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章 暴打狂徒
    “啊......”

    主人书房内怎么会传出娘子的尖叫声?把李煜一行人领进主人书房所在院落的小月刚踏入这座院子便听到一声尖叫传来,疑惑地看着声音传来的书房。

    “不好!”李煜听到声音失色道。这是杨媛娘的声音,武敏之还真如史书所载胆大包天,连准太子妃也敢行逼#奸之事。

    “王虎、李来亨还不快去救人!?”

    李煜赶紧对身后一帮侍卫大吼,心里暗暗祈祷但愿来得不是太晚。

    “诺。”

    王虎几人虽有些不解殿下命令他们去救人,但他们是燕王府的侍卫,无条件服从燕王殿下的命令。

    从传出的尖叫来看屋内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从殿下紧张的神情来看,想必房中有殿下关心的人。既然如此那更不能耽搁了,王虎一马当先往传出声音的房中冲,其他人紧随其后。

    李煜皱着眉拉着五弟的手紧紧地跟在王虎身后跑,李旭轮被四哥突如其来的紧张给搞懵了,无奈地被四哥牵着跑。

    “哥刚才那尖叫声挺熟悉的,不知是谁?”

    “是媛娘姐,她肯定出事了!”

    “啊!媛娘姐也在这?刚才是她在尖叫,四哥快点,媛娘姐一定被人欺负了。”

    在得知是杨媛娘出事发出的尖叫,李旭轮不淡定了,一改被李煜拉着吊后面之态,急着往那间房跑。

    只留下一脸发楞呆呆地望着李煜他们一行人着急冲向主人书房的小月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主人刚才好像带了一位小娘子进了这座院子!”小月喃喃自语。

    “武敏之你要做什么?”

    杨媛娘惊慌失措地用双手奋力阻挠抱住自己细腰不断逼近的武敏之现在看起来极为嫌恶的脸。

    “哈哈哈......”武敏之得意而张狂地笑着,对于已经被捏在手里的美人,他肆意发出内心丑陋的淫笑,他不介意美人的垂死挣扎。

    杨媛娘的挣扎反而刺激着他内心因奸计得逞而涌出的满足感,他要看着杨媛娘这位准太子妃无助彷徨最后屈服在自己身下惹人怜爱的面容。

    “某要做什么?咱的大美人还不知道某要做什么吗?”

    “武敏之,你......你个禽兽,枉我......”杨媛娘盯着武敏之那看起来可恶的脸,脸色因羞愤而涨的通红。

    “枉我什么?呵呵呵!是不是之前见到本郞容颜俊俏才华横溢一见顷心?”

    “你......”

    “媛娘,自你一踏入这座宅院时就吸引了本郞的目光,谁叫你生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呢?纵然某阅女无数,可见到你时仍止不住的心跳加速,脑海里不断闪现着要拥有你的念头,哪怕只是你的身体也在所不惜。”

    “这世间本就是才子配佳人,以某享誉长安的风流才子之名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也不亏待了你!”

    这世界居然还有如此不要脸之人,我杨媛娘今日算是见识了。

    “哈哈哈.......媛娘良辰美景可不能浪费了,古人有言春宵一刻值千金,就让我们共度春宵吧!”

    “你这登徒子,禽兽!”杨媛娘花容失色,不顾满脸泪痕破口大骂武敏之人面兽心。

    骂吧骂吧!把某骂得多惨也没用,今天你的身子我武敏之是得定了。

    武敏之为即将得到美人而激动得俊脸都有些扭曲,双手紧紧抱住不断反抗的杨媛娘,将其抱到书房内准备的一张卧塌。

    杨媛娘哭骂着武敏之,四肢不断地反抗其对自己的欺辱,可奈何自己哪是快到中年的武敏之的对手,被武敏之轻松地制住双手拦腰一抱给压在了卧榻上。

    “啊......呜呜呜......”

