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7章 战后处置
    此时的安市城外不到两里处,用尸横遍野、人间地狱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残缺的尸体,各种零散的人体组织散落于地,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食腐的秃鹫毫不避讳的在尸体旁啄食着肉块,靠近从林的地方时不时闪现一支狐狸冲出来叼走一块人体组织。

    从林中则穿梭着饥饿的狼群,闪着绿芒的眼睛盯着大片的食物饥肠辘辘。

    一些受了重伤侥幸未死的高丽兵躺在血地里不断的哀嚎呻吟,可没有等来救护。

    等来的是拿着沾满血迹的横刀马槊脸色冷漠的唐军士兵,照着还活着的高丽人的面朝他们的身体捅去。

    “不......”

    “求求你饶我一命,不要......”

    “噗。”

    “啊......”

    求饶,临死时的呼喊都没有换来唐军士兵的怜悯。

    撕杀了几个时辰,再富有同情心的士兵也以经在血与火中锻炼出冷漠的心性。

    没有挺过来的,他们以经和战死的高丽人一起躺在了战场上。

    唐军士兵在战场上检查着每一具尸体,将受伤未死的高丽人直接送他们上路。

    所以,在停止撕杀的战场上却仍不时传出砍杀与惨叫声。

    李煜没有必要为一群反对大唐而受伤的高丽人浪费自己宝贵的药材,残忍的下达了就地处死的命令。

    “殿下。”高崇德、高崇礼带着一名看其穿着是高丽叛军将领的人前来,其手上还提了个血淋淋的人头。

    “罪民拜见燕王殿下。”松井见到李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头重重的磕在雪地里。

    见到这一幕,李煜有些糊涂,此人是谁?他手上的那颗头颅又是谁?寻问的目光看向高崇德、高崇礼两兄弟。

    见殿下不明白眼前事,高崇德立即开口解惑道:“殿下,此人是高丽叛军首领少室佳康手下的两员大将之一松井,他砍下了少室佳康的人头率众投降。”

    原来这是一名见败局以定,拿自己的主帅的人头来邀功活命的小人。

    不过,李煜喜欢,换作谁都希望敌方阵营中这种胆小怕死乘乱投降的人多些。

    “殿下,罪民一时糊涂,被猪油蒙了心跟随少室佳康反抗大唐天兵。罪民自知罪劣深重难以宽恕,特将狗贼少室佳康人头拿来献于殿下,以减轻罪民身负的罪责。”

    松井磕头如捣蒜,咚咚的额头死劲磕在雪地上痛哭流涕,痛骂自己不该被少室佳康所欺瞒从贼反抗大唐。

    松井忏悔的把额头都磕破了毫不在意,李煜看在眼里心里止不住的冷笑。演,还真会演,演技直接秒杀后世华国那一帮子大明星。

    不过考虑到还有一大帮子俘兵需要监管,以及即将面对的大股高丽叛军和新罗军队,李煜决定用前人都爱做的事,千金买马骨。

    善待这员降将,哪怕他再无耻,也能起到诱降高丽、新罗将领。

    李煜皮笑肉不笑的伸出双手扶起磕的头破血流的松井道:“好了,松井将军请起,将军能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斩下首贼头颅对大唐也是大功一件,算是将功赎罪,本王恕你无罪。”

    “谢殿下给罪民改过自新的机会,罪民定当以死报效殿下,报效大唐。”松井听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后哭着鼻子不顾李煜的搀扶,再次跪倒在地,对着李煜就是三个响头,指天发誓之类,天打五雷轰等等。

    李煜心里冷哼一声,不得以再次将发毒誓的松井扶起来,好一阵安抚。

    松井提起手上的人头恭敬的向着自己的新主人李煜谄媚道:“殿下,少室佳康这狗贼的人头该如何处置?”

    看了一眼少室佳康那死不暝目的眼神李煜就移开了目光,人自个也杀了不少了,可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直视一个还在滴血怒目圆睁的人头,心里难免有些发虚。

    不过,这颗人头还得好好利用一下。

    李煜强忍着反胃,拍着松井的肩膀笑道:“我军抓了不少俘虏,这些俘虏里面难保有少室佳康的死忠却并不知少室佳康以死,咱们让这帮俘虏们见他们的主帅最后一次。”

    “殿下英明......”松井乖巧的恭维着李煜,让李煜在恶心之余很是享受了一番被人大拍马屁的舒爽。

    李煜带着手下一众将领和松井来到了临时关押俘虏的地方,也就是将俘虏们缴了械,随便找了一处空地,周围围上一队士兵看押。

    俘虏们本身战斗了大半天,现在天寒地冻,汗水连着衣服使他们在雪地里冻的慑慑发抖,哪有精力逃跑。

    逃也逃不了,周围都是空旷地,没跑几步就被唐军骑兵追上乱刀砍死。

    李煜站在一个小土丘上直面上千的俘虏,扯着嗓子道:“我大唐仁义,两年前灭了高句丽后仍允许你们耕者有其田,为了帮助你们恢复因战乱导致的各种破坏,还不对你们征税。可你们是怎么回报大唐的?不思恩图报,聚众叛乱。”

    高丽俘兵们或坐或站在雪地里,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煜在土丘上一个人高声大喊,不吭一声,让人看不出他们此时内心的想法。

    倒是站在李煜身后的松井让他们多注意了不少。

    李煜眼神示意一旁的松井,松井领会,从李煜身后站出来,右手高举着少室佳康的人头。

    高丽俘虏里面顿时有不少人诈开了窝,吵吵闹闹起来。

    “天啊那不是褥萨吗?”

    “褥萨死了,褥萨......”

    存活下来的少室佳康亲兵看到这一幕号啕大哭。

    “褥萨的头为什么在松井手上?”

    “是松井杀了褥萨。”

    有亲眼看到松井砍下少室佳康人头的高丽俘虏在人群中喊道,一时间俘虏里不少人涨着通红的脖子站起来指着松井怒斥其卖主求荣,狼心狗肺。

    “松井你这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松井......”

    总之松井的祖宗十八代,全家女性亲属都被一众忠心于少室佳康的俘虏们给问候了一遍,更多的俘虏则沉默以对。

    松井阴沉着脸望着台下一众对着自己怒骂的高丽人,手都被气得颤抖,如果不是李煜一行人在这里,他恐怕就要下台挥刀砍死这些胆大妄为的俘虏了。

    松井没有将自己当做俘虏,因为自献上少室佳康的人头,李煜对他说的那一番话,就明白了自己会被李煜优待,更明白李煜让他继续提着少室佳康人头来到俘虏营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