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章 是战是守
    “想不到我也能有一天当上安市城的褥萨,哈哈哈。”

    曾经抵挡唐太宗大军数月的安市城城主府的褥萨位置上坐着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粗壮男子在大厅中狂放大笑。

    不能怪他太过激动,毕竟他以前只是一名小小的娄肖,高句丽灭亡降唐后,他原来的官比照大唐也就只是个县令,所以他还是个县令。

    抓住了高句丽遗民风起云涌的复国浪潮,曾经的小城娄肖少室佳康领着他手下兵马打起了光复高句丽的旗帜造了大唐的反。

    得知消息的辽东各地不甘心亡国的高句丽遗民,纷纷向他聚集。一个月内,曾经兵不过数百的少室佳康便聚兵数千,更是在前几日摸清安市城内唐军虚实后发起突然袭击,轻松攻占安市这座辽东的西北部军事重镇。

    当少室佳康夺取安市后就自封高句丽安市城褥萨,派人向高句丽各地传播安市以被收复的消息。

    一时间就有不少高句丽遗民前来投奔,十日下来暴兵至八千之众,风头无两,成为辽东西部最大的一股反唐高句丽复辟势力。

    真是没想到唐国现在不过是外强中干,之前灭了高句丽,却在诺大的高句丽故地驻军少得可怜,连安市这样的重镇都只有区区几百唐军驻守,到现在都没有一支唐军来讨伐自己。

    “嘿嘿,看来唐国搞出的这个安东都护府兵力空虚的很呐,也许我应该乘唐国和其他高句丽复国势力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夺占大量城池,说不定过不了几年我也能成开国之主了,哈哈哈!”

    大厅中回荡着少室佳康充满野心的狂笑,令守门的士兵都颇为好奇地回头瞧他们的褥萨今天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这般开心。

    “报......”传令兵飞奔进入大厅半跪于地道:“禀褥萨,乌环迁长在安市城西五里外发现大股唐军骑兵正向我安市而来,乌环迁长决定伏击其哨骑,特命属下回来通报军情。”

    正悠然自得的少室佳康听到后心惊道:“什么?唐军来了,来的有多少?”

    “禀褥萨,估计为两至三千骑。”

    “哈哈哈。”听到才两三千人,少室佳康不由大笑,老子手上八千多兵马,是唐军近三倍的兵力,这仗还担心打不赢?

    想到此,少室佳康对传令兵下令道:“速传诸将前来议事!”

    “领命。”传令兵立即退出大殿前往通报军中各将领。

    安市高丽军各将陆续来到城主府议事大殿,进门就听见不少狂放讥笑声。

    “哈哈哈,唐军两三千人也敢来?真当咱们是吃干饭的啊!”刚升不久的道使松井满脸不屑地嘲讽唐军。

    夺取安市后少室佳康不仅自封褥萨,对其手下诸将也是大势分封,俨然国主的派头。

    “就是。”松井的话得到另一名道使扶平的赞同,“好歹咱们高句丽军也是八千人,背倚安市坚城而战,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

    扶平的一番话立即得到殿中众多将领的赞同,连褥萨少室佳康都同意的点点头。

    这令松井脸一下就垮了下来,感情自己说的话在诸将耳朵里就是放屁,他扶平的话就是香饽饽。

    瞧见手下诸将信心高涨,少室佳康心中大定。

    毕竟以前唐军善战的名头可是实打实的,要是诸将中有人被以前唐军的战绩吓到了,那自己再有信心,唐军再少,这仗也没法打。

    “诸位将军,当下我们该如何应敌呢?唐军虽只有两三千人,可全是骑兵。”

    少室佳康抛出了现在该怎么迎敌的问题,如果来的唐军大多是步兵还好,可全是骑兵。他以前不过是小小娄肖,可没有指挥步兵打骑兵的经验。

    “褥萨,我们当出城与之决战,以优势兵力一战歼灭唐军。”诸将中有人提议道,立即得到不少人赞同。

    “不可。”

    被封为逻达的泉水经站出来反对:“唐军全是骑兵,我军骑兵不到千人,全军还大多都是新募之兵不长于阵战。昨日乌骨城不是传来消息,新罗派沙湌与高延武将军联军两万已至乌骨,不如我们固守城池以吸引唐军于城下,派人通知沙湌与高延武两位将军领军前来,咱们里应外合,唐军定可被全歼。”

    泉水经的建议立马激怒了其他将领,纷纷跳出来怒斥其为胆小鬼。

    “泉水经你个鼠辈,你这是长唐军志气灭咱们威风。”

    “老子就打给你看,看看老子的兵是不是长于阵战......”

