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章 突发状况
    “你是高将军麾下上室谋定?”

    泉水经有些不确定道,当初投奔到高延武麾下不过数日,又自视甚高不愿与这帮被其认定为叛过国者的叛徒结交。所以对高延武麾下的将领并不熟悉,仅知几名大将姓名和现在经以模糊的相貌。

    做为一名从小受中原儒家忠君爱国思想影响的人,当年泉水经闻平壤城破,国君被俘,痛哭三日。立下誓言,一生必驱唐光复高句丽为己任。

    散尽家财招募义勇一千多人在辽东尚未被唐军攻打的家乡小城草河起兵,打算联系东北各城褥萨出兵袭击唐军救回国君。

    可奈何噩耗接连传来,高句丽还有近半壁江山,大小城上百座,民百万多,尚待甲精兵数万,可征之丁壮上十万,在平壤城破之后竟不战而降,接受唐委任之官职。

    泉水经听此听噩耗,手指苍天怒骂上天对高句丽不公,国内尽小人也。

    幸好泉水经所在的小城位于辽东山岭之中,离南北两条东西走向的大道都很远,位置偏僻。

    草河道使照其他各城向唐投了降表后,得到一旨受唐官职文书后就没什么事,又无人告发泉水经,才让泉水经得以度过近两年时光。

    在泉水经眼里,像高延武这些手握大权,却在关键时刻不发兵救国之人,都是当杀小人。见唐军在高句丽兵力空虚,百姓群起反抗有利可图,就起兵反唐见利望义之辈。

    “怎么,我们的泉大将军立下大功后都快忘记我这无名小卒了?”上室谋定从坐位上走出来,边走边讥笑道。

    泉水经脸色一沉,貌似自己从未得罪过此人,连交集都算不上有,只是在高延武大帐中见过几面而以。自进入大殿,此人就对自己言语不善,处处讥讽,是何居心?

    “上室将军,话里有话让人听不明白,不妨把话说明白了。”

    安舜与剑牟岑等人静静的看着两人,不发一言,心中评判谁可能是唐军奸细。毕竟对他们两人都不熟悉,谁说为真,谁说为假这很难确定。

    高延武现坐拥数万大军居于坚城却只派两千人来援,就因大安山一败就如此胆小了?此人不过是见利可图的小人一个,被唐军围于大安山山谷还能逃出来,这也很让人怀疑。

    万一高延武被唐军吓破了胆再度投降了唐军,派兵混入咱们的军队里,在关键时刻拿咱们当投效唐军的见面礼那就悲剧了。

    “不明白?你泉水经还真是会演戏,胆子也很大,脑子也还蠢,当咱们高句丽人是猪猡?以为平壤没人认识你,就想再用同样的计策蒙骗大王?”

    上室谋定见泉水经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如此镇定,怒不可遏大声呵斥。

    “我用同样的计策蒙骗大王?呵呵呵,上室将军,不知我一个刚从山林里逃出来身边仅剩两名部下的残兵败将用计蒙骗大王做什么?同样的计策,我何时在上室将军面前用过同样的计策?我自进大殿来阐述的是建议何来计策?”

    泉水经这么一说,殿中其他人再度仔细审视其人。瘦骨霖旬眼窝深陷,脸上还有一道刺眼的刀疤将容都给毁了,衣衫破旧。整个人给人一种历经磨难好不容易走出来疲惫不堪的映像。很难与上室谋定所说投靠唐人,出卖高句丽的奸贼连系起来。

    若是奸贼,将高延武与沙湌引入唐军预先埋伏好的大安山山谷中被全歼的功劳都能立马使泉水经得到唐人的信任,高官厚禄金银财宝绝不在话下,怎么混得如此凄惨模样。

    真为奸贼,那得有多大的毅力与决心,才能将自己搞成这幅鬼样,那还是人吗?

    叛国者,不就是为了活一条命苟且偷生,心中没有家国大义,只为了自己而活。叛国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通过出卖同族人来获得外族赏赐的高官厚位,容化富贵。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那叛国还有何意义?

    渐渐殿中不少人对上室谋定指责泉水经叛国投唐持否定意义,也许真如泉水经所说,他去侦查唐军情况,被唐军斥候伏击败入山林而迷路,不能及时回报军情。

    具闻大安山山谷是一处伏击的绝佳妙处,高延武做为领兵大将却毫无防备就率军入谷。被唐军伏击无力扭转战局,出于逃避责任的心态将这一切全都推到不知所终的泉水经身上也是说得通的。

    “泉水经,你这狗贼。你勾结唐狗,窜唆我家褥萨出兵安市,故意说唐军仅有三千人可一战而下。将我军引入唐军事先埋伏好的大安山山谷之中,自己却乘机消失。以至我军被唐军全歼,数万将士因你的出卖死于非难。今日不杀你这贼子,死后以何面目见冤死在大安山谷之中的将士!”

    “啊......”上室谋定气愤难平,竟拔出袖中的短刀向着泉水经扑去,欲杀之而后快。

    安舜见此大惊,自登上王位,一直都坐镇于大军之后,远观战阵攻城撕杀,还从没见过有人居然敢于王宫大殿之中手持利刃当着自己的面欲杀人。惊吼的大叫道:“卫兵、卫兵......”

    殿中其他人一时被上室谋定大逆不道之举惊呆了,望着眼前突发状况竟不知所措。

    做为国内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将,上室谋定武力虽不是第一,也是前几之人,以善使短刀著称。

    早在之前怒斥泉水经之时就离开座位向其靠近,就为了能在王宫侍卫到来阻止前将其一击必杀,为死难将士报仇雪恨。

    “上室将军不可莽撞行事......”

    “将军请听我一言再动手不迟!”

    一些反应快的人见此情形,心道坏了,急切的出声劝阻。

    自大安山山谷战败以来,麾下众多将士战死,其中还有自己的两个亲弟弟和一个年仅十六的长子。听褥萨说是泉水经出卖了他们,上室谋定就一直活在仇恨当中,他日若见泉水经必手刃之。

    今日大好时机,可谓苍天有眼,上室谋定怎会放过稍纵即逝的机会?

    见上室谋定手持利刃朝自己胸膛而来,泉水经虽不解他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是自己投靠了唐人出卖了他们,将他们引入大安山山谷之中中了唐军埋伏。

    此时却绝不是束手待毙之时,今日若被其所杀,那他对自己污蔑的罪名就坐实了。我泉水经一心为国,却死于自己人之手,还将落得个叛国的千古骂名。

    眼见利刃离自己不过数尺之遥,泉水经突然爆发,一手重力格挡其持利刃的手臂,另一手攻向对方的头颅。

    上室谋定也不是吃素的,利刃被对方所挡,绝不会让对方击中自己的头颅,立即反手而击。

    泉水经见利刃再次刺来,及时空出左手抓住对方的右臂使其不能刺向自己。

    两人一时间扭打在一起,手脚锁住对方,双方使出混身力气意图控制利刃刺向对方。

    这一刻武艺没了用武之地,只剩下纯力量的对抗。

    眼看泉水经不敌,若其真被上室谋定刺杀于此,哪怕其真叛国通敌,既然在王宫内,当由国君先将其抓捕审判后再确定是否叛国,而不是你一个小小部将在大殿内自行刺杀,这将高句丽大王置于何地?

    尔若成功,大王以何权威统率诸军反唐复国?

    “侍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两人抓起来。”

    剑牟岑怒气冲冲的冲着冲进大门的侍卫大喝道,侍卫们得令后一拥而上将扭打在地的两人双手反捉,押着跪于大王面前。

    “押下去,打入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