赚不了大钱。俺每天起早摸黑杀头猪卖还不如轻轻松松杀个人来得钱又多又快,还能离开家里那个肥婆娘,这何乐而不为?说不定哪天升官发财还能娶几房漂亮的小妾呢?”

    “东方成,俺们报名后回家路过你家门时,唠你刚才那一嗓子怎么样?”

    旁边人的打趣,东方成整个人都呆住了,急忙摆手:“各位老兄千万别,俺刚才是说笑的呢?”

    “哈哈哈!”东方成的窘态激的无聊排队的人群大笑不停。

    招兵十日,卑沙城募得兵丁二千,青泥浦一千,石城三千;安市得兵四千,鈆城、积利、乌骨各得兵两千;面岳、牙岳、后黄、大行、泊灼、银城共得兵四千。

    总共招募兵马两万人后,各州县便停止招募,新兵开始前往安市进行统一训练。

    而张世和王虎以传来捷报,以诈、强攻,成功夺取辽东中部苍岩、木底、薮口、南苏四州,将四州刺史的家人及部将和所属各县县令及其家人中男丁悉数处斩,女眷全部贬为官奴。曾参与支持叛乱的当地不论高句丽人还是汉人,成年男子全被贬为奴工赎罪,家产没收。田产登记造册,为即将到来的安东都护府仗量土地,为将士划分田产做准备。

    此四州属于辽东偏北方,以经深入长白山脉中,属于汉四郡中最初的玄菟郡经过第一次西迁后的西北辖地。

    西汉元帝建昭二年,高句丽人在此地的高句丽县杀官建国后,成为汉四郡最先丢失的地区。

    因此,当地以高句丽人为主,汉人就比较稀少了。

    张世、王虎奉命在此地反功倒算,由其是得知当地高句丽人占绝大多数时,干的更加疯狂。

    当地大半的土地和财富落到了都护府手里,精壮男丁就强抓了一万五千多,开始往辽南地区分批押送。四州及所属各县不少逃脱魔抓的高句丽人奔亡于山林,酿成一起起惨事。

    建安南、石城西北的麦谷、心岳二州,张自诚率兵到达的当日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拿下,进城当天就全城缉拿被斩的二州刺史家人及其部将。

    斩了一百多名被都护府定为叛国罪的首犯,因二州本身守军就有限,且以汉人为主,城中百姓参与叛乱者少,倒没像张世、王虎一样在当地搞的怨气充天。就抓了八百人贬为奴工,没收了案犯的家产,所得也不多。

    最为要紧的兵员问题解决了,辽东地区的隐患也被除掉了,连准备开发铁矿所需的人力资源这回也得到解决。

    嘿嘿,待我两月后就将亲率大军过鸭绿水,讨平剑牟岑、安舜、高延武,顺便狠狠的教训新罗,绝不能让新罗把百济故地给吞了。还得让新罗在高句丽灭亡时,吞下去的原高句丽南部述川、北汉山、泉井、比列忽、各连城、休壤、鐵圓、松岳、东比忽等郡给吐出来。

    要知道李煜的时间安排可是很紧的,可没时间跟这帮高句丽人和新罗人在朝鲜半岛上干耗着。

    李煜得意之时想到可以编组另一支精锐骑兵了,心情更加爽快。

    关陇各地商行的护卫经过艰难跋涉大半以经到了安市,足以组建一支六千人的骑兵。

    李煜的脑海里一向奉行分权制衡原则,绝不可能让燕云铁骑一支独大,哪怕燕云铁骑内部分为左右两卫,就像十六卫不设统领整支军队的大将军。

    但李煜还是不想只依赖一支精锐骑兵,还得另建一支完全与燕云铁骑兵员来源地不同并能与之对抗的骑兵才行。

    北海铁骑也就应蕴而生,完全以关陇地区善于骑射的壮士为兵,择关陇门阀中的开国将门优秀子弟为将,与关东地区燕云壮士为主的燕云铁骑并列,达到相互制衡。

    唐朝中后期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整个中枢依赖神策军而存在。结果控制神策军的几个大宦官以手中的神策军胁迫皇帝,大兴扶持幼主无能之辈登基的乱事,把个大唐中央搞的乌烟瘴气,至使地方藩镇彻底失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