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4章 联军不敌
    “唐军箭阵天下无敌,果然名不虚传!”

    沙湌苦笑着摇摇头,进谷的高丽军算是完了,从鼓声响起到一阵箭雨从山岭中飞射出来,这场仗算是败了。

    “嗖嗖嗖......”

    埋伏在谷口的唐军没有给沙湌感叹的机会,紧接着谷中的箭雨从山坡中飞射而来,直射高丽军。

    “快保护将军。”

    在部将的呐喊声中,数百名手拿方形盾牌的高丽步兵围在沙湌等一众将领身边,几十名骑兵高举手中圆形骑盾护着沙湌。

    叮叮的箭支插的盾牌一阵响动,偶有箭支从盾牌的缝隙中射入,随即传来一声惨叫,举盾的士兵就倒下去。

    没有盾牌的步骑就惨了,唐军一阵箭雨下去,就倒地一片。身穿重甲的新罗兵就比较幸运,只要不是射中没有甲胄防护的脖颈面门,身上插着数支箭都还能嗷嗷的挥刀劈箭。

    沙湌在护卫们举着骑盾拼死保护下毫发无伤,神色焦急的想着对策。在这里被动挨打不是办法,唐军一阵箭雨过后步骑就会发动冲锋,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想通之后,沙湌立即下令道:“全军速退出山谷。”

    得令后的六千新罗军缓缓而退,此时新罗军人人庆幸,辛亏进谷时将军们怀疑山谷中有埋伏,全军在谷口不远处就停了下来,不然这会往外冲不知多少人会倒在路上。

    想必唐军在谷口附近定有埋伏,可离谷口才数十仗远,全军拼命一冲,不信唐军能将他们留下来。

    沙湌现在想的是赶紧冲出山谷,只要没出山谷一时,心中就焦急一分。现在最要紧的是出山谷后带领全军安然回到乌骨。

    乌骨城中还有四千新罗精兵,将带出来的兵全都带回去,再加上三千高丽精兵和三千高丽新附军,乌骨城还有一万六千多兵马,足以守住乌骨完成大王交待的使命。

    “妈了个巴子,新罗蛮想跑。”

    王虎怒了,老子都亲自带队堵你们,还能让你们跑了不成。

    “锵。”王虎长刀一指大喝道:“新罗狗贼哪里逃,全军跟俺杀新罗贼子。”

    “杀新罗贼......”两千早以埋伏在谷口附近的玄武卫刀枪出鞘齐声高喊。

    “杀!”王虎身先士卒,挥舞着长刀从林中杀出,全身黑甲的玄武卫亦追随在他们将军身后,嗷嗷直叫的挥舞着手中的横刀、长槊,还有神箭手拿着弓弩跑一阵射一箭,对面新罗军必有一人中箭倒地。

    “不好!”沙湌眼看着大军离谷口还有两丈远,唐军却在此时冲右前方从林中杀出,正好将大军出谷的谷口给挡住。

    沙湌急得再也顾不得空中飞来的箭矢,推开护着自己的骑兵,拔出手中的长刀,对看到唐军杀出而愣神的将士大呼:“两军相逢勇者胜,我们要让唐人瞧瞧我们新罗男儿的勇武,跟我杀,杀出山谷就可以回家与妻儿团聚。”

    “杀......”新罗将士在自家将军的感染下齐声大呼,握紧手中的大刀长枪,绷着一张张紧张、兴奋或略有胆却的脸孔,跑动起来冲向谷口的唐军。

    自四年前灭高句丽战事开启,连绵数年的战争使沙湌手下的大军中很多普通的士兵都没回过家乡。沙湌一句冲出山谷就能回家与妻儿团聚,令保受思乡之苦的新罗将士们鼓起一身的力气与勇气决死向唐军发起冲锋。

    新罗军人人心中想着一句话,今日只有拼命才能有命活着回乡。

    往山谷外冲的军队为了能活着回乡,往山谷里冲的军队为了能立下军功在辽东大地上获得一大块土地,得到燕王的赏赐,更为了日后衣锦还乡。

    两支军队为了不同的追求不同的使命冲杀在一起,一时间鲜血飞溅,头颅断肢四飞。

    两军冲在最前面的士兵除了机灵、勇武之外第一时间被对方刀砍、枪刺惨死在地。

    两军将士奋勇拼杀,战场上只要看见不是穿着同一着装的人就一刀挥过去,砍死为止。

    王虎在两军冲在一起时仗着自己人高马大身披重甲,手持长柄大刀。一刀过去就是两颗大好头颅,率先杀进新罗军阵之中,大刀所过一片腥风血雨,往往一刀过去,新罗兵举刀格挡都挡不住,王虎的长刀依旧砍了下去,新罗兵几乎被一刀劈成两半。

    山谷正中,撕杀更烈,薛讷与张世的六千骑兵早以杀进两万高丽军中,将高丽军的军阵冲的七零八落,山谷两边的唐军步兵尾随而至,双方混战在一起,惨烈撕杀。

    张世一杆马槊舞的虎虎生风,凡是前来一战的高丽骑兵竟无一合之将,皆被其斩于马下,以至在两万高丽军中四处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张世飞马而来,将一员连杀数名唐军士兵的高丽骑将一枪挑于马上,对方吃惊的眼神呆呆的望着长了一脸大胡子的张世死不瞑目。

