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章 叛徒与否
    平壤城高句丽王宫内,安舜与一干拥立大臣在殿中宴饮。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舞女热情洋溢的扭动着妖艳的身姿,吸引着殿中喝的半醉的男人们火热的目光。

    剑牟岑做为高句丽复****的第二号人物,紧挨着安舜王座之下。做为拥立安舜的首功之臣,剑牟岑当仁不让的被封为高句丽莫离支,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受着数不尽的荣耀。

    “报。”侍卫半跪于地拱手道:“禀大王,一名自称是自辽东而来的义军将领泉水经有紧急军情奏报。”

    “泉水经是何人?”

    殿中诸多权贵从未听闻此人,相互寻问是否有人知道此人来历。

    安舜与剑牟岑对望一眼,双方均看到对方眼中的迷惑。

    “此人来自辽东还是义军将领,想必是前段时间被唐军消灭的辽东反唐各军将领中的一员。其来投奔,他对辽东唐军军情一定了解颇深。大王可召他入宫寻问下辽东实情。”

    “莫离支所说有理,我等举兵抗唐时,辽东义军主力以被唐军消灭,使我们对辽东情形不够了解,此人到来对我们探知辽东虚实乃有极大帮助。传令泉水经入宫觐见。”登上大位不久的安舜颇有国君之态,神情肃穆的下令道。

    “大王不可。”

    安舜、剑牟岑等人看向出声阻扰之人,原来是国内城褥萨高延武麾下大将上室谋定。

    上月高延武受新罗指使出兵一万与新罗合军占领乌骨城。没想去攻打被唐军占领的安市,数万大军却在大安山山谷遭唐军伏击全军覆灭,仅剩数百人逃回老巢。

    听说高延武经此一战又在从林中奔逃数日以经一挫不起,困守国内城都不敢出去了。

    安舜登上高句丽新王号召旧臣领兵来共抗唐军,高延武坐拥高句丽唯一没有经历战乱的大城国内城,却只派手下大将上室谋定领兵二千来援,连粮草都没带多少。这让安舜、剑牟岑与其各地来支援的高句丽将领甚为不满。

    高延武虽损失精兵一万,但国内城做为高句丽的旧都,城池高大粮草充足不说,守军至少都有两万,战时强行征召可得守军四万。他却只派两千人来,让殿中在坐的将领对国内城来的兵将充满了鄙夷。

    见上室谋定站出来反对大王召见从辽东来的那个泉水经,莫非是他知晓你们国内城不可告人的秘密?

    许多人对上室谋定冷笑连连,一时讥讽之语四起。

    “上室将军阻扰本王召见泉水经,不知所谓何故?”

    “禀大王,当立即派人拿下泉水经,于军中校场当着全军的面开刀问斩。”

    “这......”在坐的众人讶然,难道这个泉水经与他们国内城有大仇不成?

    同意召见的安舜、剑牟岑脸色有些不好看,剑牟岑沉着气问:“上室将军,人家来投奔,你就让咱不分清红皂白要把对方给斩了,这可说不通。”

    上室谋定脸色涨红悲愤不已道:“大王有所不知,我家褥萨之所以占领乌骨后还偏偏与新罗联兵去攻打数百里外的安市,正是受此人所唆使,导致我军中唐军埋伏全军覆灭。”

    “哦?有这等事?还请上室将军禀明详情!”

    深呼一口气,上室谋定回想起一月前山谷悲惨的一幕,强忍着要冲出去手刃仇敌的冲动述说:“一月前泉水经带着一百多人马逃到乌骨,说自己是从安市逃过来的一名义军将领。安市褥萨少室佳康率军与唐军激战不敌,其部大部被歼,就他率军杀出重围来投奔我家褥萨。”

    “其被我家褥萨接纳后,就整天窜唆我家褥萨出兵攻打安市。说唐军只来了三千人,经过安市一战自身受损不轻,正好借此良机在唐军增援到来前夺回安市,以封住这座有着辽东西大门之称的军事重镇。我家褥萨被其所说欺骗,联合新罗将领沙湌发兵两万攻打安市。一路上各路义军汇集,兵马近三万之众。”

    “当距离安市仅两天路程时,褥萨派其去打探安市情况,此人带着自己一百多亲信一去不回。至我军开至大安山山谷时对唐军兵力,是否出城毫不知情,被埋伏于大安山山谷两边的数万唐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包围于山谷之中。以至近三万大军,仅逃出数百人!”