    泉水经被诸将骂得脸红耳赤,本是一番肺腑之言,却招来一片斥骂,论谁心里都不会好过。

    少室佳康也沉下了脸,泉水经说得也有些道理。

    自己的兵大多是一个月内新募来的兵,很多人以前不过是拿锄头的农民或者山中猎户,成军以来也没经历过像样的阵战。

    可如果像泉水经所说,坚守城池等待沙湌与高延武的精兵来个里应外合。

    先不说他们会不会来助战,就安市城中现在的粮草就不足以供应大军二日所需,曾经坚固的安市城十多年久经战火早已残破不足以守。

    更何况诺是沙湌与高延武来了,击败了唐军。他们每人各有一万精兵,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地位都比他高。

    到那时自己不过是他们手下一偏将,哪里还有他少室佳康的地位。

    综合考虑唯有出城主动战胜唐军,即可保住他现在的地位,也可巩固安市这座自己的基业来攻略周边地区获取粮草。

    何况,我三个打一个,八千人还打不赢二三千人的唐军吗?

    想通了这一切后,少室佳康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众将道:“唐军仅两三千人,还远道而来,我军正好以逸待劳以众击寡,何有不胜之理?”

    扫视一遍诸将后,除了泉水经皱着个脸外,其他将领都是兴奋的看着自己。

    少室佳康心底里对泉水经冷哼一声,随即宣布:“全军立即出城列阵,待战赢唐军之后,咱们回来大宴三日。”

    “褥萨,英明,末将领命。”诸将得令后正准备离去。

    “褥萨不可。”泉水经听令后神色惊慌道。

    “哼!”少室佳康现下看到泉水经就不顺眼,揶揄道:“诺是泉将军怕死,待可在城中为我等鼓擂也倒是一条不错的方法。”

    “哈哈哈......”其余诸将大声嘲讽泉水经,尾随少室佳康而去,殿中空留下脸色涨红,气愤不已的泉水经。

    “将军,我等是要随褥萨出战吗?”亲兵小心翼翼地寻问捏着拳头咕咕响的泉水经。

    “出,怎么能不出,不然这帮乡巴佬还真以为咱们怕死。”泉水经气恼地对着亲兵吼出来,吓得亲兵噤若寒蝉。

    恼怒归恼怒,回过神来的泉水经对着亲兵吩咐道:“此战胜负难料,为了高句丽的复兴,你立即快马前往乌骨城向高延武将军禀明安市的情况,请他速调兵前来支援。”

    “遵命。”

    泉水经心情沉重地对着亲兵挥了挥手,亲兵得令后快步离开,

    “哼,你少室佳康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你当我看不出来?鼠目寸光狂妄自大之辈。”泉水经暗恨道。

    做为曾经的高句丽五部贵族之后,泉水经一向瞧不起少室佳康这种以前不过是芝麻小官,乘高句丽国家危亡之时拉起军队坐大的庶民。

    为了高句丽复兴,不得以泉水经才带着他手下的几百人来投靠少室佳康。

    没想到少室佳康不光是他瞧不起的以前卑微庶民出身的小官,而且还是个不懂行军打仗的傻子。

    八千军队掌握在这种鼠辈手里,偏偏这种鼠辈有了一点兵权就怡然自得野心膨胀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连自己的合理建议都听不进去。居然当众羞辱自己,这令自负的泉水经能不气愤吗?

    八千高句丽大军在他们的褥萨少室佳康的率领下缓缓出城,队伍拉起了一条长龙。

    这令领兵出战的泉水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整支军队行军拖拖拉拉,军容不整,士兵之间还相互说笑,拿的兵器更是五花八门,还看到有的士兵居然拿着锄头。

    泉水经看着这支队伍气得直接抚额,大多数士兵连铠甲都没有,穿着一身布衣拿着把刀就去了,这样的军队在野战中怎么打?

    看到此,泉水经心中更是连连怒骂少室佳康一伙人鼠辈、农夫。

    这事还真不能怪少室佳康,高句丽与唐打了数十年战争,国内经济早已崩溃,青壮男丁大量战死。

    再加上高句丽灭亡后,国内权贵富豪之家大多被唐朝强制移民中原,造成高句丽旧地民生残破,财富大量被唐军掠走。

    何况少室佳康所占的安市地区还是唐高拉据战的重灾区,战争所造成的破坏比高句丽其它地区更加严重。

    这般残破景象,少室佳康有心也没力武装起一支人人有甲,衣着整齐的军队.

    每人能拿到一把武器,精锐能有一副铠甲,还能搞到近千匹战马组织起一支骑兵已经是非常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