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6章 歼灭叛军
    人体的断肢,花花绿绿的内脏,残缺不全的尸体正随着唐高两军惨烈搏杀不断累积。

    “噗。”一名高丽兵的脑袋被李煜一刀从中间切掉半个,头颅中红白相间的物体随着尸体怦然倒地,流的一地都是。

    李煜以经不知道这是死在自己手上的第几名高丽人了,自摔军冲入高丽军阵中他就如机械般不断的砍杀与己方士兵穿着不同的人。

    望着战场上到处充斥的残缺尸体与内脏,想吐,但不能吐。

    做为三千唐军的统帅,李煜不能露出哪怕一丁点的惧怕。鲜血染红了他黑色的战甲,但挥舞的战刀却并没有停下。

    少室佳康疯狂了,绝望中的疯狂,摔领自己的亲兵指挥着他能指挥到的兵将,拼死与迎面而来的唐军撕杀在一起。

    “为了高句丽,为了子孙后代不做唐人的奴隶,跟我杀。”少室佳康砍杀一名唐军后在马上大声急呼,唤起高丽士兵抵抗的勇气。

    六千人的高丽中军,在两千唐军骑兵的冲击下,前部虽被冲乱,但大部仍抵着唐军的砍杀而没有溃散。在他们褥萨少室佳康的急呼下,人人鼓起一口气承受着唐军战马的冲撞向着唐军发起一股决死反冲锋。

    “时机以到,殿下需要我们的时候到了。”埋伏在两军交战左翼从林的张世见战场两军逐渐僵持下来,随即拔出横刀对着身后五百名士兵大喊道:“随本典军杀光这些高丽蛮。跟吾冲。”

    “杀光高丽蛮。”五百人仰天高呼,旋即跟随张世从从林中跨马杀出,直奔高丽军左翼阵线而去。

    在少室佳康等高丽将帅的带领下好不容易稳住战线,高丽兵人人奋勇拼杀下,却从左翼杀出一支唐军。

    与唐军纠缠在一起的左翼高丽军见此人人变色,慌乱中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阵线在张世率军杀到再次崩溃。

    唐军士兵们疯狂屠戮脸色惊慌的高丽兵,在这一刻,心中已没有了害怕,只有疯狂的嗜血,人类最为野蛮的一幕在这一刻被无情的释放。

    “啊......”战场上惨叫声,刀剑劈砍入肉的嘶嘶声,一腔又一腔的热血随着刀剑长矛马槊劈砍穿刺喷涌而出,雪地早以被鲜血染红,天空中早以盘旋一群饥渴的秃鹫。

    绝望正在高丽兵将们心中蔓延,越来越多的高丽人死在了唐军的刀下,他们看着自己的同胞被砍死,心中生起的不是愤怒,是害怕,害怕自己也成为尸体中的一员。

    “噗噗。”一名高丽跪到在地,嘴中不停的呕血,双手却还在不停的将从肚中流出的肠子连着早以染红的冰雪一起塞回去。从他身旁经过的唐军并没理会他,这该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五名高丽士兵费力的将一名唐军打落下马,将其头颅砍下,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被赶来的唐军几刀砍成碎块死不暝目。

    在两千五百多的唐军冲杀下,整个高丽军阵以经完全崩溃,各自为战,不少高丽兵绝望下丢弃兵甲企图逃跑,但不是被唐军砍杀就是被拼死抵抗的高丽军官就地处死。

    不论少室佳康怎么高声呼喊都以经无济于事,全军溃败只在眨眼之间。

    “完了。”带着自己几百号人与唐军撕杀的泉水经看着马上就要崩溃的军队,脸色死灰一般。

    “将军咱们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亲兵焦急的挡下一刀砍来的唐军急呼道。

    “撤。”泉水经灰败的脸色最终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不想随无能的少室佳康死在这里,他还要复兴高句丽。

