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5章 惨烈撕杀
    在野战中,骑兵与步兵交战,只要双方军队数量差距不是太悬殊,那么骑兵取胜的可能性就比步兵大很多。

    步兵若想取胜,除非有名将带领,有地形优势,士兵训练有素。三者皆无,则必败无疑。

    眼前这支高丽军,既无名将大多都是新兵,训练不足装备极差,出城还在平坦的野地与唐军骑兵交战,若无奇迹,结局早以注定。

    “都给我顶住,杀。”扶平此时双眼通红,手上拿的长刀不断的滴血,可惜杀的不是唐军而是他手下不断溃退的士兵。

    原想以后退者斩,止住败势,可唐军的迅猛冲杀让高丽兵跟本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即被冲散。

    “噗。”薛讷横刀一过,一名高丽兵头颅无奈的搬了家,鲜血飞溅。

    “杀啊。”唐军骑在马上奋力砍杀惊慌失措的高丽兵,一些高丽士兵在军官的带领下聚在一起来抵抗,却招致数十骑唐军的冲击,以致阵形还没组织起来就又被砍到一片。

    高丽兵们哭嚎着向中军跑去,整个前锋军以完全被唐军击垮,两千人的队伍不到两刻钟就死伤过半。

    原本高丽前锋军列阵之地尸骸遍野,血腥味横冲数里外。

    败逃的高丽士兵们恨不得多长一条腿好跑得快些,武器铠甲,凡身上影响逃命的东西都被他们在逃跑中扔掉。

    “啊......”扶平仰天长啸,“败了败了。”出城之前豪气万丈,意欲在野战中一战击溃唐军,没想到与唐军一个照面,他手下两千大军旋即大败,他不甘.

    “啊!唐狗来受死。”持平挥着长刀跨马冲向一名追杀部下的唐军将领。

    薛讷一刀砍进逃跑中的高丽兵肩胛骨里,刀被骨头卡住居然一时没抽出来。

    转眼就瞧见一名高丽军将领通红着双眼挥刀冲向自己,薛讷也顾不得抽刀了,调转马头直面对方而去,随手提起一杆插在地上的长矛,在双方相距不到两米之时,薛讷手持长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突刺。

    “噗。”扶平低头瞧着穿透了自己胸膛的长矛,抬头看了一眼给了自己致命一击的唐军小将那年轻的脸旁,不由惨笑一声轰的从马上坠下,双眼中的神色最终消失。

    一些还在抵抗的高丽兵看到自己主帅以死,纷纷加入溃逃的大军,唐军士兵人人争先恐后拍着坐骑跟在奔逃的高丽兵身后砍杀。

    一时间人临死前绝望的惨叫在战场中不绝于耳。

    薛讷捡起一根不幸阵亡的唐军士兵的长槊,重新上马挥动手臂:“将士们跟吾冲,将这些败兵赶往高丽中军冲乱敌军阵形,杀。”

    “杀。”唐军爆发出得胜后激动的喊杀声,追随薛讷驱赶败逃的高丽兵往其中军冲去。

    伴随唐军咚咚的马蹄,不论是逃跑的高丽兵还是以经乘前军与唐军交战的空隙列好阵的高丽中军人人变色,胆小者更是身体颤抖不由自主的往阵后退了一步。

    看到高丽前军在薛讷和王虎率军冲杀下彻底溃败,李煜拔出横刀对着身后大军喊道:“将士们,高丽叛军败局以定,随本王杀啊!”

    李煜长刀向前方一指,拍打着马肚率军杀出。

    “杀啊!”自来到战场一直不动的唐军一千骑兵追随于他们的燕王殿下奋勇杀出。

    全身衣甲漆黑的唐军骑兵从高丽中军前方杀来,如一片乌云,排山倒海而来。

    列于阵前的高丽兵被唐军声势所吓,人人胆寒,哪怕军官连连吓骂踢打都不能止住高丽士兵不由自住往后退的趋势。

    看到手下士兵这副模样,少室佳康身边的将领急道:“褥萨,我军以胆寒,此战已不能取胜,当速撤回城中坚守!”

