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章 乌骨军心
    大安山山谷一战,唐军一万八千人歼灭高句丽、新罗联军两万六千人。

    其中高句丽被俘三千七百多人,新罗被俘一千五百多人,总共阵斩联军一万八千首级,取得大胜。

    唯一遗憾的是,高句丽、新罗两军的主帅都逃掉了。

    李煜麾下大军阵亡一千七百人,一千多人是在围攻新罗军时阵亡。

    玄武卫伤亡惨重,一战被打成半残,主将王虎身受重伤,差一点性命不保。战后,玄武卫、青龙卫主将程伯献等人主张杀了新罗俘虏为死去的一千多将士报仇。

    最终在陈宣、李业嗣等人的反对下,李煜出于俘虏利用价值最大化和往后避免因杀俘导致新罗高丽军死战不降使唐军徒增伤亡考虑,只处死了新罗军中数十名杀伤唐军最多的骁勇之辈以平息两卫将士的愤怒。

    新罗军主帅逃掉了,而乌骨城中还有一万联军。李煜与众将商议后,为了不给乌骨守军完善城防之机,李煜任命薛讷为主将,李尚旦为副将,统帅燕云铁骑左卫军和白虎卫总共六千人,第二日一大早出发攻取乌骨城。

    李煜率其余诸军回到安市修整,同时以经增加至七千两百多人的俘虏安排也是一个大问题。

    关于开发辽东丰富的铁矿资源也迫在眉睫。

    扩军,兵器铠甲需求紧张,仅依靠藏于幽州燕山之中的军器坊的产量无法满足需求。如不能新建军器坊大量生产军械,则今后扩的军队大部分只能拿着把武器,穿着战袍上战场了。

    各军此战后的兵员补充和封赏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首先承诺的土地,李煜现在只控制了安市周边地区,其他地区,都还没有派人去通报他这个新任安东都护府大都护到来的事。

    关于安东都护府所掌安东地区的百姓户口田亩城镇的账簿除了长安的户部外就是在治所平壤。

    没有攻下平壤之前,李煜仅从户部得知高句丽灭亡之后,大唐所收笼的安东地区笼统的三百多万口人,田亩户籍更是一不清二不楚。

    回到安市后,李煜将近几日来手下各大商行以经商名义带到安市的三千多护卫仆役等人编入战损缺额的各卫军后,立派崔玄敢紧回到幽州,准备将幽州的各个工坊分几个批次拆迁至辽东。

    同时,交给崔玄一封书信带给王府长史李元素,还有一封向朝廷的报捷文书。

    大难不死的沙湌带着几十骑残兵败将狂奔两天一夜,终是在第三天清晨赶回了乌骨城。

    守城新罗将士见自家主帅身边仅有数十骑,且各个神情颓废,狼狈不堪,不论是脸上还是衣甲上都是干了的血迹,而所率新罗高句丽联军去攻安市的两万大军却没有跟着回来。

    诸兵将见此心中大为恐慌,意昧着沙将军攻安市几乎是全军覆灭,只身而还了。

    守城的高丽军却不见自家高将军等将领,甚至连一名高丽士兵都没能根着逃回来,更加惊慌,城中顿时谣言四起。

    高丽军中流传起战场上新罗人让他们高丽人顶在前头去送死,遭遇唐军埋伏,导致一万四千多人的高丽将士被唐军包围歼灭,新罗人见死不救只顾自己逃走,以至于连一名高丽人都没能逃回来,全让唐军给杀了。

    新罗军中更是从逃回来的人那打听到细节,不知怎么的传播的过程中彻底变味了。

    有人说唐军发兵五万,在大安山山谷中伏击了联军,至使全军覆灭;又有人说唐军有十万,漫山遍野都是,还有精税骑兵三万,紧追着沙将军而来,即将兵临城下。

    流言越传越离谱,闹得全城军民一时三惊,城外树林里的一群鸟突然飞起都能吓得守军神经兮兮。

    “啪。”

    “我军遭伏是谁传出去的?”清晨刚回到乌骨中身心俱疲的沙湌洗漱后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就被屋外士兵之间的流言吵醒。

    身为久经沙场数十年的大将,自是清楚,军队战败后流言若是不加控制,让其任意传播,哪怕只是一场小败也能被流言给传成大败。从而瓦解军心,剩下的仗都没必要打了,军心被流言所散,战场上还没开战,己方士兵就以却七分。

    自己所领六千新罗军仅回来了数十人,高丽军更是被围在了山谷,能逃出来的估计也不会超过数百之数,此战说全军覆灭一点都不为过。

    可沙湌还想再与唐军打一仗,唐军野战无敌,那我就跟他打城防战。

    乌骨城可是曾经高句丽在辽东东部地区的军事重镇,现在虽有些残破,但一万人紧急修善下坚守不出,守住城池是没多大问题的。

    唐军若想攻下乌骨,按攻城战十倍围之方能取胜,唐军至少的出动五万大军再才行。

    再向大王求援,必能阻唐军于乌骨城下,亦能实现大王夺取高句丽南部和百济的意图,也能减轻自己全军覆灭罪责。

    哪知这才回来几个时辰,军中流言都流传到自己房间外的守卫嘴里来了,还把唐军人数夸张到十万,骑兵三万,还即将要攻城了。

    到城中军营一瞧更是不得了,城中军无战心,百姓惊慌失措,携带细软出城逃命的不在少数。还有将领来报,不少高丽士兵不见了,这还用说,肯定是流言让这帮家伙逃了。

    这让沙湌怒不可扼,军心成这样,还如何守城。将随自己逃回来的数十人和其他城中部将叫来就是一顿臭骂。

    “将军,你回来时,守城不少士兵都看到了,他们猜也能猜到是个什么情形。”一名将领小声的说道。

    “猜到?你们这些将领难道就让手下那帮士兵随意流传谣言吗?还唐军十万,骑兵三万,真有这么多,本将军还能回来?”

    沙湌喘着粗气,睁大着劳累而布满血丝的双眼,右手颤抖的指着挥下诸将斥责:“还数万唐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这几天本将军怎么没发现身后有唐军?”

    诸将低着头,默不作声,忍受着沙湌的责骂,一些原被沙湌留下守城的部将心中更是怨气充天。

    你自个打了败仗,全军覆灭而回,城中士兵害怕传个流言就不得了了?哪怕你只是大败而回,而不是全军覆灭,城中士兵们也不会如此害怕。现在城中仅有一万守军,三千人还是一帮临时闹起来的高句丽义军,这会那帮高丽人都不知道逃了多少。现在城中能战之兵能有六千就不错了,其中三千高句丽精兵的主将都没能回来,现在还会不会听咱们新罗人的都是个问题。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想着守住城?减轻自己战败的责任?真是天真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