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4章 怒斥淫贼
    “媛娘姐!快盖上!”

    李煜从卧榻上拿起一张被子裹在衣服已经被撕烂蜷缩在卧榻上哭泣的媛娘姐身上。

    “呜呜呜......煜弟......”杨媛娘望着眼前刚才将自己救出魔掌的煜弟,哽咽着,泪水仍止不住的往下流。

    心疼媛娘姐泣不成声的模样,李煜心里叹了口气。

    一个娇娇滴滴不谙世间人心险恶的少女,突然间差点被平时所认知的才华横溢、谦谦君子实则道貌岸然的小人凌辱,能不伤心吗?

    虽然不会安慰人,但李煜还是得劝解下:“媛娘姐,武敏之这畜生已经被吾给拿下了,不打得他半死给媛娘姐赔罪绝不罢休......”

    “呜呜呜......”

    李煜不得以从衣袖里掏出卫生纸,将埋在臂膀里哭泣的媛娘姐的脸抬起,用卫生纸轻轻地擦拭杨媛娘脸上布满的泪水。

    “媛娘姐别再哭了,这都哭成小花猫了,再哭下去把脸哭肿了可就毁容了!”李煜坏笑着打趣道。

    “噗,煜弟才是小花猫!”

    “媛娘姐不哭了好,呵呵呵......”李煜终于见媛娘姐止住泪水,心情也一下好了些。

    “煜弟,姐姐当初悔不听你言,没想到武敏之居然是个伪君子。”

    “现在也不晚,看清了这个小人!”

    李煜心里想说武敏之的丑事在长安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有像你这样长期处于深闺幻想着遇到一位俊郞才子结为夫妇的少女,才会被他的外貌和才气所欺骗。

    “煜弟今天的事要是传出去怎么办?奴家可是被二圣选定为太子妃,这要是怪罪下来......呜呜......”

    虽没让武敏之这恶徒得逞,可自己堂堂准太子妃名节受损,他人议论,杨媛娘抽噎着忍不住再次伤心地哭起来。

    何况今天可是她自个冲着武敏之举办的诗会跑着来的。

    身为准太子妃,却主动跑来参加一个陌生男子举办的诗会,而且还在陌生男子的府里,怎么都会落了他人话柄,诺是被他人大肆造谣诬蔑起来真是百口莫辩。

    准太子妃关系皇家颜面,到时二圣震怒,太子妃当不成了没什么,恐怕还得牵连自己的家人。

    杨媛娘越想越是害怕,越是伤心懊悔。一声声压抑、恐惧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阳光也变得朦胧浅淡了。

    “媛娘姐不用担心,有吾在父皇母后是不会怪罪你的。吾大哥为人宽厚定不会因为此事而恼怒,到时有吾和太子在二圣面前为你说情,二圣到时也只会惩罚胆大妄为的武敏之。”

    “媛娘姐你就放心好了!”

    “嗯......”

    杨媛娘本被李煜擦干净的芳颜再次哭得梨花带雨,听了李煜好一番劝解后,咬着嘴唇憋着泪水望着李煜默默地点头。

    今日之事除了媛娘姐与当事人武敏之外,就自己及自己带来的一伙侍卫和五弟还有门外的小月了。她虽没进屋看到,但听声音她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如果说为了媛娘姐的名节隐瞒此事,除非把武敏之和无辜侍女小月杀了,给王虎、五弟他们下封口令才有可能瞒住此事。

    可是自己能杀武敏之吗?答案是不能。自己能封他的口吗?那就更不可能了。

    武敏之仗着外祖母的宠幸,行事肆无忌惮,连自己权倾朝野的阿娘都得看在外祖母的面子上对武敏之的所作所为采取隐忍态度。

    按照前世的历史,直到外祖母去世,自个娘亲才找个借口把武敏之给收拾了,更别说李煜现在只是一个没什么权的藩王而已。

    更何况,如果在不动武敏之的情况下强行隐瞒,一旦事发。

    准太子妃名节受损下还和太子成婚,到时皇家颜面何存?

    可以想象父皇母后得知儿子娶的是个名节受损的女子会如何震怒。到时岂止媛娘姐?连自己都要受处。

    李煜综合考虑,还是任由事态发展,不过媛娘姐的太子妃恐怕是没了,不过没像前世一样失身,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啊.....你们好胆......”

    看着被王虎等人打得出气多进气少的武敏之,李煜对其的嫌恶一点都没因他此时的凄惨样而降低,反而心底里涌起一股痛快之意。

    “媛娘姐,要不要上去踹这禽兽两脚解解气?”

    “不用了,我不想看到此人?”杨媛娘木讷地摇摇头,望着门口发呆。

    “那煜弟就替媛娘姐出口气!”

    李煜挽起碍事的大袖走到躺地上的武敏之身前,瞧着此时鼻青脸肿,血流于地,混身都是脚印的武敏之,哪还有风流倜傥之态。

    李煜冷冷一笑,王虎等人自觉地为李煜空出一角。

    武敏之阴沉恶毒地斜视李煜,今日诺不是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吾就能让你李家颜面无存了。

    可惜,武敏之只能在脑海里回想他真实的想法却不能痛快地说出来。

    “都这步田地了,还在本王面前摆威风?”李煜轻蔑地俯视毫无风度的武敏之,哦,应该叫贺兰敏之才对。

    “嘭。”

    李煜提起一脚就朝着武敏之的腹部而去,力道恰到好处,保证打不死他。

    好歹自己也是学了好几年的功夫,这点水准还是做得到的。

    “呕......”