    之前看到少室佳康一马当先领着军与唐军拼杀稳住军阵形成胶着状态而生起了一股取胜的希望,现在泉水经只想赶快的逃离这里。

    经过与唐军的撕杀,泉水经只剩百余兵马。

    泉水经率领部下摆脱与唐军的撕杀往东面奔逃,就如多米诺骨牌,造成高丽军全军崩溃。

    高丽军此时虽混乱各自为战正不断向后方溃败,但还没有全军崩溃,结果泉水经这一逃,还在拼死挣扎的其他高丽兵一见纷纷舍弃与自己一同作战的战友,或向安市城或向其它方向拼命奔逃。

    全军奔溃,真正的全军溃败,原先抵抗的高丽兵这会争先恐后的逃命。

    现在高丽兵们发挥了原始的自然生存法则,只要比战友逃的快就可能逃出一条命。

    可惜,唐军怎么可能会放任他们逃跑呢?

    早就摸到高丽军身后的高崇德、高崇礼见高丽军兵败,大部朝安市城逃来,立即率手下五百骑兵从高丽兵身后的从林中杀出。

    急着逃回安市城的高丽兵将们顿时全傻了眼,他们被包围了。

    “哈哈哈,弟兄们围歼高丽蛮的时候到了。”高崇礼手持马槊,狂放大笑冲着高丽溃兵杀去。

    每挥动一次马槊就有一名高丽兵倒在地上,杀的高丽兵鬼哭狼嚎如无头苍翼四散奔逃。

    “啊......”少室佳康双眼充血,败了,彻底败了,还是全军覆灭。猩红的眼睛盯着全军溃败的罪魁祸首泉水经逃跑的背影,恶狠狠的诅咒道:“泉水经你这狼心狗肺的鼠辈,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坠九幽。”

    “将军咱们怎么办?”亲兵慌乱中寻问着松井,四面都是唐军,他们的回路被断,被唐军彻底包围,冲不出去必死无疑。

    看着四面杀来的唐军,以及无数正在苍惶逃命却被唐军追上一阵砍杀的同胞,松井面无人色回看着等待自己命令的属下们。

    “咱们只有投降一条路了!”松井对着部下说出了自己心中早以有之的想法。

    松井是少室佳康挡任县令时的两大部将之一,所以在夺取安市城之后他就同扶平一起被封为道使。

    只是松井与扶平一向不和,早在少室佳康未起兵时两人就相互争斗不休,这才有了其对扶平的败亡心中反而切喜。

    松井也算是少室佳康部下中比较有才的一个,所以对少室佳康起兵反唐从始自终都不看好,而且对少室佳康没有什么忠心可言,他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从少室佳康决定出城与唐军决战,松井就料到了其必会败亡,心中早就打定了一旦兵败,就拿少室佳康的人头作为向唐军投降的见面礼。

    “将军,唐军以经杀红眼了,战场混乱,他们会接受我们的投降吗?”亲兵不无担忧道,他可是眼见不少高丽兵跪地求饶却被唐军一刀砍翻在地。

    “那就拿少室佳康的人头去投降。”松井恶狠狠道。

    亲兵虽然意外,将军居然要杀了褥萨做为投降的见礼,但为了活命,他们也没人反对。

    “跟我来。”松井领着自己的亲兵朝着少室佳康奔去。

    “褥萨,现在我们只有向东面突围才能活命,赶紧下令吧。”松井骑马冲到少室佳康身边劝解道。

    围着少室佳康的士兵们见是松井道使也没怀疑什么,就这么让松井凑到了他们褥萨身边去,不觉中,他们还被松井的部下给围在了中间。

    “松井......”

    “噗。”

    少室佳康看到松井在危及关头准备撤退时还想着他这个褥萨的安危,悲痛的心情刚生起一点安慰,却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松井一刀贯穿胸膛。

    “褥萨......”

    “松井你这狗娘养的。”

    “动手。”早就悄悄将少室佳康的卫兵包围在中间的松井部下们,听到命令挥刀就砍向刚才还一同作战的同胞。

    一时间惨叫四起,人体碎块横飞。

    少室佳康血色的双眼紧紧盯着自己最信任的部将,颤抖的左手指着松井的脸庞:“你?”

    “褥萨,对不住了,我只是想活命。”

    松井狰狞着脸色,奋力从少室佳康胸膛中拔出长刀,挥手一刀,自认乱世豪杰的少室佳康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