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3章 全军出击
    李煜昨晚得到斥候禀报,高丽新罗联军两万之众以出乌骨城,距离安市仅剩两天行程,天还没亮就召来诸将议事。

    得知新罗人居然参与高丽人叛乱,还派来了军队助战。

    诸将群情激愤,大骂新罗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数年前诺不是我大唐发兵救援,新罗早被高丽百济联兵给灭了。

    议事大厅内诸将纷纷请命,愿领兵前往歼灭高丽、新罗这两狼狈为奸的反贼。

    王虎第一个站出来肯请道:“殿下,让俺领军三千必将其杀的大溃而逃。”

    “王将军有些托大了,来的可是两万,三千若想将其击溃,这就有些吹牛皮了,呵呵呵。”高崇礼坐在位子上轻笑道。

    争取军功可不是这般没脑子瞎争,你王虎带三千人去要是败了,这连累的可是全军。

    “哼!”王虎冷笑道:“高将军诺是有什么好建议,倒不防说说,让我等长长见识。”

    “本将还没想到,可以听听在座的其他将军的意见。”

    高崇礼轻飘飘的将王虎挤兑的话给推出去,静心安坐。之所以会跳出来让王虎难堪,只是看不贯王虎这人一个大老粗,只会在战场上冲杀,没指挥作战的本事却还总是每遇战事就第一个站出来请命,好像诸将中就他能打似的。

    王虎与高崇礼之争李煜看在眼里,心中虽有些不快,但只要他们不担误大事也懒得管。说白了还是豪门与庶族之间纷争而以,高崇礼乃名将之后,又太年轻仗着父亲是左监门卫大将军不像其兄高崇德性格稳重,性情有些高傲。

    王虎原本只是个军中大头兵,立了军功被安排到燕王府中任典军。再加上这人做事说话又有些太冲,不经大脑,直来直去不知什么时候就把高傲的高崇礼给得罪了,李煜也是最近才发现他们两人不对付。

    为了避免手下人在这无意义的争吵伤了和气,再加上王虎与高崇礼两人都属于有勇无谋之辈,没必要浪费时间在听两人瞎掰。

    李煜直接看向下首安坐的薛讷、高崇德、陈宣、李尚旦四人,论军中有勇有谋的将领当属他们四人。

    李尚旦还是李煜的族兄,河间郡王李孝恭的孙子,是诸多宗室年轻一辈中与自己交好的人之一。

    薛讷听闻军情后就一直在沉思,想必有了方略,李煜笑着问道:“薛大郞,是否已有歼敌之策?”

    “呃。”陷入沉思中的薛讷被李煜问及反应过来回道:“殿下,高丽、新罗联军两万冲我安市而来,敌我两军人数相当。又具斥候所报敌军皆为精税之军,并非之前安市乌合之众的高丽叛军。此情之下,我军当立即出城择有利地形以击敌军。”

    “且我军多为新募之兵,虽进行了紧急训练,但仍不比上过战场的老兵。”李尚旦亦开口说道。

    “具臣所知,高丽百济未亡之前,新罗常年与两国交战,军队可算百战之师,此番新罗来了一万精兵,领兵将领沙湌也是新罗名将。那高延武又是高丽旧将,所属兵马为原高丽精兵。此战我军当谨慎对之。因此某赞成薛大郞的建议,当速出城择有利地形出其不易,打他个措手不及。”

    “两位将军与吾想到一块去了。”

    李煜起身来到大厅中间放置的由工匠紧急制作而成的辽东沙盘,诸将中除了新编成军而提拔起来的将领不太明了沙盘作用外,其他老将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在高句丽灭亡之后的两年里,李煜就派了数拨人马到辽东各地测绘地形绘制地图,因此他手里掌握着比大唐中央还要精确的辽东地图。

    不说辽东的每一座山每一条路,但辽东的每一座城池每一条大道及周边标志性的山川地理位置高度,两地相隔距离都祥细的绘制在李煜手里的辽东地形图上。

    此地图虽比不上现代地图那般精确,但比起这古代的地图那就先进了不知多少倍。

    燕王府的人在测绘地理座标时用上了经纬度,一下就把绘制地图的精度给提高了。

    经度因没有时钟,就以长安为0度经线,测量值准确性不是太高。纬度因太阳直射点季节移动问题,测量结果自是没法和前世比,但用来绘制的地图比唐代地图算是强了不少,也满足使用了。

    这一切的功劳都得感谢那个贪财的罗马商人,他帮李煜弄来了古罗马著名学者托勒密的著作《地理学指南》。

    李煜利用《地理学指南》中提出的地圆学说与经纬度理论再加上自己前世所掌握的地理学知识说服了大唐著名天文学家李淳风及一帮精通天文地理的道教名士。

    《地理学指南》虽有很多缪误,但他的地圆学说与经纬度理论是正确的,正好可以用来启发大唐的天文地理学家。将其与华夏在天文地理制图方面的成果有机结合,如此华夏就能在天文地理制图方面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