    “不溃被殿下誉为军中第一槊的张世!”刘二郞砍下一名高丽人的脑袋后出神的望着眼前神一样的男人。

    “砰。”刘二郞被人从身后撞了一下,心中一惊举刀回身便砍。

    吓得身后的人大惊道:“姓刘的,是某,战场上你发神经啊!呆站着,不怕被高丽人从身后给斩了。”

    原来是胡链,吓了刘二郞一跳,刚才差点一刀下去结果了生死患难的同乡。

    “你小子,战场上别拍人后背,小心被人回身一个不注意斩了。”

    “你当某是你这二楞子!”胡链不屑道,“小心!”

    胡链突然出手将刘二郞的头往下一拉,一把沾血的长刀挨着刘二郞的头发挥过。胡链不给对方再次挥刀的机会,双手握刀往前一捅,长刀刺穿高丽人的铠甲,穿胸而过。

    刘二郞感激的拍了拍胡链的肩膀,两人心神领会,一切都在不言中。

    高延武十分愤怒,他怒泉水经去探安市城数天不传回安市以有数万唐军的消息,令他在此中伏。

    不对,唐军攻安市,安市原有的兵马都被唐军消灭了,可为何独泉水经还带着自己一百多号亲兵逃出,还专到乌骨城找上我说安市唐军只有三千,不断的撺掇我带兵攻安市?

    我令他先行前往安市侦查唐军虚实,他为何走的如此干脆?

    “泉水经是叛徒!”高延武不顾战场上的撕杀嘶声裂肺的大喊,惊的身边一众护卫拼杀的兵将楞了神。

    短短的几秒钟,原本与唐军杀的不相上下的高丽士兵听到自家将军的高呼楞神之时,被与之激战的唐军士兵抓住机会,一刀解决掉了对方性命。

    得手的唐军士兵没有理会被自己斩杀的高丽人死前吃惊、懊悔的神色,转身杀向另一个目标。

    高延武愤怒的呐喊成功吸引了唐军将士们的注意,离他最近的张世一看此人四十多岁,身边护卫着众多的高丽骑兵。虽没有帅旗表示他的身份,单从他鲜亮的衣甲,身边的护卫来看定是高丽一员大将。

    冲入敌阵中以斩杀众多高丽将领,但还没有一员能拿得出台面的战果。见此,张世被鲜血染红的脸兴奋的一颤一颤,立马策马扬鞭,手持滴血的马槊朝着对方冲去。

    “不好,是那员骁勇的唐将,保护将军!”

    高延武身边的亲兵部将见张世杀来,三名骑将带领十几名骑兵跨马而来迎战。张世的骁勇他们有目共睹,但为了将军的安危,只能皱着眉头上。将军若死,全军会立即奔溃。

    刘二郞与胡链背靠背组合杀敌,已连斩数名高丽人。

    高延武的大呼令二人杀敌之际频频望过去,见护卫这员高丽大将的卫兵分出一部分去阻挡张世,两人双眼一对。

    胡链笑呵呵道:“也许我们两可以去斩了那员高丽大将!”

    “不是可以,是一定!”刘二郞信心十足的回道,那员高丽大将失魂落魄,以经丧胆,居然在战场上怒吼。若不是身边有众多的护卫早以被斩。从听到他呼声的高丽士兵吃惊楞神的表情来看,定不是鼓舞其部下奋勇作战的呼声。

    “上。”两人会心一笑,提刀向高延武杀去。

    如能斩了这员高丽大将,他们两人连升数级得到燕王大笔赏赐不是问题。

    是个人在战场上神经高度紧张,连续撕杀的情况下都会疲惫,稍有不慎,身首异处。

    龙治以经不记得死在自己手上的是第几个高丽人了,脸上毫无表情的望着一名稚嫩的脸庞,恐惧的握着自己捅入其身躯的横刀,泪流满面,不知其在说些什么。当自己拔出刀时,其害怕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伤口痛哭,呼喊着某个人的名字,可能是其娘亲吧。

    这一刻,龙治甚至觉得自己身负罪劣,草奸人命。但没容他多想,一名高丽骑兵跨马而来,马的前胸直接将站着发楞的龙治撞飞在地上。

    身体骨断筋折的痛苦瞬间使龙治清醒了过来,手中的横刀以经掉落在一边,手够不到,混身的疼痛站又站不起来。

    望着越来越近的高丽人举着长枪往自己胸膛刺下时,内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位于山谷中的那座小山村。他在那里出生,长大,慈善的父亲教他武艺,厨艺精湛的娘亲给他做最爱吃的饼。

    折冲府都尉拿着朝廷的调兵令,父亲不顾家里抗命的安危将自己送走,逃过兵役。几年了,没想到最终还是会战死在本就要来的辽东,也许这就是佛家所讲的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