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章 王虎杀人
    喊杀声充斥于整座山谷,位于谷口的小河河水以经被双方阵亡的士兵鲜血染红,不断有新的尸体倒在血泊中。

    “杀.......”

    令沙湌绝望的唐军援兵终究是从林中杀出,加入到战场,令将突围的新罗军人人变色。

    残剩的玄武卫在八百精力充沛的青龙卫支援下,迅速稳住战线,堵住了试图往外突的新罗人。

    李业嗣挥着手中的陌刀左劈右砍,连斩数名新罗人,吓得快力竭的新罗兵止不住后退。

    瞧见不远处的王虎身被数十创,浑身沾满鲜血,冲其喊道:“王老虎,你还行不行啊?不行就撤出战场回去养伤去,歼灭新罗蛮有某就够了。”

    “哼!俺王老虎的名头不是瞎吹的,你个小后生待着看你爷爷怎么杀敌。”

    王虎气恼,居然被一个刚成丁的小子给小瞧了,推开护在身边的亲兵,抡着手中的长刀向着以经开始胆却的新罗人杀去。

    “将军我军以被唐军彻底困住,突不出去了。”跟随在沙湌身边的部将瞧见唐军援兵加入战场后,己方军队渐渐不敌神色紧张喊道。

    “将军乘唐军没有完全围上来,我们率领骑兵护着将军杀出去吧!”

    “是啊,将军再不冲出去,就一个也走不了了。”

    沙湌仰天长叹道:“我要是丢下众将士,独自突围,叫我回去有何面目见大王,见新罗父老?”

    “将军现在不是妇人之仁之时,请将军早下决断。”

    “将军......”

    “不,唐军援兵刚至,我军还有机会冲出去,将士们不必再顾忌我的安危,随我冲杀。”沙湌不甘心于失败,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只要将士们人人不俱死定能杀出去。

    “将军......”沙湌再次向唐军发起冲锋,部将们无奈,只能再次冲杀。

    根随在沙湌身边的一员新罗骁将手持长刀跨着战马,将迎面而来的十多名唐军斩杀,不远处看到王虎睚眦欲裂,那可都是他手下的兵,如今被人砍瓜切菜般的杀掉。

    “啊!新罗蛮受死。”王虎抡着手中的大刀连斩两名敌军冲着对方而去。

    “哼!”新罗骁将不屑的吐了口痰,“鼠辈也罔敢令本将受死乎?”

    立拽马缰,提着长刀冷笑连连冲着浑身是伤的王虎冲去。

    拼杀中的李业嗣见此,惊呼不妙,王虎以步对骑,还浑身是伤,怎是那员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的骑着战马的新罗骁将的对手。

    “啊!”王虎大吼,向前冲的身体突然半跪于地,手中早以抡好的大刀从头顶斜着往马腿砍去。

    新罗骁将的长刀亦挥来,险之又险的从王虎左脸划过带走一片鲜血。王虎若是右偏慢了一秒钟,他的脑袋就以经一分为二了。

    伴随着战马嘶鸣一声惨叫,扑通摔在地上,战马上的新罗骁将在马摔倒之际从马上跳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一遍后提着刀站了起来。

    “鼠辈受死!”居然斩了我的坐骑,新罗骁将怒吼连连,提着刀就要将王虎立劈两半。

    数丈外李业嗣救援不及,大惊道:“王虎小心!”

    半跪于地的王虎喘着粗气,双手持刀支撑自己站起来,左脸钻心的疼痛,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嗬!俺王虎纵横一生,今日会死于无名之辈刀下呼?”

    “啊!”王虎大吼,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双手举刀与冲来的新罗骁将劈砍在一起。

    两人怒吼咒骂,手上的大刀左劈右砍,双方的每一刀都注入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劈砍在一起就随之尔来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这是一场意志与力量的较量,两人身材皆在伯仲之间。但因王虎先前冲杀中身体受创颇重,靠着凶悍对之对阵。但坚持几刻钟后出现不敌,每一刀下去,脚步不自主的后退一小步。

    周围拼杀中的两军士兵不经意的留意王虎与新罗骁将之间的对决,看到王虎渐渐不敌,新罗士兵们脸上露出了一股股淡淡的兴奋。唐军士兵担忧起他们的将军王虎可别被新罗蛮给阵斩了。

    王虎为围攻新罗军的唐军中最为悍勇的一员大将,对方同样不是无名之辈,乃沙湌之下第二人-金在中。论武力是新罗王派往辽东的一万新罗军中第一人,在新罗国内也是排得进前十者。

    两人刀分开之后再次劈砍在一起,气喘如牛,两把沾满血迹的大刀的刀锋豁口连连,以对砍的不成模样。

    “此人是谁?如此悍勇!”

    发现围攻新罗军不利,李煜一直注视着谷口两军交战情况,一员新罗将领居然将王虎拼的即将败亡。

    王虎此人是谁?自称王老虎,可不仅仅是其嘴上说说。拼起命来,只要不是断筋断骨,尤其是在受伤的刺激下,凶狂起来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比疯老虎还疯,在军中可有着第一疯人之称!

    王虎虽在之前受创颇重,但还不至于伤筋断骨,在鲜血与疼痛的刺激下,此人爆发了野兽般的凶性。可对方居然能将发狂的王虎力拼的步步后退,绝不是无名之将。

    “探子来报只有新罗军主帅一人的名字探到了,其他将领并没得知。”薛俊摇摇头道。

    “悍勇异常,居然不知其名,真是可惜了。”李煜感叹道。

    “鼠辈,你今日必死于我刀下!”力拼之下,金在中瞧王虎越加不敌,连连冷笑。心中虽惊异此人身被数十创,有些伤口还血流不止的情况下还能与自己力战数十回而不落败,几次险些将自己给斩了,可谓奇人。

    “哼!”虽听不到懂新罗语,但瞧对方得意冷笑的眼神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谁死谁活还一定!王虎在渐渐不敌的情况下反而冷静了下来。今日遇到了对手,哪怕全胜时期与其死战,胜败也在两两之间。更何况现在自己受了不少伤,靠不要命的凶狂称到现在。

    力拼不行,只能智取!

    王虎眼神一定,见对方举刀再次劈来,冒着被对方立劈的风险举刀护在头前往前大步一跨。

    “当。”金在中全力一击,砍向王虎,虽被王虎及时举起刀身挡在头上,但双手承受不住对方的力道,刀身撞击在王虎的头盖上,震的王虎头晕目玄。

    生死在此一击,王虎顾不得头痛异常,几预晕厥的大脑,突然往前一扑,在金在中吃惊的眼神中放下手中的长刀,双手抱住金在中的脖子,张出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在对方的脖颈上,一时间鲜血飞溅。

    “啊......”金在中止不住嚎叫,松了手中的长刀,抡着硕大的拳头砰砰的垂着死死抱住自己的王虎后背,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力气越来越小,连惨叫都发不出了,口以被身体里涌上来的鲜血堵住了,最终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双双倒在地上。

    金在中怒目圆睁,死不暝目的盯着老天,王虎的口仍死死的咬在他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