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8章 明眸皓齿
    辽东寒冷的冬季以经过去,憋了好几月的花草树木赶着时间开出鲜花长出了嫩芽。

    一行数十人骑着并不高大奇貌不扬的突厥马来到一座小山下,开始了砍柴烧火作饭。

    小山的周围还能看见很多荒芜的田地,枯黄的杂草从中长出一片片绿芽,一些小树苗都有三丈高,可见这些田地有几年没有耕种了。

    一个少年郞挎着横刀离开围坐在一起的人群向眼前的小山跑去。

    “二郞,别跑远啦,这附近可能有高丽叛军。”

    “哥,某就到山上去看一看。”

    张小凡兴致冲冲的朝小山坡上小跑上去,眼前的这座小山高不过二十多丈,林木最高的不过数丈几寸粗,就这样的树还没有几颗。

    整座小山大部分地区长满杂草,现在春季正开着张小凡不知名的野花,黄蓝相间让人心旷神怡。

    几刻钟就走到山颠,举目四望到处都是一片春色,不似十几日前随父兄来辽东时的雪国景像。

    除了西边没什么山外,其它三个方向都是郁郁茺茺的山林。

    “嗷.......”

    “居然有老虎!”张小凡吓了一跳,幸好声音是从东边山林里传来的,还挺远不用太过担心。

    张小凡家住关中,整个关中平原都被开垦成耕地,有山的地方常年都有人活动,从小就没听过有大型猛兽的吼叫声。可来了辽东,连老虎都见过几次了,更别说熊啊豹子之类的。幸好人多,老虎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跑了。

    啪了啪胸膛深呼两口气,握紧腰上的横刀壮下胆气。

    张根生听到虎啸声停下手中的活计,“大郞快去把二郞叫回来,这附近有老虎。”

    “好嘞爹。”张大郞扔下手中的柴火从马匹上取下弓箭朝着二郞去的方向跑去。

    张大郞本名张大凡,老爹也就识些常用字,生了他们两兄弟懒得为取名麻烦,为了便于记住就大凡小凡了,反正他们一家世世代代都很平凡。

    张家世代为工匠,有着家传探矿手艺,在工部管辖的工匠中也是出了名的能工巧匠,手艺精湛。

    但在这个时代手艺再好的工匠,没读过什么书,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只是一个纯粹的匠人。那就注定了他不会有什么名气,也不会被朝廷上至皇帝下至各个手掌大权的高官所看重,就如同李春一样,历史上只点了一下他建造了赵州桥,人生事迹一点不见于任何史料。

    工匠唯有成为像阎立德、阎立本兄弟那样出身豪门,所会技艺甚多,能舞文弄墨才能成就高官厚位,依技术名留青史。

    这朝廷换了好几代,他们张家确是世世代代为着一个轮着一个的朝廷找矿开矿冶炼,永远都是那个不变的工部管着他们这些有手艺的匠人。一旦朝廷有需要他们就会被立即征发为朝廷做着自己最拿手的活计。

    当年燕王开府,他们张家被燕王指名归于王府名下,这几年为燕王找了不少矿脉。

    如今更是被调到局势未定的辽东,燕王给了张根生一张辽东地图,指定他带人到辽东城以来太子河与杨柳河之间寻找铁矿。

    “二郞你在哪,爹叫你赶紧回去,附近山林里有老虎。”

    “哥,某在这,你快过来看。”张小凡从半山腰的草从站起来冲着大哥挥手。

    “二郞你蹲在这干嘛?”

    “大哥你看这是什么?”张小凡举起手中一块岩石。

    张大凡接过来瞧了瞧道:“这不就是红色的岩石吗?”

    “大哥,难道你忘了阿翁和爹教我们找矿的基本要诀吗?”

    “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铁;上有鈆者,其下有银......”张大凡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突然愣住,双眼紧盯着二郞道:“你是说这山下有铁?”

    “如果要诀没错,这山下定有铁。”

    张小凡拿着根棍子拨开杂草,“哥你看,山上到处都是这种红褐色的石块和土壤,想必这山下定有一个铁矿。”

    张大凡随手在周围将草从拨开,果然如二郞所说,红褐色的石块随处可见。

    “大哥,咱们快回去告诉爹,我们可能以经找到了大王要咱们找的铁矿了。”

    “走。”兄弟两人兴冲冲的往山下跑,如果这真的是一座铁矿,那他们就不用在风餐露宿野外,时刻警惕高丽叛军与猛兽,可以回去向大王复命,还有咱爹的赏赐。

    “爹咱们找到铁矿了......”

