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5章 危及时刻
    “嗖。”

    高丽骑兵举着长枪使出浑身力气想要刺死眼前以经毫无反抗之力唐兵,奈何穿透了自己胸膛的箭矢正带走身体中的生命机能,遗憾的坠下马去。

    预想中的长枪没有刺下,倒是耳边传来嘭的一声,像是某种重物坠地。

    躺在地上以经闭上眼睛等待命运到来的龙治缓缓睁开双眼,眼前只剩刚才高丽骑兵骑乘的战马木然的看着周围人类之间相互撕杀,至于那名敌军,则以扑倒在地,背上插着箭羽。

    “嗖。”又一支箭从战场上飞过,随即一名骁勇的高丽将领捂着被射穿的脖子呜呜不停,两名唐军士兵见机会难得几刀下去将其乱刀分尸。

    是谁箭法如此高超?居然能在万军之中准确的射中一名身披重甲的高丽将领脖颈。

    龙治怀着敬仰感恩之心在战场上四处搜寻,寻找那名救了自己性命的恩人。

    “哒。”一员唐将骑着棕红色的战马从数名高丽骑兵围杀中冲出,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手持横刀一劈一刺,瞬间解决掉两名敌军。马不止蹄,左手提弓,右手抽箭对着敌军连射两箭,冲上来的两名高丽骑兵应声而倒,再抽刀杀进敌阵。

    “原来是薛郞将!”龙治全身抽痛不已躺在地上亲眼见识了薛讷箭术无双,神勇无匹。

    不愧是一代名将薛仁贵的长子,箭术得其父真传,亦不逊色其父。

    “何日,某也能如薛郞将一般,万军从中杀敌如探囊取物?”

    薛讷在历史为武则天晚期、中宗、睿宗、玄宗四朝名将,镇守燕云之地,使契丹、奚人不敢反叛。

    可没多少人知道薛讷直到49岁才被武则天因朝中无将可用,以将门虎子之身提其为左武威卫将军、安东道经略得以领军出征,打下若大的威名。之前不过是区区七品文官,蓝田县令,与军武沾不上半点关系。

    随着李煜降临这个时代,薛讷及朝中众多勋贵之后,将门之子命远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前一世,薛讷49岁才得以经历军武,这一世,刚成年便被李煜招入王府担任典军。经三年培养,21岁便领军踏上战场,其站的高度早以超越前世,成就将不可限量。

    沙湌对冲出谷口越来越心凉,从谷口冲出数千唐军堵住他们的出路,在两军撕杀在一起时,右手边的从林中再度杀出数千唐军。

    两支唐军一前一后,将自己手下六千精兵给包围了,完全没有兵力优势可言。

    “将军怎么办?”

    沙湌手下的一些部将见此局势以经慌神了,眼下他们被唐军堵在谷口进退不得。

    “还楞着干什么?如今只有拼死一战,至之死地才能生!”

    沙湌怒目圆睁,斥责已胆却的部将。挥着手中的长刀,决定亲自带队冲锋,今日无论如何也得率军杀出去,不然大王的战略将彻底泡汤,他沙湌也将成为新罗的罪人。

    “将士们,你们想念你们家中的妻儿吗?还想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吗?如今只能打败唐狗,我们才能活着回家。为了回家,新罗的勇士们跟我杀。”

    沙湌马鞭狠狠的抽在马屁股上,坐骑吃痛,载着口中高喊杀的沙湌狂奔向唐军而去。

    聚集在沙湌身边的新罗兵将受主帅亲自领军冲锋所鼓舞,人人嗷嗷直叫挥着手中的刀剑追随在主帅的身边冲杀唐军。

    拼杀中的唐军触不及防,被沙湌鼓动亲自率领冲锋,士气正旺的新罗军打了个措不及手死伤一片。

    新罗军在沙湌指挥下,全军向东突围,残剩四千多的新罗军只留少数人马缠住背后的唐军,其余全部压上王虎只剩一千多人的玄武卫身上。

    加上新罗军中有千骑骑兵,而伏击的唐军却全是步兵。顿时,王虎所部压力大增,被鼓起士气的新罗军打的节节后退。

    山谷正中,被唐军围攻的两万高丽军败北只剩时间问题了,李煜得意的哼着小曲,转过头来观察谷口围攻新罗军的战事如何。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李煜顿时大惊。

    王虎所部被新罗军压着打,新罗军所杀的唐军士兵越来越多。参与在新罗军与王虎所部撕杀在一起时,负责从新罗军背后杀出,由陈宣所率领的一千玄武卫和程伯献的一千青龙卫却被数百新罗骑兵领着上千的步兵给缠住了。

    “殿下,不如让某率军前去支援王虎。”负责保卫李煜安危的李业嗣凑请道。

    “不可。”王府司马薛俊站出来反对道:“如今我军只剩保卫殿下安危的一千青龙卫,若是李大郞率军前去支援王虎,敌军突然杀上山,殿下的安危怎么办?”

