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5章 请军入翁
    自高丽、新罗联军出现起,李煜就时刻拿着望远镜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于新罗人的反常举动看在眼里。

    李煜放下望远镜粲然一笑,都以经进谷了还停下来有何意义呢?

    “王虎。”

    “末将在。”

    “看到谷口的新罗军了吗?”李煜指着山下谷口处停下来的数千新罗军队道:“待我军发起进攻时,你带玄武卫两千兵从林中冲出把谷口给我堵住,绝不能让沙湌给我跑了。”

    “殿下请放心,俺一定提着沙湌的脑袋来见殿下。”

    长的膀大腰圆满脸胡茬的王虎,信心十足的向李煜保证后,单手拿着三十斤重的长柄大刀就领着手下亲兵快速离开山颠往自己所率领埋伏在谷口位置的玄武卫而去。

    王虎与张世是李煜手下的两大猛将,王虎善使一柄长柄环首大刀但不是陌刀,张世则善使马槊,皆为冲锋陷阵之良将。

    李煜令其带两千玄武卫挡住新罗数千大军的突围,自是对他武力值的看重。

    高延武领着自己七千亲军走在一万三千人的新附军的身后,表面虽给人一种优哉游哉的感觉,但进入到这座山谷之后,内心实则焦虑不堪。

    常年征战过的士兵都能看出这条山谷极易设伏,带兵十多年的高延武及其手下七千大军自是早以看出。

    在谷中行军,高延武及其手下兵将眼睛朝着两面山岭看个停,神色怀疑不定。

    “将军这山谷?会不会有伏兵?”

    “伏你个鬼头。”寻问的小将直接被高延武一顿臭骂道:“安市城中唐军仅有三千人,怎敢伏击我军,当我们三万大军都是猪吗?”

    “属下唐突了,都怪我这脑子不长记性。”小将诚惶诚恐的下马自拍脑袋请罪。

    “哼,全军加速前进,快速通过此谷。”

    高延武一声令下,原本惊疑不定的兵将们稍稍安了下心,改走为跑,企图短时间内通过。

    刚策着马往前跑了一段路的高延武调转马头又停了下来,寻问着跟着的诸将道:“泉水经回来了吗?”

    “将军,并没得属下禀报泉水经回营。”

    “混蛋,本将军派他去打听安市唐军情况,这狗娘养的去了几天了人没回来连点消息也没传回来。”

    高延武当着全军的面破口大骂,从见到泉水经就一直看他不顺眼,其脑后生反骨又有四白眼之相,典型的小人一枚。安市萨辱都战死了,唯泉水经带着手下一百多号人逃了出来,就知此人奸猾见事不妙就溜之大吉,实乃最不可靠之辈。

    胡链啪了下猫在一棵大树后的刘二郞道:“二郞,你说那高丽将军在说什么?听其口气好像在大骂。”

    “某又听不懂高丽话,问某,某问谁。”

    “旅帅,他是在骂一个叫泉水经的人。”

    “嘿,你小子听的懂高丽话?”

    发现身边一个能听懂高丽话的士兵,胡链兴冲冲凑到其身边去,倒是让刘二郞耳根清静了些。

    高延武破口大骂泉水经不停时,军队后方一名小将急着跑来跪在高延武眼前禀道:“将军,新罗军没有跟上来,停在谷口附近不走了。”

    “什吗?”高延武一听,脑门一惊,大惊失色道。

    “新罗干嘛不走了?”

    “这帮新罗崽子什么意思,拿咱们高丽人进谷躺阵是吗?”

    来报信的小将被一众群情激奋的将军责问的愁苦满面不知说何是好,他也不太清楚新罗人为什么不走了,也没胆量去质问新罗人,军队的最高指挥可是那名新罗将军。

    “都给我住口。”

    高延武一声大喝,拿出自己身为统兵大将的权威,镇的一众吵吵闹闹的部将都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将军咱们是不是退出山谷?”

    “退你个球,走到山谷中央了,退与进有区别吗?”

    提意的部将被高延武斥骂一顿,脸上讪讪的退了下去。

    “全军听令,咱们加速走出山谷,给新罗人那帮怕有埋伏的孬种看看,山谷是不是有埋伏。他们不来,咱们更乐意,自己去打安市,打下安市的战利品咱们自己分,不再了他新罗孬种。”

    “将军神武......”

    “攻下安市,光复高句丽。”

    高延武一阵高声激昂之后,停下步伐的士兵,担忧的部将被自家将军一席话震的群情激动,振奋不已。

    正待士气高昂的士兵们重新迈上步伐加速前进时,从大军前方一名部将神情焦急的骑马而来,其马的背上还驮着一个人,他的背上还插着箭矢。

    “高将军不好了,山谷有埋伏。”

    哗的一声,周围听到声音的士兵震动,全都停了下来呆呆的望着这名来通报的将军。有人认出了他,他是前几日率数石城山数千兵马来投的道使孙和,高将军见其有勇略,将一路上来投的各部兵马合为一部为前锋,令其统率。

    此时他应该是领着前锋走在军队的最前面才对,可现在却驮着一个伤兵亲自跑到中军来了,再道出一句有埋伏,诸兵将哗然。

    高延武强自震定,睁大双眼质问道:“你可说为真?”

