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章 立威辽东
    “大王,臣一时糊涂,听信属下谗言做了这不忠不义之事!”

    “叛军来攻,臣为保境内百姓安危,暂时与叛军新罗人恰和,臣只是暂时身在曹营心在汉啦,对大唐的忠心如日月可照绝没有半点虚假......”

    六州刺史拿着自己降新罗表跪在地上哭天抢天声泪聚下表着对大唐的忠心。

    我们只是为了保一境之安危绝无半点叛唐之意,对自己所作的投降一事找着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开脱,将责任全推给属下更是大有人在。

    指天发誓,若心中有叛唐之心天打五雷轰,子孙惨死,断子绝孙等等。

    孙代音、高缓等人见眼前此等情形脸色有些不好看,对于一些州县投降叛军新罗人他们其实早有耳闻,一些当地刺史县令甚至主动参与叛乱。

    比如苍岩、木底刺史明臣子和乙兴忠二人,孙代音早在新罗人占据乌骨城时就从手下人那得知此二人将其属下的汉官尽杀之,派人去联系新罗人和各路叛军。

    叛军能够在短时间内攻取新城州都督府下辖好几座大城,除了这几座城池因之前的常年战争导致民生残破兵力不足外,可是此二人向叛军供应粮草军械,甚至策反了好几座城的高句丽守将。

    只是令孙代音大跌眼镜的是,这几人居然还有胆跑来安市响应新任安东都护的召令?细想一下也就猜到他们的心思了,无非是燕王年幼让他们心生轻视,自认为糊弄几下就能过关。

    再加上他们叛唐的举动知道的人并不多,见新罗人与高句丽叛军短时间内就被突然赶到的唐军打的大败,高句丽复国前景堪忧。

    心思活络的他们摇身一变就又成了大唐忠臣,搞了一份报捷文书发往安市。说他们不畏强敌坚守城池,屡败叛军,至于被他们杀的那些汉官则被大加赞赏英勇可佳,惋惜他们在战阵之中不幸阵亡。

    这几人在来安市的路上碰到孙代音他们,交谈之中对孙代音等人进行了一番暗示,以免他们向唐人告密。彼此所辖之地是邻里关系,不可能不知他们暗通新罗勾结叛军之事。

    让孙代音他们知道不告发他们是维持安东地区高句丽人世袭统治地方政治模式的稳定,是对他们这些原高句丽降官降将来说保住既得利益的最大化和自身的安全性,不被唐廷见时机成熟后鸟尽弓藏的一种保障。

    根本来说就是他们高句丽人应该抱团取暖,就叛乱一事双方应该保持沉默。

    左手边新任安东都护府的各属官将领如看戏一般兴至昂然的瞧着高德兴、克宏、明臣子、乙兴忠等人磕响头拍胸脯抹眼泪的精彩表演。

    “哎。”高崇礼拍了下坐在前面的薛俊低声道:“你猜他们当中有几人说的是真?”

    “这还用猜?”薛俊轻轻一笑,非常神秘的回道:“殿下早就知道来的这些高句丽官员哪些人真心叛唐,哪位人安着别有的心思。咱们就静静的看他们演戏。”

    “嗯。”高崇礼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继续欣赏他们的演技。

    高德兴嘭嘭的把脑袋往坚硬的地上磕,额头都磕的鲜血直流,四十好几的人这会头晕目眩。可是却不能停下来,他们几人在这告饶了好半天,上座上那位年幼的燕王却毫无动静。

    早知今日就不应该抱着侥幸来,集合手下兵马,辽东北各城联合,联系各路高句丽反唐义军和国内城的高延武合兵一处也有五万兵马,何惧眼前小儿!

    哪至现在,身家性命皆系于其手!连大唐的皇帝老夫都没去拜过,现在却在一黄口小儿脚下瑟瑟讨饶。

    几人心中懊悔愤恨,却无可耐何。

    听说大唐倡导尊敬师长,而现大唐太子又是以仁德著称。眼前这位燕王是太子的四弟,同父同母,想必也是一位以仁德立身之人。

    只能使尽浑身解数唤起眼前小儿心中的仁德之念,怜悯他们一群糟老头子以度过眼前性命之忧。说不定还能保住官位,毕竟他们有过,但他们却是主动来归。大唐对于主动来降的人好像并无杀害之举。

    李煜也看够了这群不要脸皮的中老年人无耻讨饶之举,不耐烦道:“吾大唐能有今日威盛四方,四夷来服,自是有吾大唐的法度在此。尔等身为大唐守土之臣,不思报国,却趁乱起事勾结外敌图谋不轨。按吾大唐律法,不杀不以镇慑宵小!”

