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楔子
    贞观二十二年,天空中太白金星屡屡白昼出现。

    太史令李淳风占卜后告知李世民“女主昌。”

    将来女人掌管天下,同时民间谣言四起,说是《秘记》这本书中预言,唐朝开国三代之后,女主武王将一统江山。李世民对此心怀疑惧,对子孙后代的安危放心不下。

    某日李世民大宴武将,众人在喝的时分尽兴时玩起了行酒令,为了活跃气氛李世民让他们说下自己的小名。

    于是众人争相报出自己的小名,轮到李君羡了,冒冒失失的报了自己的小名“武娘子!”

    众人皆大笑不已,唯有李世民愕然,讪笑道:“何物女子,如此勇健!”

    众人笑得更欢了,李世民心里一下子联想到李君羡的官衔封爵籍贯职务中居然一连有四个武字:左武卫大将军、武连县公、武安人、主管玄武门宿卫。

    李世民心中大惊:将来要篡夺我李唐江山的“女主武王”在这里!总算被朕给逮到了!

    不久之后,李君羡被调离玄武门,到华州担任刺史。

    贞观二十二年御史弹劾李君羡勾结妖道,图谋不轨,李世民立刻下令将其斩首抄家。

    可杀了李君羡后,李世民仍不放心,私下里垂询据说能知过去未来的太史令李淳风:“你说实话,《秘记》中说的女主武王的事情,可信否?”

    李淳风答道:“臣仰观天文,俯察历数。《秘记》所言极是,此人现已在陛下宫中。而且是陛下的亲属,三十年之间,此人必将统治天下。皇家子弟将有血光之灾,征兆已成,无可挽救。”

    “那朕杀尽所有疑似者,如何?”李世民瞠目道。

    李淳风长叹一声:“天道难违,王者不死,陛下只不过是滥杀无辜,于事无补。而且,今后三十年此人渐老,或许能有几分菩萨心肠,为害尚浅。假诺陛下现在要是杀了此人,上天可能再降生更历害的魔头,到时恐怕陛下的子孙会被彻底赶尽杀绝,大唐皇室从此绝灭。”

    李世民听后汗毛直立,怏怏作罢。

    贞观二十三年初!

    “陛下大喜!大喜啊!”太史令李淳风难掩激动的内心,急切进宫向正在休息中的李世民禀报最新观察到的天象。

    此时的李世民以经病痛缠身,看到太史令兴致冲冲的来觐见报喜实在不知喜从何来。

    “何事大喜?”李世民精神萎靡问道。

    李淳风难掩脸上的喜色奏道:“臣数日仰观星象在今晨曦之时发现,紫星微开,但见紫麒之星升于海之东南,又见紫气东来,太白光灿星空直冲半月。臣立即细察历数此乃陛下之喜,大唐之喜。”

    “哦!细说喜从何来?”李世民听太史令这么一说精神为之一振。

    “贞观二十二年,天空中太白金星屡屡白昼出现这预示着女主昌,将来女人掌管天下,三十年之后,此人统治天下,皇家子弟将有血光之灾。可今年初却是紫星微开,紫麒之星升于海之东南,这预示三十年后陛下将有一子孙在海之东南重振大唐,拯救皇室子孙,铸就万世基业。又见紫气东来,太白光灿星空直冲半月,这预示大唐天下将万寿无疆,如天之日月永垂不巧。”

    李淳风激动的快语无轮次,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大吉之兆啊!

    李世民听后,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我李世民的子孙终究是受上天所眷,不必在为李唐江山子孙后代的安危而担忧。三个月后,安然逝去。

    八年之后,公元月大唐东都洛阳的皇后寝宫内,一位美貌妇女撕心裂肺的声音响遍周遭。众多宫女忙碌不堪,产婆也是大汗淋漓,一切皆是大唐皇室又一位新的皇家贵胄将要诞生。

    朝堂上端坐着这个时代最有权势最富有的帝王,虽端坐于朝堂之上,却心不在此。

    一班大臣正激情高昂,探讨国家大政方针。

    皇帝李治做为这个帝国第三个帝王此时已无心处理这些国家大事,皇后去年生一子今年末又生产,现如今安危如何?

    国事现可交由宰相朝会后处断,他的心以经飞到后宫那位爱妻身上去了。

    后宫中在一声撕裂的女高音中一个新生儿诞生了,凤床上的女人终于结束了这世间最痛苦的时段,香汗淋漓却如释重负,这样的经历她已经经历了到现在是第五次了,围在她身边的宫女产婆等人终于松了口气。

    几个宫女按照产婆的吩咐用热水小心的清洗着婴儿的身体,洗完后用锦布将婴儿包好。

    皇后的贴身侍女将孩子抱到了趟在床上已经缓过气来的皇后身边开心的禀道:“恭喜皇后殿下,喜得龙子。”

    皇后伸出双手从宫女的手里接过婴儿,小心的呵护着,用手指划过婴儿那滑嫩的小脸笑看着自己怀中的第四子。

    一个小宦官兴奋而急切的跑进了皇帝李治处理国事的洛阳行宫中的宫殿里跪在李治面前奏道:“恭喜圣人,皇后殿下生了,是一位龙子。”

    李治听完小宦官的禀报后激动的站了起来。

    群臣听后齐声向皇帝李治恭贺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得上天眷顾再得一龙子。”

    李治也是激动的对着群臣宣布:“今日皇后生产母子平安,朕再添一子,喜得天庆,今日国事就议到此,退朝,摆驾去皇后寝宫看望朕的皇后和四郎。”

    “吾皇万岁!”群臣们便各自退去。

    “圣人至!”

    伴随着宦官特有的声音一个年轻帅气的皇帝走进了武后的寝宫,宫里一众宫女跪下:“参见圣人!”

    李治随手挥了下“免礼。”

    “谢圣人!”宫女们齐声回礼后站了起来。

    李治走到武后的床前,武后挣扎着准备起身来行礼,李治坐在床上双手抱住武后的双肩劝道:“媚娘刚生产这些俗礼就免了。”

    武后同意的点点头,依偎到这位陪伴自己多年的男人怀中。

    “九郎你看四郎现在睡的多香!”武后轻轻地将第四子抱给李治瞧瞧。

    非武后所生的李治其他儿子并不得武后待见,早早就被武后打发到地方安置,李治仿佛也把他那四个儿子给忘了,所以平时称呼儿子们是按武后所生儿子的排行称呼。

    李治转眼看着武后怀里的第八子,双眼紧闭神色安详,呼吸均匀中沉入梦乡。不由笑道:“哈哈哈!没想到吾放下国事来看这孩儿,他居然睡着了!”

    “呵呵!”武后掩嘴笑着。

    “九郎,你打算给四郎取何名?”武后寻问着李治。

    看着自己第八子熟睡的样子,小脸白净滑嫩如瓷玉般就联想道:“四郎肌肤如玉,日后必如吾一般是一美男子也,就取名李煜。”

    李治这时也不忘自恋一下,武后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

    李治转身对身旁的宦官吩咐到:“下诏,朕喜得第八子李煜,为与天下百姓同庆,允许百姓大宴三日,大赦天下。”

    待第八子满月后,李治再次下旨,封第八子李煜为燕王,实封一千户,右威卫大将军,青州牧。

    麟德元年(664年)改云中都护府为单于都护府,加封燕王李煜为单于都护府大都护,幽州大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