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1章 朝野震动
    剑牟岑举兵反叛后立即发兵攻打平壤,平壤城内唐军不过三千。高句丽遗民在剑牟岑攻城时里应外合,不到半天就攻下平壤,城中残余守军立即向辽东撤退。

    剑牟岑反不过数日内,整个辽东以南的高句丽旧地全部失陷。此时的李煜在薛讷、李尚旦攻下乌骨城后便停止向其它地方进军。哪怕近在咫尺,过鸭绿水进入朝鲜半岛的咽喉之地泊灼城都没有去攻取。

    一个很重大的原因便是兵力不足,以不到三万之兵即要守安市、鈆城、乌骨一线各城池,哪里又有足够的兵马出动攻取鸭绿水右岸之地呢?更何况辽东各地的高句丽叛军都还没肃清。

    咸亨元年,即今年四月从安西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吐蕃大举入侵西域,攻陷西域白州等十八个羁縻州,又和于阗联手陷龟兹拨换城。

    此事传到长安朝野震动,自太宗平定突厥以来,大唐数十年来还从未被外敌攻陷都护府直辖十数个州的事。

    曾经西南那个弱小不被大唐君臣放在眼里吐蕃如今以达到如此威势,可挑战大唐国威的地步。

    今日早朝李治强忍着风疾带来的病痛亲自处理这一重大事件。

    鉴于安西四镇以被吐蕃攻陷,李治心中以定出兵,特寻问满朝文武就此事的意见?

    司戎太常伯、永安郡公姜恪第一时间站出来道:“陛下,吐蕃蛮番悍然入寇我大唐,视我大唐如小儿,此番若不出兵惩戒,其气焰必将日胜一日。陛下当今之际应乘吐蕃主力入安西,择良将率兵出陇西夺回被吐蕃所占的吐欲浑之地,以断入安西吐蕃军退路,进而歼之。”

    东台侍郎张文瓘站了出来道:“陛下,灭高句丽不到两年,朝廷常年对外征战,民生困苦将士亦苦。今年天下各州频报发生灾荒,此番又征吐蕃,百姓恐难以承受。”

    “张侍郞的意思,难道就放任吐蕃占了安西不成?”姜恪脸色立变,横眉冷对责问道。

    李治听了张文瓘所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心里早就以经打定主意非出兵教训吐蕃不可,朝堂上是想让大臣们议下该派何人领军,出多少兵,从哪里进兵,后续粮草的事。

    “姜相公,老夫只是呈情百姓因兵事困苦,恐承受不起出动大批军队讨伐吐蕃,并不是反对朝廷出兵。”

    “张侍郞不反对出兵,那诸位爱卿就拿出个出兵章程。”李治沉声道。

    当朝诸位宰相之中,自刘仁轨乞老归养后,只有姜恪一人是武将出身,此时李治问出兵之事他最有发言权。

    姜恪奏道:“臣以为出兵吐蕃兵不需要太多,青海之地地广人稀天寒地冻,于吐蕃有地利,对于我大唐则不利于兴大军征讨。当以数万精税骑兵乘吐蕃攻入安西国内空虚之际,夺取吐蕃位于青海城池断其归路,定可重创吐蕃。”

    朝中其他文武在姜恪禀奏后,先后建言献策,更多的是为姜恪的出兵谋化不足之处进行补充。尤其是后勤这块,出征大军所需粮草则定为由河西诸州供给。

    此时的河西诸州为天下富庶之地可比江南,又有丝绸之路贯通河西,来往商旅不绝。

    亦少发生灾害,粮食年年丰收,又有祁连山下肥美的牧场,畜牧业更是大唐之最,全国大半牧马监设于河西陇右二地,精良战马亦不缺,仅此两地牧马监所育马匹就高达七十万匹之多。

    河西陇右牧马监所育马匹拥有波斯马血统,能日行千里,时称青海骢,谓东亚地区最强战马一点都不为过。时吐欲浑与吐蕃亦常至大唐河西陇右牧马基地一带的草原上劫持所育马匹而去。

    经过一番商讨,李治力排众议以去年以调到陇右一带防范吐蕃的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左卫员外大将军阿史那道真、左卫将军郭待封为副,率五万大军讨吐蕃,且援吐谷浑还故地复国。

    亦令右骁卫大将军阿史那忠为西域道安抚大使兼玉河道行军大总管领玉河军,救于阗。西突厥首领阿史那都支为左骁卫大将军兼匐延都督,出兵以牵制吐蕃在西域的兵力,与薛仁贵遥相呼应。

    李治以逻娑为出师之名,此举不仅是围魏救赵逼攻入安西四镇的吐蕃主力分兵回防,更有胜利后直捣黄龙攻取吐蕃都城逻娑之意,打算一举荡平吐蕃,解决这个西部大患。

    吐蕃让李治早就如梗在喉,自登基以来,吐蕃于显庆三年(六五八)占领河湟以南诸羌十三羁縻州。

    龙朔年间(六六一至六六三)降当、悉二州诸羌,乘大唐正值攻高句丽、百济关键时刻无辖西顾之机灭吐浴浑。

    又在乾封二年(六六七),吐蕃又侵羌人所居都、流、厥、调、凑,般、匐、器、迩、锽、率、差十二州;三月,李治不得不罢羌十二羁縻州。

    最近数年来,更是屡屡寇掠河西陇右诸州。

    这一切之所以让吐蕃屡次得手,前有西突厥作乱,后有唐军主力攻伐高句丽、百济使大唐无暇他顾给了吐蕃可乘之机。

    如今,西突厥早以平定,高句丽、百济也以被灭,大唐终于腾出手来,你吐蕃今日竟以胆大到举兵攻取安西四镇?