    “乖娃子你说啥?”张根生一脸不信,他找了大半辈子的矿,在这附近方圆数十里找了几天都没打到一座可以开采的矿,两毛孩往山上跑一躺就能找到?

    正在准备午饭的其他匠人和护卫的军士也被两大小子的大嗓子给吸引了过来。

    “张二郞你们真找到铁矿了?如果是,今晚俺给你猎头鹿,不是给俺洗一个月的臭袜子。”

    “哈哈哈......”在场的一众大老爷们听到林队正的话大笑不已,林队正的袜子十天半月都不换一次,脱掉鞋子都能熏死人。前两天晚上,张小凡不就是被林队正的臭袜子熏的干呕了半晚上。

    张小凡听闻脸色发绿,其他人见此就更乐了。

    “走,咱们去看看小郞是不是真找到铁矿了?”

    林队正五大三粗的个子走过来,一只手就将张小凡给搂在身边。张小凡使出混身力都扳不开他揽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不由自主的被胁迫着往山上走。尤其是那从林队正鞋里不时冒出来一股恶臭,张小凡头都有些发晕,混身越发无力。

    “啪啪啪!”林队正连啪三下头晕脑胀的张小凡道:“你小子长的眉清目秀咋身子骨这么弱呢?走几步都要虚脱似的,等铁矿找到后跟俺练练。不然你娶个娘子洞房花烛夜都干不动她,这不是逼着人家在外面找男人吗?”

    “哈哈哈......”身后跟着一帮军士和匠人笑的前仰后合,各种调侃的话都说了出来,林队正更是笑的隆隆做响。

    张小凡咬着嘴唇憋红了脸,忍着恶臭一声不发。

    “嗯?”林队正大笑回过神来低头一瞧,眼前的俊色而心神一动:“小郞你红着脸怎么跟个小娘一般,是不是投错胎了?瞧这细皮嫩肉的,都惹得俺都想宠幸你一番了。”

    “噗!”身后正喝水的张根生一口水没下肚全喷了出来,顾不得大郞上来拍背,两步并一步出现在林队正身边。在林队正一个不注意将张小凡拉了过来。

    “林队正,某家二郞第一次跟某外出,没见过世面有些怯生,还是跟在某身边长长见识的好。”

    “哦?张队正不必担心,俺又不是要吃了你儿子,怯生俺不正好好好培养下他的男儿气概吗?哈哈哈!”

    “那就有劳林队正了,咱们还是先看看二郞所说的铁矿要紧。”

    “确实,张队正做为这次大王委任的勘探队队正,俺只是个护卫,平时也就喜欢开开玩笑,还请张队正不要往心里去。”

    林队正回过头来,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确认了好吃饭。”

    众人见张根生护子心切,原本气氛浓烈的队伍突然有点压抑,林队正一喊,停下来的众人呼啦啦的跟上。

    “哎!”瞧着一行人急着步往小山走去,张根生望着幼子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是祖上几辈子积德还是怎么的,他们张家不论男丁女丁长相都是一般,唯独自己的二子却生的明眸皓齿、英英玉立。

    逐渐长大,周围邻居的闲言碎语也就多了起来,带着二子走到哪说是自己儿子,换来的是怀疑、不信的眼神。心直口快的就直说:这不可能是你张家的种!

    以至有时自己都怀疑是妻跟别的男人搞了生出来的种,结果妻柳氏为此几次上吊差点就死了。静下心来细想想,如果二郞不是自己的种,就柳氏那扔进人群都找不出来,嘴巴还有点大的女人,哪个英俊郞君会看得上?

    遍寻周围邻里,没一个人见过有长相俊美的男人与柳氏接触过。最后,周围邻里一致得出:他张家祖坟冒青烟了。

    二郞不论走到哪都成为一众大老粗调戏的对象,更何况现在这一队勘探队伍中。除了长子外不是凶煞的军汉就是长年钻洞挖矿身形粗狂面色黝黑难看的大老粗。

    出外探矿队伍里有个唇红齿白的英俊少年,平时被他们调戏也就算了,但刚才姓林的那句话突然让他有些担心他们中那些常年碰不到女色的男人色迷心窍把自己宝贝儿子给弄了。

    “爹,林队正是不是有男阳之好?”张小凡有些后怕的问道。

    “不知道的别瞎问。”

    “哦。”

    “大郞,在没回去前你时刻跟着二郞知道吗?”张根生回头对着身旁的以经成年的长子嘱咐道。

    “好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