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406章 坐骑灵玄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圣人疑虑燕王殿下拥重兵于安东,恐其将来对皇位有恋想生乱事。可安东远在数千里之外,燕王诺是生有二心举兵犯境,西进之路不过海陆两条,行军必以陆路为主,海陆为辅。陆路要过沼泽众多难以通行的辽河,还要穿越营州境内数百里狭长利于防守不利进攻的辽西走廊,尽头还有榆关这座立于山海之间的险关阻隔进入河北。海路只有辽东的都里镇乘船南下至登州。朝廷守军只要把守住营州境内的几座关隘和登州,燕王即使精兵强将在手,亦徒之奈何。何况安东地方苦寒,有口不过两百余万,仅靠安东一地是难以支撑燕王十几万大军粮响的消耗。燕王养起这支强兵靠的不过是其麾下众多从大唐赚取巨利的商行,便相的等于朝廷掌控了燕王的命脉。燕王诺轻举妄动,朝廷只需查封其在大唐境内的所有产业,不消半年,燕王必兵众一散难以起事。至于燕王开拓的那些海外岛屿,距大唐更远,不仅来返受海上天时影响耗费时间长,还要占用燕王的兵马粮响呢,形成助力微不可言。将来,只要大唐不陷入天下大乱之中,燕王想进入中原难上加难,顶多只能割据安东自立……”

    李治认同的点点头,心想为君的他怎么没想到这些?

    “将来诺朝中有事,宗室诸王无兵无权难有影响力时,有燕王拥兵在外,亦是对朝中不轨之人的一种实实在在的震慑,对保大唐江山之永固将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张朝说完还不忘四周瞧瞧,以防有人偷听到他对圣人说的这番话,要是传了出去,武后必杀他而后快,朝中相公亦饶不了他。

    张朝的小动作李治看在眼里,对于其今日的一番见解甚为惊异。毕竟是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老人,其本性能耐如何,李治再清楚不过了。原为老实本分的老宦官,突然对国朝宗室情况、安东进入中原的行军用兵之道颇为了解,还能借古寓京告诫于吾。这本身就透露出了不寻常。

    李治不知,张朝今日开解他的一番大道理其实是李煜以前故意在张朝面前以一种感慨时局的不经意方式向其透露,说不定哪一天张朝就能用上。

    因为李煜知道,张朝一定会在父皇母后面前维护他,消解传到父皇母后耳边对他不利的消息。

    李煜未出宫开府时,大明宫中十年的生活,张朝照顾他的时间比身为父母的李治、武后还多。虽一个是主一个是仆,却并不妨碍张朝对李煜这个聪慧平易近人的殿下爱护。

    心中的惆怅经张朝一番解说反而通畅无比李治不再多想张朝为何能有今日一番大道理,挥手令其退下,独自坐在寝宫中思考今后的举措。

    思滤良久,李治呼出一口浊气,叹道:“依张朝之言,煜儿拥兵据安东,对吾李家江山社稷当为一件好事。内有乱以外制,外有乱,内可制,即内外相制也!”

    ……

    张朝出了含凉殿走到无人的地方时,长出一口气,虽是寒冬腊月后背却早以汗湿,叹道:“燕王殿下,老奴也只能帮你到此了。”

    “也不知有没有人偷听?”张朝心中疑虑,“今日告于圣人之言诺被人告发,唯有一死尔。”

    李煜不知含凉殿内主仆之间关于他的一席对话,正带着馨儿众女前往提比利乌斯于长安城南终南山下购建的一座马场,查看去年依次购来的五千余匹良马。

    这座马场占地数十里,有足够大的空间供马匹驰骋。

    李煜等人一入马场,映入眼帘的是千马奔腾犹如震天雷霆般震耳欲聋。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打开书本李煜简单的翻了翻,让自己感慨的是这个提比利乌斯还挺聪明的,居然是汉拉丁文对译,幸好这家伙文言体没学会只能用白话文的方式进行翻译。

    不然这么个罗马人用文言文翻译出来的西方著作绝对能让李煜如同看天书。

    不信?去义宁坊的景教寺庙大秦寺看看(被罗马教会驱逐的基督教异端教派在大唐传教的正式称乎)。人家神父手里拿的翻译成汉字的《圣经》,那个拉丁文进行文言文翻译,看得绝对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由想到如果没有那个神父解读恐怕没几个人能看的懂吧。

    李煜都不禁的连想到如果十一世纪开始那几个发动十字军东征的教皇要是得知当年被他们驱逐的异端教派在东方的现状后一定会非常庆幸当初驱逐了他们。没有让他们玷污上帝,同时估计也会非常光火,认为他们的存在是对上帝的亵渎。因为他们仍拿着《圣经》以上帝的名义传教,却让东方的皇帝窃据了上帝和圣母玛利亚的位置。

    从中粗略的看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经纬度”的测量,纬度很简单,测量的原理详讲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测,前提是不考虑太阳直射点的偏移。

    李煜想要的是经度的测量方法和太阳直射点偏移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移动时的纬度测量方法,不过注定他要失望了。

    只有掌握经纬度哪怕大致的测量经度才能绘制出更精确的地图,为行军作战,地理勘探、海洋探险提供更准确的方向导航,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在后世只要身上有个看时间的手表或手机用初中的地理知识都可以简单测量出当地的经度。可在这个跟本没有精确的时钟,确切的说还没出世呢!那测量经度不就抓瞎了吗?大唐的天文学者又没有提出个经纬度概念,可以说在新航路未开辟之前东西方之间的地图绘制,方位导航中除了借助天文有共通之处外,其它的方法完全是两种不同体系。

    当然论方位导航和地理测量以经纬度最为简便易于掌握,前提是在时钟发明之时。

    李煜前世又不是学地理的,了解的还停留在高中地理阶段,自然不清楚一个时钟对于经度测量的重要性,也不了解托勒密的地理学指南中对于经度测量的不科学性。

    见李煜很高兴的翻阅自己不远万里带来的自己祖国书籍,提比利乌斯显得很是高兴。

    “殿下,该书是吾国著名学者托勒密所著,吾还带来了托勒密其它著名的学术著作,以及吾西方国度其它学者在天文、地理、占星、光学方面的重要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