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4章 两军相遇
    薛讷和王虎带领一千骑兵快马赶到哨骑遭袭地点,入眼处,雪白的大地被鲜血染成一块又一块红毯。

    “铛......杀啊!”刘二郞乘对方不备一刀砍掉对方的右手。

    高丽兵抱住自己的断臂撕心烈肺:“啊......”

    “噗。”刘二郞的刀直接捅进对方的胸膛,撕心狂叫嘎然而止。

    “哗啦。”萧宏砍倒一名敌军回头看到薛讷他们率军来了,对着弟兄们喊道:“援军来了,弟兄们杀光这帮高丽蛮。”

    “杀......”剩下的几十名哨骑大喊一声,挥刀砍向最近的高丽人。

    “快撤......”看到唐军大股援军已来,高丽兵佰长大声呼喊正在与唐军拼死撕杀的部下撤退.

    原本高丽兵迁长刚与唐军交逢中就被唐军一员小将斩杀,其余士兵几乎丧胆,最后在几个顽固的佰长带领下与唐军撕杀到现在。

    在看到唐军援军来了后,连最凶悍的几个佰长调转马头就跑,剩下的几十个高丽兵更是不堪,丢盔弃甲而逃。

    “不要让高丽蛮跑了,给我追。”萧宏杀红了眼,看到高丽人要逃跑,刀背拍着马屁股追上去就是一阵砍杀。

    还活着的唐军士兵纷纷拍马追上去,照着高丽兵脑袋就砍。

    可惜高丽兵大多是步兵,刚才借助山岭狭窄的地利得以仗着人多和唐军打的不相上下,这会靠两条腿逃跑就不行了。

    刚才几个人围着骑马的唐军又是用刀砍又是用长矛捅,这会转身逃跑没跑几步就被一名唐军士兵全砍翻在地。

    几个骑马的佰长倒是跑的快,追击的唐军撵都撵不上。

    高丽兵见跑不赢,纷纷往刚才冲出来的从林雪地里钻,唐军见状立即下马,抽弓搭箭进行射杀。

    薛讷见那几个杀的最凶狠的高丽军官骑着马快跑掉了,挥手提起马鞍上的硬弓抽出箭支,弯弓而射。

    “嗖嗖嗖......”薛讷对着高丽军官逃跑的方向连射八箭。

    “嘭嘭......”眨眼功夫,骑马逃跑的八名高丽军官身中箭失摔下马来。

    王虎看的眼睛都直了,脸色目然道:“妈呀!薛大郞你真乃神射。”

    “薛典军威武,薛典军威武......”身后的一众士兵见识了薛讷精湛射技,佩服的五体投地,挥着手中的马槊激动的狂呼三声。

    “呵呵呵,雕虫小技尔!”薛讷满不在意道。

    雕虫小技?这让我等情何以堪!王虎心中腹诽不已,只恨自己没有一个像薛讷父亲薛仁贵那样的神射手老爹。

    “哨骑队正萧宏拜见两位典军!”清理完战场,萧宏眼色微红面无表情的来拜见薛讷、王虎二人。

    按唐军编制,一队五十人,萧宏手下还剩三十二人。

    面对百余敌军伏击还能只阵亡十八人,再看刚才其指挥有度,即使自己没来他要赢也只是多废点时间而以。

    薛讷对萧宏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在辽东打了几年仗的老兵,和颜悦色道:“安市可能以被高丽叛军所占,本将奉殿下之命先行前往安市,尔等收拾好了立即跟随于本军身后前往。”

    “属下领命。”萧宏等人让开道路。

    “走。”薛讷和王虎带着手下骑兵策马扬鞭朝着安市而去,数千只马蹄踏着雪地咚咚作响。

    回去通报军情的郑五郞回来了,看着惨死的同乡张狗子的尸体,默然无语。

    刘二郞、胡链、张五郞几个人也围着张狗子的尸体,忍不住低声抽泣,他们四人与萧叔不仅是同乡,还是同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而今一个伙伴就这么死在了他们面前。

    萧宏走过来看到他们几个窝囊样,红着眼框恨恨的骂道:“男子汉大丈夫在这像个娘们哭个鬼,还不快把张狗子的尸体收拾了准备打仗。”

    “呜呜......”胡链等人低沉着声音擦掉眼角的泪水,四人合力用一块布将张狗子包起来和其他阵亡士兵一起在路边挖个坑草草掩埋。

    “驾......”薛讷率军快马加鞭赶往安市,要乘其军出城列阵之前将其击溃。

    “咚咚咚......”

    数千马蹄崩腾之声踏着大地响传数里外,惊得以经出城走在前面的高丽军前锋停住了行进的步伐呆呆的望着前方山岭。

    不负高丽军停下来的众望,两里外,从山岭中快速冲出一支全身黑衣黑甲黑旗的玄甲骑兵。

    诺不是他们扛的玄底白龙旗中间有一个金色唐字,高丽军怎么也不会将他们与唐军连系起来。

    “快列阵......”

    高丽军前锋主将道使扶平看到唐军出现后大惊失色,骑着马奋力挥着马鞭抽打着发楞的步兵,其他军官也是脸色紧张用手推用脚揣将一帮新兵蛋子推打着列成迎敌阵列。

    “长枪兵列于阵前,弓箭手准备。”扶平对着手下的兵将大声急呼。

    不能不让一个前锋主将如此紧张,唐军出现的太快了,他们不过刚出城,他这个前锋军都没有列起战阵更别说后面的中军和后军了。

    “哈哈哈,刚才那伙高丽斥候还像个样,这群高丽军却是如此个熊样。”王虎看到高丽军见到他们出现之后列阵却陷入混乱,整个人欣喜若狂的大呼三声。

    安市居然让这么群乌合之众给占了,薛讷虽没有像王虎那般狂喜,但却指着混乱的高丽军喜形于色道:“今日必破东夷于此。”

    “全军准备,随吾冲锋!”薛讷拔出横刀对着手下军队大呼一声,随即,右手往高丽军一指:“杀......”