    “安东局势纷乱,不施以重典难以镇之。来人将此等叛国之臣拖出去枭首示众。”

    十几名青龙卫士兵跨刀而入,将地上哭诉求饶的高德兴、克宏等人双手反擒就要往外脱走。

    “慢!”高缓急着站出来,同时示意孙代音。孙代音却眼看大殿之外不理会高缓。

    高缓无耐顶着发麻的头皮向燕王奏道:“大王他们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还请大王开恩留其性命!”

    瞧坐着的燕王青涩、六畜无害的英俊面容,令高德兴等人没想到此黄口小儿居然开口就要杀他们。顿时吓的脸色发白语无伦次,眼看着就要被唐军抓出去砍了,高缓却站了出来为他们求情。几人眼巴巴的看着高缓,希望他能救下自己的性命。

    “哦?”李煜换了个坐姿颇为有趣的打量着高缓,反问道:“他们叛国通敌,证据确凿,何来的罪不至死?”

    “叛军势大,大王率兵三千至安市就遭遇数倍于己的叛军,在大安山更是遇到数万高句丽新罗联军而至。想必大王亲有所感,诚然大王所率兵马为天下强军自然不惧此等乱兵。可高德兴等人所守之城经过数十年战争,民生残破,兵微将寡不足以抵挡叛军,不得以才出此下策向新罗献上降表以保境安民。当新罗兵败,叛军以不足以威胁地方时,他们便立即反正以剿当地叛军重归大唐,当大王发来召令时,他们更是毫不犹豫的来了安市。大王现在却揪着之前不得以的过失要将他们给斩了,此举将寒天下人心,对于平定高句丽叛军无意于逼着他们坚决抵抗的决心!还请大王三思!”

    高缓情真意切的肯请道,这让一向直脾气的高崇礼当下就有些不乐意了。咱父辈开国,为大唐南征北战数十年都没弄个世袭刺史,哪怕个世袭县令都没有。你们就一个投降就弄了个世袭都督、刺史、县令的还不满意,有点机会就谋化叛乱。证据确凿了还不能杀,这是何道理?

    眼看高崇礼就要发作,坐于其身旁的大哥高崇德太了解其弟的习性了,及时伸手按住其肩膀压得高崇礼动弹不得,怒气冲冲盯着大哥。

    “三思?呵呵呵!”李煜笑了,笑得很开心,在你们眼中我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年郞,可我的实际心理年龄可是三十几岁了,难道还辩不明真伪吗?

    你们这帮高句丽人心里打着的不就是抱团取暖吗?看到本王打败叛军,将叛军所占城池的官员全换成汉官,原先那些高句丽人一个没用,这会紧张了?怕我今天把这些人杀了,立马派属下兵马去占了,当地官员换成汉官,你们担心有一天会步他们的后尘失去权势和地位。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拖出去斩了!”

    “诺!”

    “大王饶命啊!”

    “黄口小儿,今日杀吾,他日必将被吾等高句丽人斩于辽东。”

    “小儿,你杀了我,我子必将让尔等唐人命丧南苏城下。”

    在高缓、孙代音等人目登口呆下,十几名军士直将大叫不已的几人拖走,不一会儿城主府外就传来几声惨叫。

    哼!我要是死在辽东那才见鬼了,会放任你们高句丽人接近到我身前吗?搞笑!

    还有不要想着有人能回去给你们家人通风报信让他们做好准备守城反抗。驿馆早在你们进城主府时就以经派兵包围了,你们带进城中的每一个人都被严密监视,这会早就全部拿下关到大牢去了。至于高缓他们也会被留于城中三日,何人可回去报信?

    李煜嘴角微翘,森然的目光看向高缓。

    高缓突然有那么一种错觉,心里打的主意好像被眼前的少年给看透了,在李煜冷然的眼神注视下,其不自然的坐回了坐位。

    “原鈆城、面岳、牙岳、后黄、积利、银城、犁山七州刺史何在?”

    在李煜一声大喝下,七名胆战心惊的高句丽官员从右手边站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们心知,燕王是要拿他们问罪了,手上无一兵一卒只是待宰的羔羊。

    李煜示意下,身穿一身男装站于李煜身旁的馨儿打开手中折子念道:“原鈆城、面岳、牙岳、后黄、积利、银城、犁山七州刺史十县县令......高维功、高湛兴、少室康......丢城失地临阵脱逃,理应处斩,但念及曾有功于大唐,安东都护燕王免尔等死罪,贬为庶民,发配辽南为奴两年。念尔等勤奋努力再图报国之机......”

    “多谢大王不杀之恩!”

    一群人磕头如捣蒜,泣泪俱下。有人心中感恩戴德,自有人心中恨得银牙紧咬。

    这一切都不是李煜所关心的,他们会被送到辽南青泥铺去修港口,两年下来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还担心他们想着通敌报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