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章 修路道上
    乌骨至泊灼城的山道上,五千余奴工在唐军看押下,监管队棍棒提醒下,勤奋挥动着手中的工具将山道拓宽压平。

    如果只是看表面的话,这帮奴工都是勤勤肯肯任劳任怨的劳动大军,对于自己目前所做的工作毫无一丝怨言。

    但要是有人能洞悉他们的内心,就会发现。这帮人心里的怨气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各种恶毒的诅咒反复咒骂着他们能看到的每一个唐军每一个监管队。

    “啪!”

    “你们这帮高丽蛮、新罗夷,操起你们的狗爪猪腿给俺干快点,三日后不能修至泊灼城,所有人都吃不到饭,饿死你们这帮鬼畜蛮夷。”

    负责监工的唐军都尉骑着马挥动打着手上的长鞭骂骂咧咧从奴工们身旁走过,看到一人动作慢了点就一鞭子抽过去,打的那人身上血肉模糊,啊啊直叫。

    “那个唐狗在说啥?”一名忙着手中活计的奴工问着身旁的同伴。

    “哼。一条狗在那骂着咱们,三天内不修至泊灼城就不给饭吃。”

    “他娘的,这群唐狗欺人太甚,把咱们当牲畜使唤,早晚要砍那唐狗的头。”

    身边几名低着头的忙活的奴工低沉着声音义愤填膺的咒骂发誓。

    “啪。”

    “啊......”咒骂的几人嘴还没闭上,一条大拇指粗的鞭子凌空飞来抽打在几人身上,身上穿着的衣服瞬间被打烂,皮肉之身留下一条鲜血的鞭印倒在地上惨痛叫唤。

    “看到了吗?”都尉甩着手上的鞭子指着被抽打在地惨叫几人向着其他奴工吼道:“这就是偷懒乱语的下场。”

    “你们几个还不快点把这几个肮胀货给俺倒挂在路边树上,到了明早要是不死就放下来。”

    “诺......”几名监管队慌手慌脚的将倒在地上的几名奴工架起来捆住手脚拖到山路边的大树下,将他们倒挂在树上。

    哼!叽里咕噜的在那嘀咕。以为俺听不懂就不能把你们这帮蛮夷怎么样?正好拿你们来杀鸡敬猴,挂在路边可以警示下其他奴工。

    瞧着自己的杰作,都尉甚为得意,指着树上倒挂的奴工对着手下人训诫:“诺是再发现奴工中有像他们这样干着活却相互间嘀咕的,就照这样子,先用鞭子抽一顿再倒挂树上。”

    “谨遵都尉令!”

    都尉哼着小曲骑着马往前方视察而去,干活之余眼神偷瞄那凶神恶煞的唐军都尉远去,这一段路上的奴工们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任强享受着奴工们畏惧自己的眼神,殿下安排的这份差事令自己最为满意。不用整天辛苦的训练或者巡逻,悠闲的看押这帮奴工干活,稍有不满意或者自己一时心情不好都可以拿这帮奴工们寻开心。

    再不老实的奴工,到俺手里都能把他训服服贴贴畏首畏尾,见到俺都能像见到要吃人的老虎,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五千人向自己低着头,顺服的如手中随意拿捏的兔子一般,这让任强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从安市开始押着奴工们修路,这一路上被任强以各种理由活活抽死的奴工高达二百之多。

    这还是亲自动手的,那些经其下令,赶修路进度被处死累死各种工伤死亡的更是七百之众,五千人现在其实只剩四千余人。

    以至任强接手这项差事没过几天他就在奴工们眼中留下了凶残暴掠之名,奴工们闻之色变。心中把任强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后人十八代全给问候了一个遍。

    在任强的疯狂摧残下,奴工们在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下一刻都不停的修整着道路,以至修路的进度远比李煜估计的快了三天不止。

    为了能在殿下面前露个脸,争份不用在战场拼命的功劳,任强更是强令奴工们再提前三天将道路修至泊灼城。

    如此,待这条官道修整完毕之际,比殿下吩咐的足足提前了七天,这可是一份不用卖命的大功劳,殿下不赏那才见鬼了,官职也可以升一升。

    哈哈哈......

    至于那些奴工们的死活,谁会在意?

    待平定高丽叛军后,俺也能衣锦还乡,羡煞那帮一直瞧不起俺的穷酸。

    娘蛋,俺任家是前朝末年躲避战乱迁到太行山中的高家庄,一直被那帮姓高的穷酸欺压瞧不起。待俺功成名就之时,看俺回去怎么压得你们一庄姓高的穷酸抬不起头来,到时押着你们像胡人那样亲俺的脚指头。

    就在修路大军忙碌的山岭上的从林里,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打量着山道上的人群。

    “那不是唐军吗?那些正在干活的好像是去攻打安市高将军的部下,还有新罗人。”

    被俘的高丽军和新罗军只是脱掉了他们的盔甲,仍穿着他们原来的战袍,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身份。

    泉水经注视着山下数千人的修路队伍,大部份都是高丽俘虏,在唐军鞭挞下修着道路。不想最糟糕的结局还是被自己料到了,老天,为什么让我在山林中迷路?我要是早一刻赶回去,我军也不会被唐军算计而败。

    这么多的俘虏修乌骨至泊灼城的山道,此战数万大军定是被唐军歼灭,不然何以连乌骨都被唐军给占了,现在连泊灼城也被唐军所占。整条大道从西往东修往泊灼城,这更利于唐军调兵遣将攻伐我高句丽。

    今日的恶果我泉水经难持其咎,当初诺不是我在不清楚唐军最新情形下鼓动高延武攻打安市,辽东局势也不至于如此败坏。

    在山林里窜了一个月的泉水经,身边仅剩两名部下,好不容易摸出大山,见到的却是乌骨至泊灼尽被唐军所占,一时间如丧考纰,痛不欲生。

    “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痛苦的泉水经看着仅剩的两名部下无助颓丧的眼神沉声道:“这一路上不是从百姓那里得知宝藏王外孙安舜在平壤登上大宝,率领高句丽军民抗击唐国吗?咱们现在只能去投奔新任大王,将辽东实情呈报上去。”

    三人悄悄的从藏身之地慢慢的溜走,生怕弄出动静惊动山下的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