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章 城门告示
    李煜任命兵曹参军韦承庆全权负责在都护府直接控制各州县招募当地汉人精壮为兵。

    不日韦承庆就制定招兵文告下发至都护府各州县守将,令各守将接到命令后即在当地设立招兵点。按文告要求招募合格的士兵,然后将招来的新兵送至安市,由都护府统一进行新兵训练。

    李煜目前直接控制的州县都集中在辽东半岛,若将原高句丽统治的辽东划分方位,那李煜目前是直接控制了除建安外整个辽南地区,招募的兵也基本上是辽南兵。

    同时派遣司马薛俊南下石城、卑沙、青泥浦三州,整顿三州兵马,将其纳入燕王军队系统之内。

    亦命士曹参军张人俊南下青泥铺、卑沙城、都里镇,主持当地港口、造船坊建设。其持燕王令可直接调遣修安市至都里镇官道的奴工进行修造港口、造船坊。

    清晨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出海捕鱼的水阳,风吹日晒,整个人的皮肤都显得黝黑光亮。辛劳了一天,看着船上不过小半箩筐的渔货,水阳沉默不语。

    这点鱼拿回去卖不过几十文钱,由于卑沙城靠海,不少当地百姓靠海吃海,这一带每天清晨打鱼的可不只他一个。因此,鱼价一直高不起来。

    若非家里没什么田地,种点粮食自己都不够吃,水阳怎么也不想出来打鱼。

    可自己身无一技之长,就长了副好身板,除了打鱼也没别的可营生了。

    哎,想着家里婆娘孩子一大家子六口人,每天回去望着他们饥饿的眼神,水阳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汉子却坐在小小渔船上哀叹连连。

    “水阳今天一定打了不少鱼吧,送两条给老兄打打牙祭怎么样?”城中有名的无赖子阴行吊儿郎当的靠在进城路边的树干上,嘴中叼根草打趣道。

    水阳懒得理会,背着箩筐就往城里去。

    “切,一个穷鬼还这么神气,当我看得上你那两条破鱼?早晚得穷死。”阴行对水阳吐了口口水不屑道。

    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水阳一家是当地出了名的穷,还是穷了八辈子的穷鬼。这种穷鬼家里还特能生,每一代儿子都不少于五个,让周围乡邻诧异不已。

    水阳家穷到什么地步?穷到连阴平这样的无赖子都对占他点便宜没兴趣,每每看到水阳就取笑于他来寻找乐趣。

    卑沙城靠海,周围的居民哪个一年到头不吃海鱼?吃的当地百姓都对海鱼厌了,家里有点富余的也只对稀珍的海鲜感兴趣,会买普通海鱼的也只有城中那些普通小老百姓。

    鱼捕多了卖不出去,少了卖不了几个钱这就意味着水阳不可能赚到什么钱,家里只能是一天天穷下去。

    走到城门口时,发现不少人围在城门旁边的告示墙处吵吵闹闹的听不清人群里面在讲什么,不知发生了何事?

    水阳背着箩筐走进颇为好奇往里瞅,可人太多连告示墙的缝都看不到,更别说官府又下发了什么告示之类的。

    本打算赶紧到市集上把鱼卖了回家去吃个晚饭,可看到围着告示墙的大多是卑沙城附近穷苦百姓,这就令水阳有些奇怪了。

    往常像水阳他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连大字都不识一个,对于告示墙上官府贴的告示自是没啥兴趣,今天怎么一帮子大老粗却围着告示墙呢?难不成这几天内这帮不识字的乡里乡亲都识字了不成?

    看到一个熟人刚从人群里挤出来,水阳挤开身边的几个人跑过去拍了下那人肩膀道:“嘿,东屠夫,你啥时也识字对官府的告示感兴趣了?”

    东方城回过头瞧原来是住在自家隔壁的穷鬼水阳,颇为傲气道:“怎么?水穷酸不去赚钱糊口也关注起官家的事呢?”

    “嘿嘿!”水阳并不在意关屠夫的讥讽嘲笑,从他出身懂事那天起就受着周围邻里对他家的嘲讽,早就习惯了。更何况东方城还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玩伴,相互之间讥讽从没断过。

    “这不是感到好奇嘛!连你这目不识丁的屠夫都观注起官府告示,吾这目识数丁的文化人难道还不如目不识丁,只知操杀猪刀的屠夫差了不成?”