    “若非泉水经是唐军派来的奸细,何故如丧家之犬般逃到乌骨还能自信满满说安市唐军只有三千,可一战而下?为何派他去侦查敌情却一去不回,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派回来?这一切都表明泉水经投靠了唐人谋化好的,诱使我军进唐军伏击圈,达到全歼我军一战荡平辽东最大一股高句丽复****的目的。”

    “还请大王为了大安山山谷中死难的数万高句丽将士报仇,斩杀泉水经以慰英灵!”

    上室谋定声泪聚下,泣不成声述说着大安山山谷的惨烈,控诉泉水经叛国之举,不杀不以定军心。

    可惜唯一知道真相的两人,拼死跑回来报信的那个士兵被以死在大安山山谷中的孙和带去见高延武时还没说出真相唐军就发动了攻击,二人双双战死于大安山山谷。

    高延武不明真情,将被伏击的一切都归罪于泉水经乃高句丽叛徒,以至从大安山山谷逃回来的高句丽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殿中的众人听闻后沉默不已,按上室谋定所说,这泉水经还真可能是叛徒,可同样的计策以经使用了一次再使一次未免把我们高句丽人都当傻瓜了吧。

    泉水经是不是叛徒还有很大的疑问,必须亲自见一见,尤其是他所说的辽东唐军军情的事,再做定夺。

    安舜望向剑牟岑询问其意见,见对方点点头,说道:“上室将军还请骚安勿躁,至于泉水经是不是造成大安山谷全军覆灭的叛徒,还得将他召来仔细寻问下,观其言行才好判定。”

    “一切谨遵大王令!”上室谋定收拾好悲伤的心情重新就坐,他要好好看看,今天泉水经又该怎么演戏。

    “宣泉水经觐见。”

    在殿中众人好奇的目光下,一身形消瘦脸色腊黄,衣着沉旧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踏步走来,在走到王座下首五十步外时双膝跪下。

    “臣辽东义军将领泉水经拜见大王。”

    “泉水经是吧,你说你有辽东紧急军情奏报,不知是何军情?”

    这位新任年轻的大王见自己拜见了他居然没有令他平身就问起话来,不合礼制。而且是以一种防备的眼神看自己,殿中其他在坐的诸多大臣看自己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好。

    泉水经心里感觉到有些不妙,但也没多想便回道:“禀大王,我在辽东奉高延武将军之命,领挥下兵马去侦查唐军军情时遭唐军斥候伏击,我部大半阵亡,仅余数人逃进山岭得以活一命。可耐何在山岭中迷了路,足足走了一个月才走出来,才发现高延武将军与新罗联军以败,听说大王起事于载宁郡,以据平壤特来投奔。”

    “在来平壤的路上发现唐军正在修西起安市,东至泊灼城的大道,此道若成,则更利于唐军对我高句丽用兵。我还发现,唐军据守的泊灼城仅有守军三千,我军诺出其不意,定可一举攻下泊灼城,再出兵捣毁唐军正在修的大道,则辽东局势定将向我高句丽一方倾斜。”

    “哈哈哈!好一个唐军又是仅有三千,又是出其不意定可取城。泉水经,一月前你也是如此对我家褥萨说道,一个月过去,你骗人的把戏就不能长进一点吗?”

    泉水经大怒:“此乃我亲眼所见肺腑之言,岂是骗人把戏,尔是何人?竟敢在这朝堂上公然污我!”

    “好你个大贼泉水经,一月不见竟不认得本将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