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0章 剑牟岑反
    剑牟岑原高句丽旧将,在高句丽灭亡后不甘于亡国,仇视大唐对高句丽的统治。

    自唐军主力撤离高句丽后,剑牟岑一直在谋划复兴高句丽,将唐军赶出高句丽的土地。

    在大同江南岸刺杀数名唐朝派来的汉官和亲唐的法安和尚后被驻安东唐军通缉捉拿,剑牟岑不得以带领手下随从逃往新罗避难。

    也许上天真的给了剑牟岑一个反唐的机会,在去新罗的路上竟遇到原高句丽宝藏王的外孙安舜。

    总章元年,高句丽被大唐所灭后,其国内贵族富户大多被强制移往大唐各地分散安置。

    做为被俘押送至长安的高句丽宝藏王的外孙,真不知这安舜是怎么从唐军眼皮子底下溜掉的.

    心中一直想着复国的剑牟岑,碰到安舜,心情格外激动,简直是喜从天降。

    要复兴高句丽必须要有一个身份尊贵有足够号召力的人站出来,号召高句丽百姓起兵反抗唐国的占领。

    可原高句丽上至国王各贵族,下至各地富户大多被唐军掳走,留下来的,侥幸逃脱的都是没什么分量的小人物,这也是剑牟岑一心想反唐复国却拉不起队伍,最后只能安然逃离高句丽的原因所在。

    如今有了安舜,宝藏王外孙的身份可谓是目前高句丽身份最为尊贵的人。在王室后裔直系血脉全被掳走的情况下,他的王室旁系血脉自然而然有继承王位的资格,也就能号召高句丽百姓起兵反唐,更能收编各路反唐义军。

    “天幸我高句丽啊!让臣遇到殿下,我高句丽驱逐唐狗复国有望,哈哈哈......”剑牟岑扑通一声跪倒在安舜面前,双手抓着安舜的衣角双哭又笑。

    从唐军攻占平壤,开始将高句丽权贵富豪之家掳走时,安舜寻机逃走。这一年多以来四处躲藏,经常吃不饱饭。本以打算逃往新罗,以自己宝藏王外孙的身份寻求新罗的庇护。

    没想到在路上,还能遇到一位高句丽忠臣,安舜瞬间感动的稀里哗啦,蹲下来抱住剑牟岑痛哭了起来。

    “没想到我一亡国之后还能在这荒野之中遇到将军您这样的忠肝义胆的忠臣,若是人人都是将军您这样的忠义之士,我高句丽何以落到今天这一地步,啊,啊......”

    安舜痛苦的嚎叫,将心中的压抑害怕孤独都释放了出来,他的亲人,他的子女全都被唐人掳走了,从此天隔一方。高句丽亡后两年来,谁还认他这个王孙。

    “殿下不必太过伤心,上天让臣遇到殿下,这是让臣辅佐殿下光复高句丽,光复我高句丽山河。”

    剑牟岑扶住痛哭流涕的安舜一手指着天疾声厉色的发誓道:“只要我剑牟岑还活着一天,定助殿下登上大宝,率领百姓光复高句丽河山。”

    安舜擦掉眼泪道:“有将军的忠义誓言,我高句丽定能驱逐唐人光复河山!”

    两人有了共同的目标,更有了安舜这一杆大旗,放弃了投新罗的计划,决定留在高句丽号召不满唐国统治的百姓起兵反唐。

    剑牟岑不断的派人在原高句丽各地宣扬宝藏王外孙安舜还在,应当共举安舜为高句丽新王,领导军民驱逐唐人光复高句丽。

    同时四处联络各地反唐义军,策动当地百姓举兵反唐。

    尤其是那些原高句丽各个并没有被唐军攻占的城池守将,他们手上还有着完整训练有素的军队,军械铠甲粮草皆不缺。若能举兵而来,短时间内就能聚集数万精税大军。

    当李煜在大安山伏击高延武、沙湌的数万大军时,辽东以南的原高句丽旧地风起云涌。

    高句丽遗民得知宝藏王外孙安舜还活着,且还在高句丽并号召大家举兵反唐时。各地原本就不满唐朝统治的高句人激动了,纷纷拿起兵器向安舜所在的载宁郡集结。

    那些原本只是归降大唐,并没有被大唐剥夺兵权调离原地的原高句丽城池守将更是悄悄派出一支支精税大军向归顺于安舜。以至不到两个月,驻军于载宁郡的安舜、剑牟岑手下便拥有了三万大军,还有更多的军队和义军在赶来的路上。

    在薛讷、李尚旦攻下乌骨数日后,进入四月的载宁郡聚集的兵马以达五万之众。

    重盘城外的校场上,剑牟岑望着数万大军,心中豪气万丈,自己现在也能指挥数万大军征战沙场,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不能掌握自己命运,更不能影响国家决策的小人物。

    安舜则端坐于主帅之位,看着台下数万将士,脸色激动的涨红,双手紧紧的抓住坐椅控制激动的内心。

    这可是连自己祖父都没有过的经历,我安舜今日坐在这个位子上可不是祖父那般做为渊盖苏文家的傀儡。

    剑牟岑上前一步站于校场点将台前,面对众将士大声宣布:“唐人灭我国家,夺我土地,掠我百姓,迫宝藏王西巡。我等高句丽大好男儿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唐人在我等家园肆意妄为?”

    “自唐侵我高句丽以来,杀我军民数十万,致使国家残破,又掠我数十万百姓及大量财富而去,使国家荒废。我等在这片慌废的土地上饥寒交迫,唐人却还派来汉官迫我们交税,使我等生计无着。将士们,你们说我们该不该驱逐唐人,光复高句丽?”

    “驱逐唐人,光复高句丽!”

    “驱逐唐人,光复高句丽......”

    剑牟岑一番激情高昂痛彻心扉的演讲,将台下数万将士的情绪调动起来。人人怀着敌视唐国,誓要驱逐唐人的深刻仇恨扯着嗓子嘶声大喊着,好像人人都与唐朝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似的。

    剑牟岑的手向下压了压,全军将士渐渐安静下来。

    剑牟岑拉起坐于座位上被数万大军的震吼惊的呆住的安舜,向着台下众将士道:“他就是宝藏王的外孙安舜,今王室血亲皆被唐国掳走,安舜是唯一逃过唐军掳走的王室血亲,他也是现在唯一有资格继承高句丽王位带领大军驱逐唐人光复高句丽的人。”

    “今日我剑牟岑奉安舜为我高句丽大王,毕一生之力辅佐大王光复高句丽河山!”剑牟岑一个转身双膝跪在安舜的脚下,拱手声音洪亮面色谦恭的宣布着今日立安舜为王之事。

    台下数万大军就是为了反唐,同时需要一个有身份的人物领导他们团结在一起,安舜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在剑牟岑宣布后,数万将士毫无异议纷纷向安舜下跪,尊他为高句丽新王。

    剑牟岑在载宁郡重盘城立安舜为高句丽国王后,立派信使到新罗要求新罗承认其合法地位,并希望得到新罗援助。

    同时大唐安东都护府治所平壤得知此消息后大为惊恐,立派信使快马加鞭向朝廷报剑牟岑聚数万大军立安舜为王反叛,请求朝廷速派兵马增援安东,围剿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