    李煜放下望远镜,对着身后轻轻的挥了下手道:“擂鼓,放箭。”

    轻轻飘飘的四个字,李煜决定了数万人的生死。

    “咚。”

    孙和正张口准备回道,南黄岭山颠的鼓声就响起来了。

    “谁在敲鼓?”高延武崩着脸对着身边诸将问道。

    没人回答他,都昂着脑袋寻鼓声来源去了,没有让一众期待的高丽人等多久,也就十来秒。

    “咚咚咚......嗖......”

    随着第一声鼓敲响,山谷南北两面鼓声响成一片,伴随而来的还有从林中飞起的一大片黑压压的箭雨。

    “泉水经,你这该杀千刀的狗崽子。”望着射来的一片黑压压的箭雨,高延武面容呆滞,口中不由自主的咒骂。

    安市怎会只有三千唐军,从黑压压的箭雨就能看出埋伏在山谷两边的唐军以经上万。

    山谷南北两面在一片鼓声中射出两阵箭雨,箭矢在空中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嗖嗖声充斥了整座山谷。

    “有埋伏。”

    呆立一阵的高丽军不知是谁失声惊叫,排列整齐的高丽两万大军顿时大乱。

    手上有盾牌的急忙拿盾牌挡箭,没盾牌的则往旁边树林里逃窜,企图利用树枝挡住箭矢。

    将领无法约束手下的士兵,因为他们自己也忙着或拿盾牌或拔出长刀准备挥手挡箭。

    可那黑压压的如云朵般的箭矢令没有盾牌的士兵们绝望了,撒丫子狂奔。

    可惜他们的两条腿怎么跑得过经以升上高空正急速下射的箭雨呢?

    “嗖嗖嗖......”

    “啊,啊......”

    箭矢急射而下噗噗的射穿了穿着甲胄的高丽士兵,地上一片哀嚎声。

    有人直接被一箭射中脑袋,不用忍受伤痛,直接挂掉反而是最好的解脱。有人身上被射中数支箭,整个人犹如被拔了大半毛的刺猬,扑通一声不甘的倒在地上。

    大半的高丽步兵是没有盾牌的,面对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箭雨,大部分人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一阵箭雨下去,还完好无损的站着的人就没几个了。

    哀嚎、惨叫盖过了箭雨嗖嗖声,有人捂着插着箭的眼框跪在地上,有的拖着被射中的大腿在地上痛苦的爬行。

    箭雨停了,高丽士兵们没有庆幸,因为山谷两边的喊杀声振聋发聩。

    李煜挥手令旗,南黄岭山颠上升起一面黑色龙旗。

    埋伏在南黄岭小山谷中的薛讷、张世见黑龙旗后,对着麾下将士们大喊:“随本将杀敌。”

    “杀啊!”早以准备好的六千燕云铁骑跨着战马咚咚咚的冲出南黄岭。

    燕云铁骑分为两部,左卫军由薛讷统帅,从山谷的出口杀出,直面高丽军前锋正面,彻底堵绝了高丽军从山谷出口突围的希望。

    另一部右卫军由张世统帅,埋伏于北面大安山山谷正中的南黄岭两座小山头之间的小谷内,冲出山谷直插高丽中军,意图将其中军与前军分割歼灭。

    紧随燕云铁骑杀出的是埋伏于山谷两边,大安山南坡上的李尚旦白虎卫,南黄岭北坡高崇德的朱雀卫以及李业诩的青龙卫一千。

    面对薛讷三千骑兵震天动地的直面冲来,被一阵箭雨射蒙了的高丽前军慌乱不堪。

    前军本身就是一群路上投奔高延武而来的新附军,大多都是没打过仗的普通百姓。将他们安排成前军的目的就是为了抵挡唐军骑兵的冲锋,拼着巨大伤亡冲击唐军军阵,或者就是为了战事不利的情况下用来迟滞唐军的追击方便高延武带领手下亲军跑路。

    辛亏关键时刻,高丽前军的领兵大将孙和及时从中军赶来,指挥剩下的前军排列战阵抵挡唐军骑兵冲锋。

    从唐军一阵箭矢射出,孙和就料到若不快速回到前军指挥,被打蒙的前军遭唐军冲锋必然瞬间崩溃。前军若溃,数千人向中军奔逃被唐军乘势掩杀,那就真是回天伐力了。

    好在孙和赶到了,唐军骑兵才刚冲出来。

    孙和做为前高句丽石城山守将,虽不是名将,也没经历过什么大战,但在辽东各地起兵反唐的高句丽诸军中,也算一位正经统兵将领出身,远不那些半路出家的人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