    杨媛娘原本花容月貌的容颜哭得梨花带雨,武敏之看在眼里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楚楚惹人怜的面容反而刺激着他内心的兽性爆发。

    “武敏之,我可是二圣选定的太子妃,你今日淫辱我,你就不怕二圣大怒惩罚于你吗?”

    被武敏之压在卧榻上,随着力气越来越小,眼看即将失身受辱。杨媛娘急中想起自己现可是准太子妃,搬出二圣和太子妃的身份想必能吓退这禽兽。

    “嘿嘿嘿......”

    武敏之停下动作,阴沉的脸色盯得满是泪水的杨媛娘心里害怕,但看他停下还以为自己搬出二圣吓住了他。

    “哼!二圣现在也阻止不了本郞要宠幸于你!”

    “你......”杨媛娘唔咽着泪水盯着越来越疯狂的武敏之,二圣都吓不退他,内心顿时死灰一般。今天为何要来参加这个禽兽举办的诗会?

    杨媛娘无助地盯着楼顶,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以前煜弟对武敏之的评价——此人表里不一,为人轻佻;挟爱佻横,桀骜不驯,恃宠而骄不可结交,当心受其害。

    嘿嘿!还二圣还太子妃,即使你已经是太子妃,某也要把你给淫辱了。

    你要怪只怪选你当太子妃的武后吧,是她毒死了我小妹,还让我改姓武不能祭祀自己的祖宗却去祭祀仇人的祖宗。

    还有李治,亏他也配当皇帝,与吾母吾妹勾搭成奸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装聋作哑被一个女人骑在头上的懦夫。

    二圣、太子?哼!今日我贺兰敏之就让你们李武两家颜面扫地。

    这么多年来我混混恶恶地度过,今日就痛快一回报复那恶毒的女人还有那姓李的。

    武敏之眼睛通红,越发的疯狂,用一只手将近乎力衰的杨媛娘双手制作,腾出一只手疯狂地撕扯她的衣裳,杨媛娘只能无助地躺在床上哭泣,充斥着整个书房。

    杨媛娘身上的衣物几下就被武敏之的爪子撕扯得只剩一件红色的肚兜,娇躯害怕而不住的颤抖,那凸起而渐显一部分雪白肌肤的双峰目入眼帘,刺激着武敏之内心****的疯长。

    正当武敏之抓住肚兜,准备将其一把扯下享受美人娇躯时。

    “嘭!”

    关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嘭的一声踹开,惊得在卧榻上不停纠缠的两人同时望去。

    武敏之恼怒异常,关键时刻居然被人打搅了。

    “哪个杀才,还不快给某滚!”武敏之对着门的方向大吼道。

    “快救我......呜呜......”

    原本心死的杨媛娘听到有人开门,升起一丝希望,可刚呼救就被武敏之给捂住了嘴,流着泪水不停地呜咽。

    王虎几人揣开门快速冲进屋内,在接近门时就听见房内传出男女相争的动静,就明白了此时屋内正发生着什么——有男子在行****女子的恶事。

    王虎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妇女的行为,何况屋内女子好像还是殿下所关心的人,更是怒不可遏。

    “在那呢。”李来亨眼尖,进屋一眼就发现了房间角落一张卧榻上一长得俊俏却满脸通红的男子压在一小娘子身上,两人衣裳不整,小娘子上身更是只剩下红色肚兜。

    只见该男子压在小娘子身上还用手使劲捂着小娘子的嘴,小娘子泪水直流呜咽不停求助地望着李来亨。

    “好你个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妇女。”王虎跑过来一看怒目圆睁,立即就要上前动手打这狂徒,却被一旁的李来亨拉住。

    王虎顿时怒视李来亨:“你拉某作甚?”要是他回答不出个所以然,老子就先把你给开瓢。

    “你不觉得那小娘眼熟吗?”李来亨指了指卧榻上哭得满是泪水的小娘。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整个人都呆了。

    杨媛娘,司卫少卿杨思俭之女。新年之时二圣看重其才貌选为太子妃,打算今年在太子成年之时完婚。平时与燕王殿下交好,可以说是燕王府中的常客之一,王虎他们作为燕王府侍卫能不认识吗?

