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9章 乌骨城下
    三月底的辽东夜晚依然寒冷无比,乌骨城上的高丽守军搓着手来走动。

    几名城楼上的高丽士兵围在一起小声的谈论道。

    “你说我们去攻安市的两万大军真的全军覆灭了吗?连个高丽人都没逃回来。”

    “兄弟你消息落后了,我从新罗人那打听到,我军出发时确是两万,一路上可来了不少投军的义军,大军都快三万了。”

    “近三万人马还让唐军给全歼了,连个高丽人都没能跑回来。”一人吃惊道。

    “兄弟你应该不知道大安山吧,我老家以前就住在进大安山山谷的谷口,山谷可有十几里长,仅数十丈宽,两边山高林密,是一伏击的绝佳场所。”

    “既然是伏击绝加场所,为什么高将军和新罗人还中伏?”立即有人质问道。

    “高将军不是听一个从安市逃来的人说唐军只有几千人吗,高将军这才和新罗人发兵去攻安市的。”

    “几千人能伏击我们几万大军?那个从安市逃来的家伙一定是唐国的奸细,诓骗我军前去攻打安市,正好中了唐人的伏击。”

    “那个家伙一定是唐人的奸细,我还听说那家伙姓泉,好像叫什么泉水经。”

    “这该死的唐人走狗!”一伙人围在一起愤恨的咒骂着泉水经。

    “哈欠......”山林中几个围在一起烤火的一人喷嚏连连,峨眉深锁的盯着火焰。

    此人正是数日不见,被高延武诅咒的泉水经。原先一百多号人,现在只剩五人还跟在身边,个个衣衫破烂面容不整。更为关键的是,他们一天没吃饭了,前几日虽能在林中找点东西吃,但没有一个人能吃的半饱,现在饿的手脚无力。

    “也不知道高将军他们有没有攻下安市。”一人打破沉默嘀咕着。

    “高将军和新罗人足足有二万六千多的军队,定能将几千人的唐军杀的大败而逃。”另一人神情还有些镇奋的回道,心中对高延武他们攻取安市的信心十足。

    唯独泉水经不那么乐观,数日前被高延武派去侦查安市唐军情况,没想到距安市十几里外的山谷中遭遇唐军斥候伏击。

    本以为对方人不多,可以拼着伤亡将他们解决掉,没想到待两军杀在一起时,又陆续来了好几对唐军斥候,每队少则数十多则上百。

    手下一百多号人被围攻,几刻钟自己手下就被对方杀掉大半,自己在部下拼死护卫下才突围,一路上还被唐军斥候追杀,苦不堪言。以至于现在只剩五名部下,还饿着肚子。更是在这从林中不知窜了多远?差点迷路,最后无奈,只能白天跟着太阳向东走,希望能找回去乌骨的路。

    遭遇的唐军斥候有好几百人之多,那安市唐军如果只有先前的三千多人怎么可能派的出这么多的斥候?

    明显唐军获得了增援,更可能以经侦查到高延武、沙湌率军来攻的消息,不然何以在乌骨通往安市的路上遭遇如此多的唐军斥候?

    显然唐军大队人马可能以经出城迎战高延武与沙湌的联军,这一战,己方是胜是败还不一定。

    泉水经不会想到,他在林中逃命走失,不能及时回到大军中通报他的猜测。以致于,遭遇伏击的高延武以经认定他是唐军派来将自己引入唐军伏击的奸细。

    泉水经高句丽奸之名以经在随高延武逃到山林中士兵们口中尽传,连乌骨城中守军都认为他是唐军奸细。

    凌晨时分,本是夜晚最寒冷的时刻。

    乌骨城外的从林中却有一个个黑色的身影拿着横刀弓弩悄悄向乌骨城靠近,在数十丈外城中看不到的大道上,更是有数千骑的骑兵整将待发。

    李尚旦领着白虎卫摸到乌骨城外的树林里,然后亲率精挑的上百名敢死队乘城上守军打炖,快步摸到城墙下。

    敢死队还抬着白天赶制的简易楼梯,数丈高,对于攀上乌骨的城墙是够了。

    乌骨城在原高句丽时代,只是作为后方支援辽东以西各个军事重镇的堡垒,城墙并没有安市、辽东等城高大坚固。

    派了三十名士兵钻进城洞等候城门打开,李尚旦悄悄的用手拍前后的士兵发消息,然后几个人轻悄悄的将抬来的十几个楼梯搭上了城墙,士兵们口中咬着横刀静悄悄的一个接一个爬了上去。

    “什么人?”打炖的高丽人睁下眼突然看到城墙下爬上来好几个人影,立即大声道。

    “嚓......”唐军士兵没给他们举起武器的机会,一刀下去将其砍倒在地。

    “敌袭,敌袭......”其他高丽士兵发现状况大声叫喊。

    “杀。”李尚旦挥着手中的刀领着部下向城墙下杀去,要在守军反应过来之前打开城门,城门一开,此城必破。

    “咚咚咚......”高丽军敲响了大鼓,鼓声在寂静的夜晚声传数十里。

    “哪里敲鼓?”睡的正沉的沙湌被急切的鼓声震醒,今天回来就没睡个好觉,怒气冲冲从房间中冲了出来。

    “将军不好了,唐军攻城啦!”一名士兵慌里慌张跑过来,跑的太急,竟一时摔倒在地上神情凄厉的大声嚎叫。

    “什么?怎么......可能?”沙湌呆愣在原地,嘴一张一合不知要说啥。

    “报,将军,唐军夜袭西门,西门以经被攻破了。”

    “报,将军唐军骑兵数千已从西门攻入城内,马上就要攻到城主府来了。”

    一个又一个传令兵神色焦急的跑来禀报最新的军情。

    “完了。”沙湌头一晕,脚不稳,整个人都快要倒下去了。

    “将军、将军......”

    “杀,活捉沙湌。”薛讷一马当先,领着手下三千骑兵从西门攻入如入无人之境。

    城内的高丽军和新罗军大部分还在睡梦中,城中突然响起喊杀声,惊的他们不知所措,连领兵将领都找不到。

    李尚旦领着赶死队杀散西门守军打开城门后,就领着白虎卫沿着城墙杀去,城中交给薛讷手上的三千骑兵冲杀。

    慌成一锅粥的高丽、新罗军慌乱中连衣甲都还没穿好就被杀来的唐军一阵砍杀,留下一地的尸体。

    “撤,快从东门撤退。”沙湌凄厉的叫喊着撤退,领着跟随而来仅有的数百兵马慌张的往东门奔去。

    沙湌以经丧胆,逃回乌骨不到一天,唐军就破城而入,他再也没有勇气率军与唐军撕杀,只剩下逃命。

    占据不到一个月的乌骨就这么丢了,沙湌惊慌逃命中如数日前大安山山谷中舍弃上千部下,再次舍弃了城中混乱各自为战的数千部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