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406章一封信
    不管是发生任何事情,救出师姐这件事情是必要的。

    虽然现在荆州的局势混乱不堪,可是天涯冰宫也有盟友,而且刘俊之也通过曹大供奉了解道,荆州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恐怕荆州则有的八品宗门加起来,都未必能将它全面性的击败。

    而且只要荆州王不败的话,这些八品宗门为了利益,要联合起来。

    不会再暗中搞任何小动作,但是只要荆州王一完,他们之间的联盟就会破裂,然后就会互相争夺地盘儿。

    而且刘俊之也知道,荆州王是世代相传。

    而且他们的家族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是人皇唯一承认可以建国的王室。

    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国家,大乾王朝。

    而且现在神武大陆这么乱,人皇更冷,自顾不瑕。

    所以荆州王,很可能选择一条道路。

    就是在他们小千世界的王朝。会搬到荆州本土来。

    以王朝的形式对抗,对抗这些八品宗门的联合。

    因为只有在荆州建立王朝,他们才可以脱离小千世界,让自己的家族全面参加战争。

    否则的话只有荆州王,他的直系。我很难顶得住八品宗门的狂轰滥炸。

    而只要他们在荆州建立大乾王朝。

    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承认荆州是他们的领土。

    这只是权宜之计。

    而且荆州本来就在他们家族的掌控之下。建不建王朝的结果都一样。

    但是他们要不建立王朝的话,是无法请动族中的那些族老!

    建立王朝之后,整个荆州就会成他们家的。

    虽然还是隶属于人皇座下,可是他们却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力,是人皇不能干涉的。

    其实荆州王做的一切,也只是权宜之计。

    只是忽悠他们族中的那些族人们参战。

    虽然他是族长,可是家族中制约他的权力太多。

    而在荆州建立大乾王朝,他也可以更好的掌控家族。

    然后到时候等战争结束的时候,他也可以跟人皇讨价还价。

    决定荆州最后的归属。

    建立大乾王朝是无奈之举。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先暂时这样。

    这对于刘俊之来说是个好消息。

    最起码不用担心师姐的安全。

    不过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是,让师姐的弟子们都快速的崛起。

    这才是王道。

    随着名师堂的事件告一段落。

    荒谷法会再一次的开始。

    武皇层次的比赛,对于刘俊之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他可以通过观摩这些人的比武。来提高他对这个层次的认识,使他能快速的进入武皇这个层次。

    打败他们是一回事,而要达到这种境界,又是另外一个事情。

    而且这两个事情毫无关联,不能混为一谈。对于这一点,刘俊之是十分了解。

    他能打败武圣,但是他只要达不到武圣二重巅峰这种层次,就无法被这方天地承认,顺利的进入界上界。

    所以境界是一方面,实力又是一方面。

    而且超越武圣二重巅峰,飞升界上界。

    这是做方天地环古不变的真理。

    就算是天道,对于他自己制定的这个限制,也是无法作出更改的。

    就算是他也要遵守。

    所以观看武皇层次的比武,对于他来说,能够有不小的获益。

    白雪很想揪出秦狄,将他暴揍一顿。

    这家伙竟然明目张胆的在自己面前晃悠。

    这是断刀门的掌门无疑,可是现在代表断刀门的,是他们的副掌门。

    这个副掌门,他本身是副掌门,可是他又姓副。

    这就尴尬了,所以就管他叫副掌门,因为叫副副掌门太难听。

    可是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以为他就是断刀门的掌门人。

    只不过是姓副而已。

    虽然白雪心中很气恼,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晃悠,可是要毫无办法。

    毕竟这么多人在这里,自己也不好真的动手。

    而且只要比赛一结束,他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己根本找不到他的踪迹。

    看来自己要警告他,只能是晚上亲自走一趟断刀门的所在的地方。

    经过一天的时间,这个层次的比赛顺利的结束了。

    而且达到这个层次的人,本身来的也不多。

    所以他们的比赛很快就结束了。

    这一次太虚观是占了上风,获得了第一名。

    夜晚,秦狄正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书。

    然后突然他把书平放在桌子上,很平静的说道:“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坐一下吧。”

    白雪已经很小心了,但他还是没有想到,秦狄会知道自己来。

    所以他也不必隐藏了。很正常的从门口进来。

    “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你我的恩怨,只是告诉你一句话,让你的儿子离我的女儿远一点。”白雪推门而入,然后直奔主题。

    这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你确定,不后悔。还有那个女孩是你亲生的吗?”秦狄抛出了一个问题。

    他这一句话。把白雪问愣了。

    尤其是你确定,不后悔。这六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含义?

    好像秦狄知道她不知道的东西一样。

    而且还有他怎么知道,白依雪不是自己亲生的。

    如果他知道白衣雪是自己亲生的,一定不会这么问。

    只不过白雪刚要开口,她的嘴就被堵住了。

    然后秦狄挨了一嘴巴。

    “我曾经对自己发过誓,如果当年的是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况且,自从那天之后,我发誓绝不让你再碰我。除非老天有眼,你能救回我们的孩子。”

    刚才秦狄用手捂住她的嘴,已经犯了白雪的大忌。

    “既然你今天来了,索性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挑明白了吧。”秦狄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一封信了,然后说道:“这封信,在我的怀中呆了18年。这是L颖临死之前,让我把他交给你的,18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封信里。”

    秦狄将信件交给白雪,然后转过身去。

    白雪看了看这封信。从信封上的颜色来看。这封信已经相当的古老,而且有一定年头了。

    而且她也不想知道,这封信上所写的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究竟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是她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