    “这......”李业嗣犹豫了下,脸色坚定道:“殿下只需给某二百兵,某必将挡住新罗军。”

    李煜放下望远镜,考量着李业嗣与薛俊所说之间利害关系。

    眼下新罗军在其主帅亲自带领冲锋下士气高涨,将原本占上风的王虎给打的一退再退,若不能得到增援,还真能让新罗军大部给冲出去。

    此战中可都是新罗精兵,让他们跑了,对即将攻乌骨城极为不利。

    可再不利也不能和自己安危比,李煜内心其实还是很怕死的。因为怕死,不想像王勃、明武宗那样落水一次就受惊染病而死,早早的就学会了游泳。

    因为怕死,拜师苏定方、薛仁贵,学了一身的武艺,善使马槊,精于骑射,若不是年龄上的差距,李煜的箭术丝毫不比薛讷差。

    更因为怕死,三年前开府之时,就从皇宫官奴里面精跳上百名容貌秀丽与自己年龄差距不大的小娘养于府中。上午教她们宫廷礼仪学习诗书礼仪,下午在王府校场练习武艺,刀剑骑马射箭,可谓样样精通。

    为了培养她们对自己的忠心,李煜除了待人宽厚外,还常常与百名靓丽的小娘们厮混在一起,培养她们对自己青梅竹马的感情。

    前世李煜少年时代喜欢看些军事节目,里面讲到了为什么许多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动荡国家的领导人。每次出行,喜欢安排女保镖护卫安全。

    女保镖相对于男保镖更加忠心,精心训练之下,其武力值思毫不差于男保镖。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李煜也搞出了一队女护卫。

    这一百名名义上的燕王府明媚皓齿的侍女,实则武艺高强,尤其善射,李煜将她们编为绣衣左右卫,设秀衣左右指挥使,由百名侍女中武艺才色俱佳者担任。

    安市之战后,跟随崔玄来的商队中就有三十名秀衣卫,现在正在李煜的身边护卫安全。

    不过看战场情势,高丽军以经翻不起浪来了,新罗军急于突出重围,也没精力来攻自己所在的山头,眼前完全没必要浪费一千精锐的青龙卫在山顶上观战。

    安危比较之后,李煜爽快的同意了李业嗣的意见,令李业嗣领八百青龙卫下山支援王虎,务必将新罗军全歼于山谷。

    “殿下?”薛俊很是担忧道。

    “薛司马放心好了,吾身边还有两百青龙卫,安危足以。”

    见李煜决心以定,薛俊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李业嗣领兵走时,拍了拍薛俊的肩膀道:“薛郞放心好了,你信不过其他人还信不过某?只要某在,定不让新罗蛮上山一步。”

    “不好!”沙湌斩杀三名杀向自己的唐军后无意中抬头发现,右边林中树木摇曳,定有大股唐军从山上来援。

    眼看就要突破唐军包围了,这时唐军增援而来,形式就更加危及。

    “将士们,杀光唐狗回家就在眼前。”

    容不得沙湌耽搁了,必需赶在唐军援兵到来前冲出去,再次挥手对着努力拼杀的众将士高呼,鼓舞士气。

    新罗兵将原先冲杀的一股士气,经与唐军血肉拼杀后消耗的差不多了,主帅的再次鼓舞,疲惫不堪的新罗将士们咬着牙鼓起一股气往同样疲惫不堪的唐军冲去。

    “姓程的,你平时不是自吹武力军中第一吗?这会咱们被新罗蛮缠住,你赶紧拿出你口中的勇武啊!”

    “姓陈的,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别躲在士兵们身后,一人步战数名骑兵试试。”

    程伯献正一人独战数名新罗骑兵,关键是他是率青龙卫从林中冲出进行伏击,全军根本就没骑马,新罗人却有数百骑兵加上千步兵来战,这才令他打的非常憋屈。

    听到陈宣的大嗓子,程伯献恼怒的回呛道。

    若有坐骑,某一人就能独战数十名新罗骑兵。

    “姓程的,再不快点消灭这股敌军,新罗大队人马可就打败王虎冲出去了。”

    “某知道!”程伯献双手挥动马槊对朝自己杀来的敌骑兵战马的马腿挥去。

    “嘭。”马腿骨折,战马嘶鸣一声扑通倒在地上,程伯献上前一步将摔下马的新罗骑将一枪穿透胸膛,这名敌将几次三番差点取了自家性命,总算让某给斩了。

    程伯献立马抽出马槊与上前的新罗步兵撕杀在一起,陈宣指挥着手下玄武卫配合程伯献所率正面攻击的青龙卫,打算从侧面将这股新罗兵包围歼灭。

    久战下来,缠住二人的新罗骑兵经程伯献亲率青龙卫绞杀后仅剩数十骑,步兵仅余数百人,将其歼灭就在眼前。

    情况越发危及,沙湌冲锋在前对王虎所部展开猛攻,唐军援兵将至,后方阻击唐军的将士也快被唐军消灭,沙湌心急如焚,可奈何唐军以不到千人却仍死死的堵在谷口。

    “娘的,新罗蛮可真他娘的不要命。”

    王虎斩下一名新罗人的头颅,喘一口气恨恨骂道,其身上负创数十处,都分不清哪些是敌人的血,哪些是自己的血。

    “援兵快到了,将士们给某顶住。”

    王虎不说,其他唐军将士也在咬牙坚持,左手边越来越近熟悉的喊杀声令疲惫不堪的唐军将士们人人振奋,坚持下去这场仗他们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