    那些诸羌羁縻州丢了也就丢了,并非大唐直接控制,安西四镇可是安西都护府所辖之地。在太宗时期所设,如今竟连治所都让吐蕃给占了。

    此举让刚灭了高句丽不久的李治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朝会上李治与诸位臣工刚议定完出兵讨伐吐蕃之事,麟德殿外又有卫士手持信件急步跑来。

    “安东急报。”

    宦官从卫士手中取得两个信件,后打开呈在李治面前。

    李治一看,怒火中烧,啪的一声拍在眼前的案几上怒道:“高丽蛮安敢举兵反叛?”

    朝中诸臣不知其事,疑惑的相互对望一眼,高丽不是在前年刚平定吗?难道又出什么事了?

    李治将安东都护府发来的信件交给宦官念给朝中大臣听,只闻张朝念到:“四月,高丽遗臣剑牟岑于载宁郡重盘城立原高丽宝藏王外孙安舜为王,举兵数万起兵叛乱,原高丽各地叛乱四起,安东兵少将寡,危在旦夕,速请朝廷发大军救援......”

    “现在吐蕃入寇,正发兵讨伐,高丽又叛乱,这可如何是好?”

    “哎,今年真是多事之秋啊!”

    殿中群臣议论纷纷,李治注意到另外一份奏书,打开一看,脸色顿时一僵,竟是四郞的报捷文书。

    原安东都护府大都护薛仁贵在去年就调往陇右防备吐蕃。

    四郞在年初之际以安东初定,需以藩王镇之可安高丽余众之心为由求安东都护府大都护之职。

    李治就没多想就任命四郞为大都护,只是命其在幽州遥领即可,单于都护府大都护则由五郞遥领。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在三月领兵去了辽东,还先后与高丽叛军在安市打了一仗,又于大安山伏击高丽新罗联军,竟斩一万八千首级,两战下来俘七千之众。

    四郞才刚满十三岁啊,这样的战果使李治呆愣半天不知说什么是好。

    李治身后的武后发现夫君有些不对劲,关切道:“九郞。”

    “哎!”李治将奏书命张朝递给身后坐于垂帘之中的媚娘。

    武后拿到后一看,目瞪口呆:“四郞竟率军跑安东平叛去了吗?”

    待媚娘看完,李治再次令张朝宣读这份报捷文书。

    殿中诸臣听后震惊之色比刚才得知剑牟岑反叛还要吃惊,燕王殿下一小少年竟能领军作战呼?

    竟在一月内三战三捷,消灭数万高丽叛军,更为吃惊的是新罗竟然也参与其中,出动一万大军助高丽叛乱。

    “陛下,燕王在不得朝廷调兵令下私自领军前往辽东作战,此举不合体制,更有私自募兵图谋不轨之嫌,当速令燕王回京。”御史听后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弹劾李煜,更是冠上图谋不轨的嫌疑。

    此言一出,朝中顿时鸦雀无声。

    本朝开国以来,藩王担任军事重地都督府都督,可统领数州兵马,但没有朝廷兵部及陛下发的调兵文书是一兵一卒也调不出辖地。燕王竟带兵从幽州跑到辽东去了,这件事往大了就是御史所说,图谋不轨意欲举兵造反。往小了说,燕王必竟才十三岁,年少无知,初生牛犊不怕虎,私自带兵往辽东平叛也是为国着想,也可以不必太过苛责。

    朝中诸多文武大臣在静了一会儿后就燕王之事相互议论起来,大多数大臣觉得燕王只是为国着想并无他意,还打了三个大胜仗,稳住了辽东局势,不至于使剑牟岑的叛乱波及整个高丽旧地。

    “陛下,新罗做为番国,毫无为臣之心。竟支持高丽遗民叛我大唐,还派兵取乌骨,其目的定是以此城阻我大唐增援安东鸭绿水之南。新罗去年就暗中侵夺百济旧地,此举定是想夺原高丽鸭绿水右岸之地,见无机可乘就扶植高丽余众叛乱好乘水摸鱼。”

    姜恪将两份文书连系起来沉思一番,细想安东目前的局势后向李治分析道。

    “由此可见新罗狼子野心,目的不小,幸好燕王领兵至辽东拔掉了新罗安在辽东的钉子。燕王立下此功,陛下当以佳奖,勉励其率军阻高丽叛军过鸭绿水方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