    “哼!”东方成懒得与水阳贫嘴,这小子赚钱的本事没有,油嘴划舌倒是有一套,操起杀猪的家火准备走人。

    “唉,别走啊东屠夫,告示到底讲了个啥?这么多人关注?”水阳急忙上前将东方成拦住。

    “还能是个啥?安东都护府招兵呗!话说那条件连俺都想去当兵干杀人的买卖了,这杀猪算个俅。”

    “安东都护府招兵,你这屠夫能看懂上面的字?”水阳一脑门的惊呀看着眼前油光满面满脸横肉的东方成。

    “小子,那破字那么难认俺才懒得去认呢,识个字又不能当饭吃.就像你这废材,识几个字能写自己的名字有狗屁用,一家子穷的都揭不开锅。”

    东方成激动的大声说话时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揭水阳的老底,引得周围的人群看向水阳满是嘲讽的目光。

    哪怕水阳二十多年锻炼出来的厚脸皮,在众目睽睽下被人当面讥讽自家穷酸,骂作废材,惹得周围众多人对自己指指点点。水阳此刻的脸上也挂不住,整个人看向东方成的目光都冷了下来。

    “你这屠夫,我问你话呢,你啰哩啰嗦的干嘛呢?”

    东方成话说出口后看到周围情况,水阳冷漠的脸色,心里暗道一声:话放错地儿了。

    好歹两人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心知对方性格,平时骂骂嘲讽水阳,他也不太乎,可要是放在大庭广众之下,水阳也是要脸面的。

    “人群里有官府的人讲告示内容,自个去看不就得了。”说完东方成就操着家火往城里奔,去自家肉铺卖肉去,刚才估计把那小子给得罪了。可惜,今天家里没有鱼包鱼汤了。

    水阳把手伸进箩筐里的鱼里弄了弄,双手满是鱼腥气,然后将装鱼的箩筐抱在胸前往人群里挤。

    原本挤在一起没一丝缝隙的人群,见水阳抱个箩筐挤进来,整个人身上散发着难闻的鱼腥臭。令周围人群捂着口鼻不得以,纷纷往周边挤,避免身上的衣服沾上水阳那一身的臭味。

    费了一番心力,水阳好不容易挤到告示墙前,几名官府差役阻挡着人群往里挤,空出一小块地方,一名官府小吏正在对着人群用平生最大声不断重复的讲着告示内容。

    “安东都护府招兵告示:凡达到以下条件者皆可应募为大唐安东都护府军士。”

    “一、为汉人者可;二、身强体壮无残疾疾病者可;三、无**掳掠为盗者可。”

    “这安东都护府什么玩意?招个兵还非的汉人,俺还不稀罕呢!”人群中当即就有几人不爽骂骂咧咧的离去。

    大多数人仍兴质盎然的等着小吏继续讲下去,来时可是听了之前听过的人说安东都护府招兵的待遇可高了,不然也不会有一群又一群穷措大围在这里,只为了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满足上述三项条件者可到城北唐军大营门口报名。再随军队送往安市进行新兵训练,合格者就可编为兵。每月军响三百钱,按战场上所立军功升迁,军官军响依次逐级增加。”

    “正是当兵日起,凡战死者,安东都护府给予其家人两百亩地,两百亩山岭,给予一百贯抚恤金,其子可在官学免费就读,免税赋三年。残疾者,给予其在安东可获一百四十亩地,一百五十亩山岭,每月给予一贯安养金,其子可在官学免费就读,免税赋二年。其余所有参战者,按其军功等级,安东都护府最少给予其可在辽东最少获得八十百亩地加一百亩山岭,军功最高者可获得五千亩地,五千亩山岭。”

    “哗!”初次听闻的人惊呀的张大了嘴巴,头脑发愣。这待遇还在家干什么农活,每月都有军响拿,上了战场都有田地分。战死了,家人得到的还更多,残了也不少。

    高句丽人统治时期,哪里会来招兵,直接强征青壮入武,战死了就白死了,哪还管你家人失去一个家中顶梁柱的死活,更没有免税一说。

    老一辈人想起数十年前的岁月,无声的叹息一声,年轻一辈摊上好时候啊,还是这个大唐更将我们普通百姓当人看。

    水阳阵惊之余便是狂喜,当了兵不一定要上战场,每月固定有军响,那我当兵家里婆娘孩子也比现在整天起早摸黑打那点臭鱼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