    武敏之被李煜一脚踹得整个身体如同虾子蜷缩起来,脸色涨红汗流满面,扭曲几下除了呕两下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李旭轮被武敏之痛苦的神情吓到了,躲到李煜的身后偷瞄。

    “不好了,月娘子快救救我家主人吧,我家主人快被人打死了。”

    从内院中冲出一名惊慌失措的少妇,跑到正举办诗会的花园中抱住窦月娘手臂不住地乞求道。

    “敏郞发生了何事?”

    窦月娘自然认得此女是谁,作为与武敏之暗通日久的女人,武敏之家里有哪些女人再清楚不过,这不过是武敏之的侍妾之一。

    其他小娘们都围了过来寻问着到底发生了何事如此惊慌?

    “月娘,诸位小娘,奴家刚才经过主人书房时听见房内有人打斗的声音就凑上去瞧,就见十多名汉子按着我家主人在地上打,主人现在都被打得快没人形了。呜呜呜......”

    “岂有此理,居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进屋行凶。姐妹们,我们去瞧瞧,是谁竟敢对周国公行凶,咱们一定要将其绳之于法。”

    窦月娘心里吃惊不小,竟有人公然在周国公府内殴打国公,岂有此理。随之而来的是脑怒,这打的可是自个心上人啊!

    想到敏郞风流倜傥的姿容可能被打得形象全无,窦月娘气冲冲地号召着姐妹们走。

    不会是煜弟把武敏之给打了吧?之前可是看到煜弟带了好几个护卫来的,后听媛娘与武敏之去书房内取笔墨,煜弟也就带着护卫去书房找武敏之去了。

    难道真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此,萧瑾萱也站不住了,急忙跟随着小娘们往书房去。

    走进书房所在的院子里窦月娘就听见武敏之的惨叫,着急抬腿就往书房跑去:“敏郞。”

    “嗯......”李煜与王虎等人听到声音停下手来朝门口望去。

    “敏郞!”窦月娘楞在门口看见屋内心中的美男子此时凄惨的模样,哪里还有曾经的风度翩翩。

    窦月娘飞奔而来,着急的模样把站一旁的李煜都吓了一跳,这娘们。

    “敏郞你怎么样了?”窦月娘扑到武敏之身边,将其抱在怀中,用衣袖擦拭着敏郞脸上的血水与灰尘,回答的却是武敏之不断的咳嗽声。

    敏郞痛苦的脸都有些扭曲,窦月娘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对于旁边的罪魁祸首,回过头来正准备怒斥。

    可入眼的是刚才来的燕王,窦月娘怒冲冲的脸色僵硬了刹那,可想到敏郞的惨状仍毫不顾忌地质问起来。

    “殿下,我等今日举行诗会并没邀请你来,你不请自来也就罢了,可为何跑到敏郞书房对其行凶?难道你是藩王就可以随便打人吗?”

    “哈哈哈!”李煜瞧窦月娘维护自己情郞而怒斥自己的神态,怒极反笑。

    “窦月娘,你不想知道为何本王痛殴武禽兽吗?”

    李煜懒得理会窦月娘怒视自己的神情,转身对着进到屋内的众小娘们道:“你们不想知道本王为何要揍武敏之吗?”

    “还请殿下告之原因?”

    李煜瞥了一眼人群中出声的小娘子,脸色随之涨怒冲着小娘们吼道:“难道你们没发现坐在角落里的正伤心落泪的媛娘姐吗?刚才诺不是本王及时赶到,武敏之这道貌岸然的畜生就奸污了媛娘姐了。你们说武敏之该不该打?”

    随即眼神眦裂的指着窦月娘怀中的武敏之:“其胆大包天,竟敢欲行奸污准太子妃,本王报与二圣,他的脑袋也该搬家了。”

    小娘们怎么也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燕王发怒起来如此可怕,都被燕王的气场给震住了.

    小娘们的目光顺着李煜所指的角落投去,不正好看见一名小娘坐在卧榻上裹着被子埋着头呜呜地小声哭泣吗?

    “媛娘?”萧瑾萱望着缩在一角哭泣的身影,做为杨媛娘的好姐妹,她的声音、身影能不熟悉?

    萧瑾萱跑到杨媛娘身边抱住熟悉的身影,关切地问道:“媛娘到底发生了何事?”

    “瑾萱,呜呜......”

    小娘们看到满是泪痕的杨媛娘才想起,之前武敏之不就是说缺少笔墨字砚带着杨媛娘到书房去取的吗?难道真如燕王所说?

    天啊!这太可怕了,武敏之真的也敢?

    耐心听完媛娘声泪俱下的述说后,萧瑾萱心疼地抱着媛娘,柳眉倒竖脸色难看地盯着窦月娘怀中的武敏之,怒斥道:“真想不到你武敏之竟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禽兽,煜弟打得好!”

    窦月娘再也没了刚进门时的盛气临人,自己号召来的姐妹们听杨媛娘述说后大多都在怒骂着敏郞,其他几人抱起了事不关己的态度。这会担心起来燕王等人会不会再动手,敏郞现在这个样子可经不起几下了。

    李煜轻蔑地瞧了一眼窦月娘和武敏之,窦月娘此时根本不敢和李煜对视,生怕惹恼了这位。

    “哼。”

    “瑾萱姐、媛娘姐我们走吧!”

    “嗯。”萧瑾萱和杨媛娘点点头,武敏之她们是再也不想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