    可现在堂堂的准太子妃居然被一狂徒压在身下,上身衣裳只剩下肚兜,要是他们再晚上一步,这准太子妃岂不就被人给凌辱了?

    “你们几个哪来的狗才,竟敢私闯周国公府,不要脑袋了是吗?还不快给本国公滚!”

    武敏之怎么也想不到,他数日的策划,今日精心的安排,眼看就要得逞了,却闯进来好几个大汉,且盯着自己看样子还来者不善,只能先以国公的头衔先把他们吓退,把美人弄完之后再说。

    “呵呵呵!武敏之,你好大的威风!”

    李煜牵着五弟来到王虎等人身后,看到卧榻上的一幕,心中如着火一般。拨开侍卫们,李煜和李旭轮站在武敏之面前。

    “媛娘姐,姓武的你这混蛋还不放开媛娘姐,本王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旭轮看到这一幕,小孩子虽不明白床榻上的事,但看到武敏之捂着媛娘姐的嘴,媛娘姐哭得伤心欲绝,他小孩子的心性也知道媛娘姐被姓武的给欺负了。

    看到李煜、李旭轮出现武敏之脑袋轰得一声,呆呆得望着二人,他们两个今天怎么会来?转贴上没有他们啊!

    捂着杨媛娘的手失神中松了,杨媛娘挣脱出这个禽兽的双手向着李煜哭诉:“煜弟救我,呜呜......”

    李煜看着原本花容月貌俏皮可爱的媛娘姐哭得伤心欲绝,对着发楞的王虎等人怒吼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给本王打死这狂徒。”

    “诺.....”

    王虎等人齐声道,一步冲上前提起失神的武敏之就要按在地上抡着拳头揍。

    武敏之这才反应过来:“你们敢胆打本国公,本国公是皇后的外甥,荣国夫人的亲外孙,打了本国公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

    可惜,武敏之恐吓没有吓阻王虎等人,本就被酒色掏空身体的武敏之还想反抗,可遭来的就是一顿暴揍。

    “嘭嘭嘭......”

    “啊......”

    王虎等人的拳头声声入肉入骨,打得倒在地上的武敏之鬼哭狼嚎在地上翻滚不已。

    哼!如果仗着外祖母袒护,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本王今天就让你认清下自己的身份。

    “打死这****。”李旭轮站一旁叫嚣着给王虎几人加油打气。

    “五弟你也可以上去揣他两脚,这人就不是东西!”李煜面怀微笑怂恿五弟动手。

    “四哥,我打了他,他要是去向外祖母告状,外祖母生气......”李旭轮捏着手指有些犹豫。

    武敏之是什么德性他们兄弟几个可是早就见识过的,仗着外祖母宠幸,平时不把他们兄弟几个放在眼里。

    李煜看不惯带人收拾了他,武敏之虽看不起李煜兄弟几人,但也不敢对他们几个藩王动手。这家伙就跑去向外祖母告状,外祖母就把李煜叫去训斥一顿,还跑去向母后斥责李煜。

    好在母后也知道武敏之的为人,终究是偏袒自己儿子,并没有责罚李煜,只是吩咐不要去搭理武敏之。

    “放心好了,武敏之今日干出大逆不道之事,外祖母可没法向以前那样袒护他,动手打就是。”

    “好勒,哥。”

    李旭轮高兴地冲上去:“把他的屁股给本王留出来!”

    “诺......”

    王虎等人将躺地上的武敏之翻了个身,正好把他屁股给空了出来。

    “嘿嘿!”

    李旭轮使出一身之力一脚踹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