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7章 乘胜追击
    王虎的杀敌方式,惊掉了一地下巴。

    周围拼杀中的两军士兵目瞪口呆的望着倒在地上的两人。

    “金将军居然被杀死了!”

    新罗兵将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心中神勇无比的金在中居然如此憋屈的阵亡了!

    失魂落魄映在了见此一目的每一个新罗兵将们眼中,与失望的新罗军形成鲜明反差的唐军士兵们在沉寂了一下后,爆发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随即举起手中的武器对着以丧失斗志的新罗军一阵砍杀,顿时一片刚才还与唐军僵持的新罗兵将倒在了血泊里。

    李煜通过望远镜目视了一切,吃惊道:“呵呵呵!原来还可以这种方式杀敌啊!不愧是王老虎,不对,称疯老虎更确切些。”

    “没想,最终王虎舍命相搏,只是王虎不知生死?”薛俊亦是苦笑连连。

    谷口仍在拼杀的新罗将士见军中第一人以阵亡,个个脸色难看,焦急不安。

    “将军,兵以丧胆,全军以经冲不出去了,还请将军早下定夺。”

    “将军我军还剩数百骑,光以骑兵我们还是能冲出去。”

    “将军,唐国有句话叫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罢了。”沙湌仰天长叹:“天不佑我!”

    眼前新罗将士们以再无敢战之心,纷纷溃退,战场边缘的士兵们都撇下战友往山林里逃窜,这场仗是彻底败了。

    既然不能带着将士们回家,那就自己回家好了。

    一切幻想破灭后,沙湌也顾不得手下的将士了,带着还跟在身边的数百骑兵发疯一样往来的方向冲去。

    围攻新罗军的唐军都是步兵,此时正追杀不断溃退的新罗军,阵线分散,突然遭遇沙湌的数百骑兵冲击,被斩数十人而不能将其挡住。

    周围唐军见此,新罗军主帅要逃跑,王虎以经不知生死,李业嗣愤懑不已。带兵来援时,可是亲口对殿下说要挡住新罗军突围,眼下让他们主帅带着数百骑兵跑了可怎么交差?

    李业嗣顾不得以垂死挣扎的新罗步兵,亲摔两百多名青龙卫杀上来,最终截住了沙湌手下两百多骑兵,但还是让让沙湌领着数十骑给杀出去了。

    “新罗主帅跑了,攻乌骨城恐怕有些难了。”

    李煜笑了笑道:“薛郞不必太过在意,数十骑而已,况且具探子来报乌骨守军不会超过一万,沙湌跑了也守不住乌骨。”

    经过数年大战,高句丽灭亡后,原高句丽各城都以残破,难以坚守,守军只能在野战中击败敌军才能守住城池。所以,李煜对乌骨城中的一万守军并不在意。

    “沙湌****的丢下我们独自逃了。”

    见主帅跑掉了,被唐军围住已无战意,疲惫不堪的新罗军大惊失色,不少人破口大骂沙湌,一些顽固份子仍在抵抗,但更多的新罗军选择了投降。

    一时间谷口跪倒一片,获胜的唐军将士们喜悦的挥舞着手上的兵器高声欢呼,对应的是投降的新罗兵将们死灰一般的脸色。

    整场伏击战的主战场,山谷正中尸体绵延数里,两万高丽军被一万三千唐军所攻,其中六千是骑兵,以至高丽军难以组织起有效抵抗,被杀超过一半。

    “泉水经,我若生还,必杀汝!”高延武垂头丧气,双目通红,头发散乱如一疯老翁,绝望之中仍不忘诅咒着泉水经。是他欺骗了自己,这个该死的高句丽奸,把我引到唐军早以设好的埋伏之中。

    今日若能生还,他日我将用世上最酷烈的刑法折磨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高延武头盔都丢掉了,额头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触目惊心,在亲兵们的拼死保护下挡住一波又一波杀来的唐军。

    做为高丽前军主将的孙和,其部下被唐军骑兵冲散后虽几次组织残剩的部下结成军阵以抗唐军。但奈何手下士兵大多没经历战阵,被唐军骑兵一个冲锋就垮了,唐军步兵随即冲上来就是一阵砍杀,杀的孙和几次大败而逃。

    孙和带着部下山谷中乱窜,适图冲出山谷,奈何唐军步兵早以将山谷给堵住了,几次冲都没能冲破,部下反而折损了不少。

    原先数千的部下现在只剩数百人人受伤,疲惫不堪的部下跟随在身边,孙和悲从中来,禁止不住留下了热泪。

    “嗖!”

    “将军小心......”

    “嗬!”孙和低头瞧着射中自己胸膛仍晃动不已的箭矢,苦笑道:“我要死了吗?”

    孙和最终成为山谷中另一具尸体从马上倒坠下。

    “将军......”数百名部下呜咽着围上来守着孙和的尸身痛哭流涕。

    数丈外,薛讷得意的收起了手中的长弓,这以经不知是第几名高丽将领死在自己的箭下。

    周围的唐军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对围在孙和身旁痛哭的数百名部下蜂拥而来。

    “杀......”数百余名高丽兵捂着眼泪站起来,大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刀枪冲进围上来的唐军中。

    一阵血肉飞溅后,数百名高丽兵不甘的被唐军淹没。

    护着高延武的高丽兵将们往来的山谷方向冲去,之前新罗军可是没进到谷中,他们现在只能期望新罗军还在。

    可当他们往谷口放向跑了数丈后见到的不是什么新罗军,而是杀气腾腾而来的数千唐军。

    一时间高丽军人人楞在了原地,从谷口冲来的唐军人人身上染血,明显是经历过大战之后的情形。联想新罗军在谷口附近,再观唐军人人兴奋的杀来,想必新罗军不是被歼就是以经突围跑掉了。

    “完了。”每一个高丽兵将们如失魂一般绝望的看着前后杀来的唐军。

    “将军眼下我们怎么办?”

    “泉水经......”

    此时的高延武早被唐军打懵了,脑海里只想着要抓住泉水经这个叛徒,然后怎么折磨他。

    部将见主帅如此熊样,心生恼怒但无可奈何,不少兵将们更是失去胆气再无一战的勇气,不少人更是丢下了兵器坐在了地上。

    “前后都有唐军,大部唐军都是从南面的山岭冲出来的,南面必还有唐军,唯今之际,我们只能往北面冲进大安山里面才有一条活路。”高延武手下大将上室谋定提出了一条活命的办法。

    “好,我们就往大安山里面跑,大安山山高林密,只要跑入其中,唐军难以追击。”

    其他将领同意后立马掉转马头往北面的大安山狂奔,大部即不想死又不想当俘虏的高丽兵们跟着将军们逃命。

    另一些人则力竭跑不动,干脆坐在地上,唐军冲来就投降,投降不成大不了一死百了。

    山谷两路追来的唐军见残剩的最大股高丽军逃进了大安山中,立即展开了追击。

    在大安山岭里,跑得慢的被追上的唐军乱刀分尸,冲得太快的唐军士兵反而被一伙高丽兵围攻而死。

    大安山里面不利于追击,李煜及时鸣金,追入大安山中的唐军在将领的带领下陆续停止追击退出大安山清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