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章 内中奸贼
    自接到新任安东都护燕王使者带来的召令后,辽东地区凡仍忠于大唐的都督、刺史、县令马不停蹄的赶往安市。

    李煜第一次召见这么多从没谋面的臣属,将之前计划好的文书再打开看下有没有什么遗漏。

    功曹参军萧守业这时走进了李煜的书房,脸色喜悦道:“殿下,张根生那传来了好消息!”

    “莫非他找到铁矿了?”

    张根生是李煜派去找铁矿的勘探队队正,他传来好消息那肯定铁矿有着落了。

    “正是,这是他派人带回来的书信。”

    萧守业从袖子中抽出一封信,将里面的信件取出交到李煜手里。

    “他在信中说其在当地人所说的千SX北部的一座数十丈高的小山上发现了铁矿,经他们几日挖掘勘探,山下实乃一座难得一见的大型铁矿。建议殿下当立即派人去挖山开矿,建设铁坊。”

    李煜思看后索番了下问道:“我们有多于的奴工吗?”

    “这,某想想!”

    萧守业摸着额头算着他手里管着的奴工经过一个多月的摧残还剩下多少,可以从目前的工程中挤出多少人来。

    “殿下,之前俘虏的人有一万多,各有五千人在修安市至泊灼城,安市至青泥浦的东西、南北两条道路,另外两千多人则做着伐木修缮城墙。从中到是可以调出两千人手去挖矿,再过个十来天,两条道路就可修通,那时就有足够的人手去挖矿了。”

    “两千人在铁坊建设的初期算是够了。”李煜估算了下,没什么问题,反正就快要再次开战,到时抓来的俘虏哪里会缺奴工。

    “萧大郞,你立即派人抽调奴工往张根生发现铁矿处,先不要急着开矿,先在山下把城筑好后再开矿。”李煜吩咐道。

    “诺。”

    萧守业出去办事了,一身青绿襦裙打扮挂着灿烂笑容的馨儿跨门而入。

    “郞君,李长史来通知说各将与辽东各地镇守官员以全部到来,就等郞君了。”

    “吾这就去。”李煜经过馨儿身边时还不忘捏下馨儿那滑嫩快出水的脸蛋,惹得对方脸颊腮红一阵娇羞。

    “末将、臣拜见殿下、大王......”

    李煜走进议事大殿,殿中一众文武大臣急忙向其行礼。自己从王府带来的部下公众场合大多称他为殿下,称大王的一看大多是辽东各地镇守官员。还有几个高句丽人年龄大了汉语都说的不利索,听在耳朵里感觉怪怪的。

    坐于上座之上,望着下座分坐于两边的诸多臣子。李煜动了下身子好让自己坐的舒服些。

    双腿并在一起跪坐于塌上,要是不调整好坐资,那还真坐不了多久小腿就受不住了。

    “自本王年初就任安东都护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召见诸位,各位不妨先自我介绍下,以便本王及带来的部下好认识认识。”

    目前来到安市的这些高句丽官员李煜不可能都不认识,早有安排之前都护府的官员来为他介绍过。

    平壤被剑牟岑率军攻破,原都护府的各级官员逃往辽东时就被李煜全盘接收,对辽东各都督府、州一级高句丽官员也就有了个大概了解。

    “臣建安州都督府都督高缓,石州刺史张合,岩州刺史孙代音......见过大王。”

    李煜满含微笑仔细瞧了瞧一个个自报姓名所镇之城池的高句丽官员,这些人还都是对大唐有功的才获得此殊荣。

    所谓的功大部分人其实是见唐军势大,自衬抵挡不了就主动投降了得了大唐封的官罢了。

    到是这个孙代音让李煜多看了两眼,这位可是自个爷爷亲征辽东时主动投降不成还费了番手脚才投成,最后被封为岩州刺史。几十年过去了居然还没死,看上去都七老八十了。

    安东都护府辖下九个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

    现在来的只有新城、建安、北扶余、辽州四个都督府都督,十六个州刺史,三十个县的县令,以及一批同样数量担任别驾、长史的汉官。还没算那丢城失地,只顾自个逃了,现在又跑到安市,前段时间叫着要派兵护送回去的七州刺史及十几个县令。

    “今日召见诸位前来,想必各位都知道所谓何事!安东自三月起,各地叛乱不止,更是有新罗派大军深入辽东内地。现整个安东地区竟有大半沦于敌手,若不是本王及时带兵赶来,这局面不知会失控到何地?”

    李煜一番痛心疾首讲述现安东糟糕局势,让坐下一帮高句丽臣工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叛乱的是高句丽遗民,他们也是,在这场叛乱之中,可是有不少大唐任命的高句丽地方官参与了进去。

    他们之所以不参与,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所镇守的地方位于辽河以东,直面大唐兵锋。在数年前的战争中受创最大,没有那个实力,对反唐的前景不看好才不敢反叛。

    至于李煜带来的原燕王府文武官员,现在升为安东都护府各级属官,这会安坐于大殿左边打量着对面的高句丽同僚们。

    李煜面无表情扫视坐于右边高句丽官员一遍。麦谷、心岳数州刺史心里一时发慌。不过转念一想,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而以,几场胜仗明显是其臣子指挥才打赢的,自己手里还有着大唐皇帝敕封诏书,只要不被抓住之前投降新罗的证据还担心个毛。

    “吾大唐宽厚仁德,有恩必报,有功必赏。诸位原是高句丽臣民,能在高句丽灭亡后世袭担任一地之主官,不是有功于吾大唐就是吾大唐念其忠义才有此殊荣。可当中一些人表面上忠义有加,背后却干着吃里扒外里通叛逆,勾结新罗贼子的勾当。”

    李煜恶狠狠的将眼前的案几啪的一声震响,面色难看道:“还有一些人更是无丝毫报国之心,当叛军打来时,竟不战而逃。”

    此话让那些逃跑的高句丽官员听在耳朵里极其刺耳,心中不快却也不敢说什么,一声不吭的坐于座位上。

    年迈的孙代音这时站了出来道:“大王,此等无君无父的贼子当立即发兵将其绞杀,以警那些居心否策之徒。岩州兵马随时听候大王调遣,出征剿贼!”

    自动忽略了李煜所说的那些逃跑官员,对于孙代音来说,安东地区经历这次大叛乱之后仍希望维持之前的局面。除都护官员外,都督府、州、县主政官员仍由高句丽人世袭。

    老狐狸,高缓等高句丽官员心中暗骂一声,不得以纷纷站出来表忠心道:“我建安州、新州都督府......等兵马随时听候大王调令出征剿贼!”

    “可大殿之中就有贼当剿。”

    “啊?”孙代音、高缓等人顿时愣住,大殿之中就有贼?难道是说他们?莫非朝廷见高句丽遗民掀起叛乱,一些被任命的高句丽官员参与其中就认定了咱们也不可信任了吗?在收拾那些叛乱者之前先收拾咱们不可?

    “啪。”

    李煜从案几上朝大殿中扔下六个文书大声喝道:“麦谷、心岳、苍岩、木底、薮口、南苏六州刺史何在?”

    被念到名字的六个刺史神情紧张的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臣等在此!”

    “你们几个把地上的文书捡起来看看,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听李煜这么一说,六个人神情忐忑的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文书,各自捡的还是自己看着熟悉的那一份。捡起来打开,霎那,六人脸色发黑,自燕王说出那一番话后就担心的事竟成了现实。

    这分明不就是自己一个多月前发给占据乌骨的新罗大将沙湌的投城文书吗?这混蛋应该把它上承到新罗王或者看后就烧掉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