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章 其人其事
    “瑾萱姐,你知道武敏之的书房在哪吗?”

    以防万一,李煜决定还是赶紧去看下,于是追问道。

    萧瑾萱蛾眉挑了下:“哦?煜弟,难道你找敏郞有事?”

    “呵呵,事倒没有,只是武敏之带媛娘姐去书房取东西,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时间久了点恐别人说三道四,何况媛娘姐新年时已经被二圣选为太子妃,眼看就要和吾大哥成亲了,总不能闹出点他人的闲话谈资吧!”

    “所以吾觉得还是先去看一看!”李煜摸着头神情有些尴尬地回道。

    “咯咯咯,煜弟,想不到你还替你大哥担心起你未来的嫂嫂了啊。怎么?你难道对你大哥没信心,担心媛娘被敏郞勾了去?”

    萧瑾萱听李煜一番言词不由笑了起来,娶亲的是你大哥好吧。太子没啥动静,你这当弟弟的却担心起未过门的嫂子来了。

    哈哈哈,萧瑾萱止不住地取笑李煜一番。

    真是太子不急,弟弟急。

    “瑾萱姐说笑了!”李煜被萧瑾萱取笑的发窘,俊俏的脸都有些发红。

    “算了姐姐也不戏弄你了,敏郞这座宅子我也是第一次来,至于书房你倒是可以问下月娘或者那几个奴婢。”萧瑾萱指了指另一旁的窦月娘和那几个端茶倒水的丫头。

    “谢瑾萱姐!”

    李煜转身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回头手一掷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到萧瑾萱手上。

    “接着!”

    双手接到时有些迷惑,一看手上的小卡片,萧瑾萱明艳动人的脸顿时喜笑颜开。望着李煜离去的背影,嘴角微翘,好弟弟不罔姐姐疼了你这么多年。

    原来李煜抛过去的是一张用银打制小巧的馨香殿的贵宾卡,持该卡在大唐各地的馨香殿购物可以打六折,等于是以只高于成本一点点的价格在卖。

    如果说大唐其他地方还不知馨香殿为何物,那关中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馨香殿是一家综合性的购物大商场,更是奢侈品的集中地,主营燕王府各工坊出产的商品及天下各地而来的奢侈品。

    这张卡虽说在馨香殿购物打六折,可对于出身兰陵萧氏宋国公府这种不差钱的豪门贵女萧瑾萱来说,她看重的是持该卡可以优先购买到品质最好的五星级香水。

    李煜搞出香水后,按品质分级,五星级香水产量极低,每月仅产一百瓶(瓶子只比后世装风油精的玻璃瓶大一点),还是用价格不菲小巧精致的玻璃瓶装。

    现长安的豪门贵女们以拥有五星级香水为荣。

    拥有了此卡后,等于萧瑾萱每月都可以不断货的使用五星级香水,能不让爱美平时又爱相互攀比的豪门贵女动容吗?

    窦月娘,据李煜所知她可是武敏之的姘头之一,都十七八岁了都没人上门提亲。找她还是算了,看来就那几个女婢了。

    李旭轮正一脸苦逼地在这位自己不认识的姐姐怀里被她一把手地教导如何写好一首诗。

    见四哥走了过来好像要离去,李旭轮急了:“四哥。”

    李煜回头,靠,差点把五弟给忘了,望着五弟那幽怨的眼神,李煜颇有些不好意思走过来拯救身陷美色的小弟。

    你可比哥哥我好多了,在美少女怀中居然身在福中不知福,满脸悲呛委屈地看着老哥我,好像老哥做了多么对不起你的事似的。

    哎!老哥真想跟你换下,李煜心中悲愤地腹诽着五弟。

    “殿下......”

    见李煜走来,少女立马放了手中的李旭轮站起来,小脸含羞如待放的花朵,盈盈秋水很是期待地望着李煜,双手有些手足无措捏着衣角。

    看来这丫头对自己有意思!李煜心中嫉妒五弟悲愤的心情立马烟消云散,心里乐滋滋地想道:本王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嘛!

    “咳咳,请问小娘子芳名?”李煜一本正经问道,这丫头他还没见过呢。

    听殿下问她,少女喜形于色,心情有些激动:“奴...奴家姓徐名倩,父西台舍人徐齐聃。”

    李煜恍然,此女居然是后世被比作汉班氏徐齐聃的女儿,难怪生得花容月貌。她的一个姑姑是史上出名才色双绝的徐贤妃,自个祖父的妃嫔;另一个姑姑则是父皇的婕妤,其家祖孙三代都是朝中重臣。

    “幸会幸会!”

    “吾弟午睡时间到了,我带他去找地方睡觉,倩娘待会见!”

    李煜有些不舍地托着五弟离开,如果不是有要事怎么也得跟倩小娘子发展下感情,刚才她把五弟拐过去时怎么没发现这小娘子呢?唉!

    “嗯......”徐倩感觉脸有些发烫,见燕王离开心情有些失落,同时又自责之前见到燕王时怎么不直接与他相识呢?