    通过这帮天文地理学家所掌握的知识,再在李煜的引导下通过测量当地经纬度数值,再结和西晋裴秀提出的计里画方和制图六体原则成功创制出了一种新的地图绘制方法。

    这才有了今天呈现在众将领面前,许许如生的辽东地形沙盘。

    众将围到沙盘边,李煜拿着根教鞭指着乌骨城到安市的一条山路说道:“今早斥候回报,高新联军昨日夜晚在鞍山下扎营,距离安市已不足120里,也就两天的路程。其军一路上还有不少高丽遗民起兵前往投奔,现在敌军兵马都快逼近三万。”

    “三万又如何?安市一战我军只有三千还打的近三倍的高丽蛮全军覆灭呢。”王虎见殿下与薛讷等人对从乌骨来的敌军如此重视,颇为不服气道。

    只是王虎的话没有得到其他人响应,哪怕平时与他交好脾气相投的张世都没搭理他,让王虎暗生闷气。

    李煜警告性的看了王虎一眼,王虎知趣的闭上了嘴巴站在沙盘旁听着。

    李煜继续道:“考虑到我军多为新兵,高新联军大多打了多年仗的精兵。若是让其到安市城下再与之交战。对我军来说即使胜,伤亡也会很大。更为稳妥的办法是,吾想在鞍山到安市的这段山路上设伏。”

    高崇德细看了一遍沙盘上鞍山到安市这段山路问道:“不知殿下想在这段山路的哪里设伏?”

    “就在这里。”李煜教鞭一点,点在了沙盘上一座东西走向的大安山山谷。

    这条山谷宽不过90丈,长13里。北边为海拔二百一十丈的大安山,西段南面坡面较缓可藏数千兵马。南边为一百二十多丈的南黄岭,南黄岭分几座山头,山头之间又有小山谷,山坡又较平缓,可藏数万兵马。

    此时的长白山人烟稀少,大安山和南黄岭周围更是因数十年的战争早就人烟绝迹,山间林木茂盛,又因山谷狭长极利于埋伏。

    李煜对着地图思考了一晚才选择这里打伏击。

    薛讷、高崇德、陈宣、李尚旦等人仔细看过沙盘再将地图拿出来看后频频点头道:“此地到是个设伏的好地方。”

    “按照大军日行六十里推算,高丽新罗联军昨晚在鞍山扎营,那其军明日就会到大安山谷。”薛讷一算吃惊道:“殿下,我军当立即出城赶往大安山山谷,不然就来不及了。”

    李煜摆摆手道:“薛大郞放心,昨晚吾就派崔玄准备好大军所需的粮草,今日全军拔营就行,今晚就可以到达大安山山谷。”

    “如此方好。”吓了薛讷一跳,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要是今日才开始终备出兵的粮草,快也得要半天时间才能准备好,到时哪有足够的时间赶到大安山,即使赶到也累的够呛,哪还有力气打仗。幸好昨晚就开始准备了,怪不得昨晚城里吵吵闹闹的。

    “诸将听令。”

    李煜回到上位,面对厅内数十员将领道:“李尚旦、高崇德、王虎,你三人所领白虎卫、朱雀卫、玄武卫为前军先行出发,于诚志、李来亨你二人率麒麟卫守安市。其余诸将所领兵马随本王出发,全军进至大安山山谷设伏。”

    “诺。”

    清晨天刚亮,整座安市城内都动了起来,数万大军整装待发。

    李煜一声令下,除守安市的麒麟卫二千多兵马外,全军一万八千人浩浩荡荡出城向东而去。

    大军绵延数里,旌旗飘扬,一场数万人的血腥大战一触即发。

    是兵多将广的高丽、新罗联军胜,还是雄壮威武士气高昂的唐军胜,一切都是未知数。

    “再翻过三十里的山路就到安市了。”泉水经率领一百多手下快马加鞭赶来侦查安市唐军情况。

    一名亲兵有些担心的凑上来寻问道:“将军,十几日过去了安市万一有唐军增援,不再是三千人了怎么办?”

    “不是三千也得是三千人。”

    “这?”亲兵有些不解。

    泉水经遥望西边安市所在的方向,略带嘲讽味说道:“高延武现在不过是一名投靠了新罗的走狗罢了,一心想保存实力。安市只有三千唐军,这家伙自然乐意来捡便宜,诺有唐军增援后,高延武说不定立马缩回乌骨了。如此做派,高句丽何时才能光复?所以,为了逼高延武攻取安市,安市唐军只能是三千人。”

    “况且,辽东本就没多少唐军,若有援兵只能是来自唐国营州的兵马,可营州能有多少兵马前来增援安市?”

    “怎么算都是我军兵马多于唐军,且高延武麾下的兵马又不是少室佳康那无能之辈拉起来的一群乌合之众,更何况还有一万新罗精兵。”

    “嗖、嗖、嗖......”

    “将军小心......”

    从林中突然射出数十支箭,令泉水经一行百余人大惊失色,连忙拔刀挡箭。

    林中一道道敏锐的目光注视着泉水经等人,拉弓搭箭,箭矢不断的飞向前方人群,箭消失后传来一声声惨叫落马的砰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