    “不能撤,唐军离我军太近,此时若撤全军必然崩溃,即使撤入城中也来不及关闭城门,唐军必尾随我军杀入城中。”另一名将领立马反驳道。

    “褥萨,此时只有鼓励全军奋勇拼杀才有活路。”

    “都不要说了,撤以经不可能了,全军准备迎战。”少室佳康也是急红了眼,眼看唐军就要冲击中军阵线了,哪还顾的了其他,立马拔出长刀狂呼道。

    “哎。”劝撤的将领无奈的拔出了腰刀,既然撤与不撤都要败,那索性今日就战死沙场吧。

    败逃而来的高丽前锋残军们在唐军的驱赶下,蜂拥的涌入高丽中军大阵。

    一时间,原本就不稳的中军大阵一下就被撞出好几个缺口。

    有战阵经验的高丽阵前将领见此立即下令:“不能让那些败兵把我军阵列冲垮,凡是冲击大阵者就地格杀。”

    高丽士兵们听令后手持长矛将逃向自己的已方士兵一个个刺死在阵前,惹得还没冲上来的高丽逃兵连连咒骂,不得以逃向其它方向。

    而那些没什么战阵经验的将领,则放任逃兵冲进自己的阵列,导致阵形更加松散。

    这些榆木脑袋的将领还打算着将这些败兵组织起来继续作战,可这些逃兵早以吓破胆,哪里还有胆量拿起武器抵抗唐军。

    放任败兵冲进自己阵列的将领一下傻了眼,逃兵们跟本不听号令,在阵中挤乱阵形不断往军阵后面挤去,整个军阵都变的乱哄哄,恐怖气氛不断蔓延。

    唐军尾随高丽逃兵而来,被逃兵冲散阵形的高丽兵们还没反映过来,唐军战马的马蹄就朝着他们身体踏上去。

    一时间人体骨胳断裂的噼啪声与高丽士兵的惨叫声不断响起。

    唐军骑兵冲进阵列中左劈右砍,脸色绝望的人头与四肢不断飞起掉落。

    唐军与高丽军两军冲杀在一起,刀砍枪刺,噼里啪啦的带着士兵死亡前发出的最后一声呐喊。

    “噗。”刘二郞挥着横刀拼命的砍杀着他眼里看到的每一个高丽人,鲜血在他身上飞溅,却毫不在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张狗子报仇。

    “来吧,唐狗。”一名身高七尺身穿铁甲的高丽兵脸色狰狞,双手抡着大斧紧盯着冲着他来的刘二郞。

    “受死。”刘二郞拍着战马直冲而去,挥刀就砍。

    高丽兵眼见刀砍来时身躯一弯躲过刘二郞致命一刀,抡着大斧就朝刘二郞坐骑砍去。

    “铛。”一条马腿被斧头劈飞,马儿嘶鸣一声惨叫,噗通扑到在地。刘二郞直接被摔出一丈还远,手中的横刀也掉落远处,整个人都被摔的七晕八素。

    “嗬。”高丽兵吐了口热气,抡着斧头冲着刘二郞而来,凶狂的脸色令刘二郞焦急的爬起身却发现身边没有一件武器。

    眼看高丽兵的斧头对着自己的头颅越来越近,刘二郞脸色焦急中想起了家乡想起爹娘,我也要随张狗子一样倒在辽东了吗?

    “噗。”

    料想中的斧头没有朝着自己脑袋砍下,刘二郞回过神来,只见高丽兵双手抡着斧头无力的垂下,胸前雪亮的矛尖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李煜松开了手握长矛的手,身高七尺的高丽兵生气全无嘭的一声倒下。

    抽出腰间的横刀,李煜跨马朝其他高丽兵杀去,从始自终都没看一眼无意中被自己所救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