    哎!幽怨自己没脑子,徐倩有些遗憾地目送李煜离开。

    其时这时她追上去最好,可惜女孩的矜持、豪门的礼仪束缚着她做出出格的行为。

    燕王的才只是稍显,但在长安也算是小有名气;貌比武敏之更美,早已传遍长安少女们心中。可惜燕王开府不过两年,逐渐长大美貌显现时就已经去封地了,难得一见。

    李煜刚才出现时,园中众女闻知是燕王,除了那些武敏之的忠粉外都时不时偷瞄燕王身姿。

    “王虎!”李煜朝着站在花园一边他带来的一伙侍卫招手道。

    “殿下。”

    李煜凑在王虎耳边吩咐他挟持一名婢女带路去武敏之的书房。

    王虎得令立马领着两人向那名婢女走去,婢女年龄不过十三四岁,原本伺候这些少女们好好的,突然看见三名孔武有力的大汉朝着她走来,心止不住的发颤,腿肚子都软了。

    “三位......郞君......可有什么需要,奴婢好.....伺候?”

    王虎眉头一拧,小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小,看到我们就怕?

    “某家殿下要去你家主人的书房,你领下路。”

    “诺......诺......”

    小丫头提起发颤的腿跟着王虎去见他的殿下。

    “殿下人带到了!”

    “嗯!”

    李煜见王虎带来的婢女眉清目秀,观其他几名婢女容貌都不差,这武敏之还真是会享受,估计这几名婢女都被武敏之开过苞了。

    就是这丫头胆子太小了,这要是一个人在外面非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李煜放平下心情,语气和缓道:“小娘如何称呼?”

    小丫头低着头颤着嗓音回道:“回.....回殿下,奴......奴婢叫小月。”

    “小月啊,本王要去你家主人的书房一观,但不晓得路怎么走,你可以带下路吗?”

    “奴......奴婢愿意为殿下效劳,请.......请殿下跟奴婢这边走。”

    小月有些畏惧王虎他们几个,在前领路时都尽量往李煜身边靠。

    谁叫李煜长得美如冠玉平易近人呢!王虎几个锁着眉头,咱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武敏之从书房中的书柜里翻出一卷纸,上面可是记着他这一辈子写的好诗,回头看书案那杨媛娘痴迷地念着他平时的诗作,顿时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

    此时不由想起数年前自己惨死的妹妹,世人皆以小妹死于武惟良、武怀运献食毒杀。可这食是武后,自己的好姨母所逼献,自己没吃却送给小妹吃,小妹就中毒而亡,接着武惟良、武怀运皆被处死。

    呵呵!好心计,好算计,好姨母你真是一箭双雕,一举除掉所憎恨的武惟良、武怀运兄弟,还把对自己有威胁的吾妹也给除掉了。

    真当吾是傻子不成,会信了你所说的这一套?还让吾改姓武祭祀你武家香火,给你那短命父亲当儿子。哼!

    你不是看中了杨媛娘资色仪态俱佳给你那病鬼儿子取亲冲喜吗?吾今天把她给bi奸了让你们武家李家颜面扫地。

    哈哈哈!武敏之内心因今日能报复那恶毒的女人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激动,平静的脸却只是淫淫一笑,可见其隐忍之深。

    见书房的门是大开着的,武敏之眉头一皱,虽离举行诗会的花园隔着一个院子,不担心声音能传到那去,但还是关着门以防被人误打误撞给打搅了好。

    先放下诗卷走到门前,武敏之对外张望了下,见院子里没人心下大定。

    今日费尽心思寻了这么个偏僻的宅子,以自己在长安娘子们心中的名声邀请那些和自己交好的贵女搞出个诗会,就是为了把杨媛娘给引来。乘机将她带入宅子深处书房内将其bi奸了事。

    毕竟之前自己和杨媛娘并不认识,在武后将其选定为太子妃后才听其美名。

    哼!这个恶毒的女人给自己儿子选媳妇还真会挑,今日见杨媛娘果如他人所说。仪态落落大方,大家闺秀之范尽展无疑,长得真不愧是闭月羞花之貌,让人见之尤怜。

    吾今日将其bi奸后,吾那好姨母得知时的表情想必很是精彩,哈哈哈!

    “嘭!”武敏之将门一关,拿着诗卷嘴角一撇露出魔鬼般的微笑走向无知无觉的杨媛娘。

    杨媛娘心有所感回过头,见是敏郞拿着诗卷来,顿时喜上眉梢:“敏郞,你手上拿的这一卷就是你所说的精华之作吗?”

    “嗯!”

    得到武敏之肯定的回答,杨媛娘更是欣喜,武敏之的才气在长安可是如雷贯耳。

    谁家小娘不知武敏之才色双绝风流倜傥,只可惜以往不曾得以一见,今日见之,果不其凡。要不是因为已被二圣选为太子妃,恐怕自己的小心脏就要为敏郞而跳动了吧!

    “敏郞快给奴家一观,让奴家点评点评!”杨媛娘俏皮可爱地冲到武敏之面前从其手中抢过纸卷立马回到书案前。

    将纸卷徐徐打开,一首接着一首好诗映入眼前,杨媛娘瞧着纸上优美的诗句情不自禁念出来。

    “寒痒不忍暖秋风,杳杳飞花偏向东。榕树参天非得翠,少年凝目莫贪红。若为精褥风因起,岂怨寰尘梦以空。祇臣荷亭轻把扇,一飘湉水月相逢。”

    “嗯?”杨媛娘感觉腰身有异低头一看,一双大手环住了自己的柳腰,大惊失色回头一看。

    武敏之那俊俏的面容离自己仅在一寸之间。

    “敏郞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