    “杀啊......”一千玄甲骑兵策马狂奔而来,大地都忍不住颤抖。

    “长枪兵快把枪往前竖立,弓箭手快放箭......”看到唐军以经发起冲锋,手下还乱作一团,阵形都没摆好,扶平急红了脸着急下令道。

    “嗖嗖嗖......”在军官的推打下,渐渐形成阵列的高丽弓箭手终于在扶平期望的目光中对着唐军放箭。

    “嘭......”冲锋中的几名唐军很不幸的被高丽弓箭手给射中摔倒在地上。

    “咚咚咚......杀啊!”

    望着唐军越来越近的身影,高丽士兵人人神色慌张,由其是排在第一列的长枪兵,整个人颤抖的连长枪都拿不稳。

    两军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薛讷都可以看到对面小兵紧张的脸色上流下的汗水。

    “嘭嘭......铛......锵......啊......”

    唐军骑兵狠狠的冲进高丽兵散乱的阵列中,马匹的冲击力直接将一些高丽兵撞飞。

    唐军骑在战马上,挥刀左砍右劈,拿马槊的则不断突刺高丽兵,一时间金属相交声不绝于耳。

    “哈。”王虎手握长刀劈砍倒一个又一个高丽兵,死在他手上的高丽兵以经不下八人了。

    众多高丽步兵惨叫着,不甘心的倒在了唐军的刀下,其他人害怕的不断向后溃退,一些不小心倒在地上的高丽兵在战友慌乱的脚步下再也没能站起来。

    眼看自己的部队在唐军冲击下就要崩溃了,扶平焦急中发恨,挥刀斩杀身旁一名不断向后退却的士兵,厉声道:“胆敢后退一步者杀无赦。”

    就在此危及关头,山岭中再次出现大队唐军骑兵,来的正是李煜所亲率的唐军主力。

    “殿下,高丽军前锋快要崩溃了,可中军却乘此排列成战阵。”李尚旦指着高丽军观察道。

    李煜仔细观察后道:“高丽中军虽排成了战阵,可阵形仍显得的不够严整,看得出来其军大多是些新军。待薛讷、王虎击溃其前军往中军冲击时,我军分出一部乘机击其侧翼,定可一战将其击溃。”

    “殿下,末将愿领军前往。”高崇德、张世、高崇礼等人纷纷请命。

    李煜对着诸将点点头,随即下令道:“张世,你领军五百运动到高丽中军左翼,待我军与高丽中军撕杀在一起时,你从左翼率军杀出。高崇德、高崇礼你二人率军五百,从右翼绕道高丽军身后,我军与高丽军撕杀正酣时,从其背后杀出。如此,定可将其全歼于此。”

    “其余诸将,随本王支援薛讷、王虎。”

    “诺。”

    “褥萨,前军快挡不住,我们要不要冲上去?”

    “不可,褥萨,背后又有一支唐军出现,中军诺是冲上去支援前军,那我们就被唐军给包抄了。”

    虽然看不起少室佳康等人,可在复国大计之下,一切个人好恶都要放一边。泉水经不得不忍着少室佳康等人对自己的排挤嘲讽建言道。

    “难道对扶将军见死不救?姓泉的你安的什么心?”当即有人斥责起泉水经的用心,这令泉水经暗恨这群不长脑子的猪猡。

    “褥萨.......”其他诸将见少室佳康不发话,神色焦急的喊道。

    诸将当中唯有松井显得很是平静,如果有人能看透此僚内心的话,会发现这家伙看到扶平即将败亡心中还在切喜。

    看着前锋两千人的军阵早以被唐军冲散,唐军骑在马上肆意的屠杀陷入混乱的士兵,不少士兵以经丢盔弃甲向着中军跑来。

    要说少室佳康不焦急那是假的,每一个士兵可是他的心头肉啊!

    可这会他却陷入了两难,要么全军压上可击败唐军,可后出现的那支唐军数量更多,到现在都没有冲进战场。他若全军压上定如泉水经所说被唐军包围,到时自己可就全军覆灭了。

    可派出一部兵马去支援,若没有几千人上去,面对强悍的唐军骑兵根本没用。

    真派出几千人支援前军,那中军就变弱了,还没加入战场的那支唐军立马就能朝中军杀来。

    现在少室佳康以经后悔领军出城与唐军一战了,如果有机会,他定然逃回城中紧闭城门。

    可现在中军离城门有近两里之遥,现在若退,那支唐军立马就能看出虚实,全军冲向中军,到时退就能变成大溃败了。

    “肃静!”少室佳康大吼道,诸将的吵闹弄的他心烦意乱。

    诸将立马闭上嘴,怔怔的看着他们的褥萨。

    “诸将立即回到本军,严密防守,逃回来的前军士兵立即编入军中作战。”

    “可褥萨?”

    “不要说了,立即执行。”

    “遵命。”诸将有些丧气的回到本军军中督促士兵,静静的看着前军败亡,然后收罗逃回来的士兵。

    褥萨居然下了这么条荒唐的命令,看来此战少室佳康是败定了。看准机会向唐军投降,我才有可能活命,松井回到本军中暗暗想到。

    最为痛心的当属泉水经,他以经料到此战的结果了,刚出战时还有些希望能赢,现在他不报任何希望了。

    唯有去乌骨城投奔高延武将军,复兴高句丽才有希望。

    泉水经以经打定主意,待中军快败时,就立马带着手下几百人开溜,逃往乌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