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7章 应者踊跃
    一年轻的偏偏公子站在城楼上望着城下告示墙处拥挤激动的人群沉思不已。

    好男儿应当从军,于战阵中立下功勋。我本华夏子嗣,如今辽东以重归华夏,何须窝于偏城,虚度人生?

    心中下定了某种决定,身着一身雪白衣襟的偏偏公子手握腰间七尺长剑眼神坚定的走下城楼,迎面而来的士兵向其行礼。

    本是卑沙城刺史爱子,但柏水衡心中高远,想到更广阔的空间去闯荡。每每读到汉武当年,卫青、霍去病数征匈奴,汉家将士四出而击,所向霹雳,开疆拓土数万里,难掩激情澎拜的内心。

    我华夏沉沦数百年,如今再起于世间,重现当年汉室威仪。正当用人之际,创不世之功,名留青史。我柏水衡岂是为了个世袭刺史,贪图安逸享受之庸徒?

    在集市中卖完鱼的水阳,身上踹着十几文钱回到了家里。

    “爹回来了。”

    五个孩子见爹回来了,高高兴兴的从屋中跑出来围在水阳身边。出海打鱼本就是件相当危险的活计,说不定哪天就会遇SH上风暴大浪,以水阳那条小渔船一个大浪打来就能顷刻间打翻。

    每当水阳出海打鱼,家中妻儿往往担心一整天,平安回来全家人自是高高兴兴。

    “阿郞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正在收拾家里的水阳妻子余氏听到孩子们声音后走出房门,见到丈夫今日比往日回的早好生奇怪的问道。

    “今天鱼没打到多少,在集市上一下就卖完了,所以早早回来了。”

    水阳将身上卖鱼钱掏出来放在妻子手上,不过十几文,这让余氏大皱眉头。

    家里余粮仅够一顿饭了,还是吃不饱的一顿饭。

    卑沙城两面环海,多山岭,适于种粮的平原少,产粮也不高。粮食本来就要靠外地运来一部分才能解决本地百姓吃粮的问题,所以当地粮价相比外地是要高二倍有余。

    大唐内地粮价高也不过十几文至数十文,这是未受灾州县的粮价。

    自贞观年间辽东战事不断,卑沙城的粮食就主要靠海对面的登州通过海船转运粮食过来,粮价也就受中原内地的影响。

    今年大唐内地北方数十州县受蝗、旱影响,粮价上涨。作为卑沙城粮食供给地的登州自然也受影响,再加上辽东高句丽遗民叛乱,运到卑沙城的粮食价格以经从每斗十一文上涨至每斗二十文。

    余氏看着手中的十几文钱,也就是说她连一斗米都买不到,不由阵阵发苦。

    见妻子苦涩的脸,水阳心里也不好受,以往鱼打的多,卖不完还可以拿回来加加餐给一家人补补身体,顺便省点粮食。今天打的鱼都还不够卖的,想及此,心中也是凄苦不堪,更加坚定了不断在脑海里闪现的念头。

    穷苦人家,不论冬夏都会在天黑前吃完晚饭,为的便是不用灯油,毕竟灯油也不便宜。一些实在太穷的人家,家里更是一点灯油都不会有。

    天黑不是院子中生一堆沟火,就是早早上床睡觉。水阳家就是如此,吃过晚饭后,一家人早早上炕休息。

    夫妻两人躺在炕上无言,其实两人心里都知道对方没有睡。余氏今天见丈夫回来后就心事重重,自己也没问,自己独自在心中瞎揣测。

    “我想去当兵,安东都护府贴了告示要招兵,三个条件我都符合。当上了兵,哪怕不上阵每月也有固定的军响三百文,完全够一家人现在的吃喝了。”沉默许久的水阳还是说出了藏在心中大半天的想法。

    余氏心中一惊,睁开眼翻身看着丈夫,眼中含泪道:“高句丽人叛乱一直都没有平定,你去当兵是一定会上战场的,万一战死了,我和五个孩子该怎么活?”

    “放心好了,即使我战死了,安东都护府也会给战死的士兵家人抚恤,其家可得八百亩地,一千亩山岭,给予五百贯抚恤金,其子可在官学免费就读,免税赋三年。残疾者,给予其五百亩地,八百亩山岭,每月给予三百文安养金,其子可在官学免费就读,免税赋二年。”

    “呜呜......”余氏忍不住蒙着被子哭了起来,她知道丈夫心中打定了要去当兵,不然也不会现在才说出来,劝是没用了。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水阳将妻子揽到怀中安慰道:“家里虽穷,可我还是长的高高壮壮的,有的是一身的力气。就凭你夫君我精明的头脑,安东都护府数万大军,哪轮得到我死在战场上。且安东都护府立下军功奖赏丰厚,斩下一级就有数十钱,打一场胜仗砍下几颗高句丽人的首级咱家也就不用过苦日子了,也不再受周围乡邻的嘲讽。”

    随后的几天里,水阳每天早早出门扬起小鱼船打鱼,尽量多打点,卖不了就放在家里风成鱼干,在缺粮时应下急。

    水阳也去唐军大营打听过,报名从军后,会在卑沙城等一段时间。等到招到一定人数就一起送到都护府驻地安市,由都护府集中进行新兵训练最少一个月后,合格者才正式招募为兵,过一月后的下一月月初第五日才发给上月军响。

    也就是说水阳新兵训练那一月只有都护府包吃包住,发给被服,却没有军响,正式为兵的第一月的军响也要等下一月的五号才能领到军响。

    最初的两个月是一文钱都没有的,家里六口人还得要钱要粮活命。所以水阳必须在去报名前多级家里多准备点钱粮应过这两个月。

    自告示发布之日起,城北唐军大营门口的招兵报名点每天应者络绎不绝,不过六日就以招到八百兵,再等几日这一千人那是妥妥的。

    卑沙、青泥浦、石城三州的招兵事宜都是由高崇礼负责,每天来到大营门口,见到这么多人来应募心情都是格外的好。端了把燕王府产的椅子坐在招兵处看着排着长长队伍的应募青壮。

    “奚平,你这老实巴交的农娃子不在家好好干农活跑来当兵?当心一上阵就被高句丽人砍了脑壳。”

    “哈哈哈......”阴行的一阵打趣让排着的队伍哈哈大笑。

    “我爹说我成年了,到了出门闯荡一番事业的时候了,出来当兵正好不仅可以给家里省点粮食,让弟弟妹妹长的壮实些,还可以捞取军功光宗耀祖。”奚平很是腼腆的回道,低着脑袋看着地上,显然心情有些低落。

    “哈哈哈,你老爹明明是嫌你笨,种点地都种不好,浪费粮食,见这么个好机会不把你给打发了给家里减张嘴,自己好过的殷实点。不然哪家的老爹会让自己的长子出去当兵打仗?你家老二不也成年了吗?怎么不是他去当兵?”

    做为与奚平同为城中南人阴行,哪会不了解其家中的实情。奚平可是卑沙城中无赖子们谈笑的对像之一。

    面对阴行的一阵挖苦反问,奚平低着脑袋更加沉默,心中的苦楚不足为外人道也。

    “诶,这不是穷酸水阳吗?怎么不不打鱼改当兵的干活了?”见到水阳也来排队了,阴行立马调转了调戏取笑的对像,对着水阳一阵泡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