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326章
    燕云天越来越适应这种打法,并且他调整了自己的身体硬度。

    可以十分有效的隔离这种圣光。所以现在哪些圣光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并且他成功的破开了这位所谓的黑暗骑士的防御。

    并且用自己的剑,将这些圣光一一的斩断,剑上所覆盖的风系元力,瞬间的占领了圣光所在的区域。

    形成了另一股势力,与圣光对抗着。

    并且对抗越来越激烈。竟然有隐隐约约的气势压制住了圣光。

    况且让这个黑暗骑士流血,但是这个黑暗骑士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是黑色的,并且伴随着阵阵的腥臭味。

    “现在你应该交出巫妖王之戒了吧。你身上的力量越来越薄弱,一我估计很快你就会战败的,我可不想到时候一一的砍下你的手指,取出巫妖王戒指。”刘俊之刚说完,就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燕团长快撤。”刘俊之大声的吼叫道,并且将方天画戟抛出。

    莫无双接住方天画戟,迅速将挂在画戟之上的黑色玉佩取了下来,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刘俊之扔过来,一定有它的作用。

    燕云天向后退去,速度十分的快,因为他虽然和黑暗骑士交上了手,可是他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拥有什么手段,而刘俊之的一句话,正好提醒他。

    而且燕云天十分的清楚,恐怕又出现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所以才会得到刘俊之的提醒。

    他刚才和黑暗骑士斗了那么久,刘俊之一句提醒的话都没有,证明了,这次和那次根本不一样。

    而且他快速的向后撤退的当中,发现身上竟然有阵阵寒意,而且衣服上隐隐约约的已经结了冰。

    在莫无双将玉佩拿到手中的那一刻,一个黑色的屏障迅速的形成,将他们所有人笼罩在里面,燕云天迅速的钻入屏障之内,并且他发现屏障以外的地方都已经结了冰。

    方天画戟所化出的那道黑线,它刚才的位置,所有的黑气迅速的变成了一个屏障,将这些黑暗亡灵所笼罩。

    而刘俊之站在外面,他的身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这些触动到了这个光芒,便开始慢慢的消融。

    而位于这森林当中所有的树木,都已经变成了冰树。

    而且这里整个区域都变成了冰雪的世界,而且天空上还飘着片片雪花。

    “巫妖王。”刘俊之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来阿让终于动用了巫妖王之戒的力量。

    来阿让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面色红润的男子。

    “主人,你召唤吾何事?”这个面色红润的男子向来阿让单膝跪倒说道。

    “杀了除了你我之外的所有生物。”来阿让命令道。

    身为巫妖王之戒的持有者。

    这个巫妖王是根本无法杀死他的。

    除非自己的巫妖之戒是自愿脱下,或者自己被别人砍杀,巫妖之戒落在别的人手里。

    除了这两个条件以外,这个巫妖王到死都得为自己服务。

    况且黑暗骑士的寿命要远远高于巫妖王。

    所以这个巫妖王终生都要为他服务,直到死去。

    这个面色红润的男子,看看四周围说道:“对不起,我无法反驳他的命令,我也不用不想杀人,但是我必须要杀掉你们。”

    这位年轻的巫妖王十分的纠结,自己堂堂在上的一个巫妖王,如果不是一时的疏忽。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成为这个十分阴险的黑暗骑士的仆从,可是自己却没得选择,因为戒指在他的手中。

    如果他拒不执行命令的话,就会受到惩罚。而且这种惩罚是十分残酷的。

    幸亏这个黑暗骑士多一半儿的事情都喜欢自己单干。

    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的召唤自己。

    虽然是第一次,可是他的命令是让自己杀死这里所有的生物,除了他们两个以外。

    “不得不说你做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选择。”刘俊之说道,对于巫妖王,就算拥有最纯正的血液。

    他都不惧怕,因为只有来自黑暗世界的那三个巨头,可能会让他稍微有一点发怵。

    至于其他黑暗生物无所谓了。

    虽然拥有不同的信仰,来自各个位面。

    可是所有黑暗生物的来源,他们所有力量的来源,都来源于那三个神灵。

    况且这位年轻的巫妖王身上,果然有那家伙的气息。

    这个黑暗骑士听到刘俊之的话后,哈哈大笑。

    “你是吓傻了还是自己笨,这种情况之下你还不了解吗,你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这个年轻的巫妖王不说话,直接上手。

    他第一个目标就是这个浑身缠绕着金色光芒的少年。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可是这个少年能抵抗自己的寒冰,足以证明他不简单。

    应该是一个十分恐怖的角色。

    这个巫妖王的手上有丝丝黑气,而且他所经过的地方,那些已经被冻住的土地和那些冰已经慢慢开始腐朽。

    来阿让艰难的坐在地上,刚才那种情况已经,已经抽空了他所有的魔力。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恢复魔力。而且有这个巫妖王在场。

    那些人只要出了他们哪些所谓的黑色屏障,就会被立即得冻成冰雕,然后慢慢的等待着自己被冻死。

    这个刑法是很残酷的,也是他最喜欢的。

    是他原来的那位主人,那位女性的巫妖王最经常做的事情。

    只不过那个巫妖王早已经身陨,而且是被他和他的盟友,生生的折磨死的。

    而且她的力量被剥夺之后,就是一位巫妖王,以这种方法,将她生生的折磨死。

    虽然不知道那个少年,是如何抵挡巫妖王的冰,可是那已经都不重要了,就算他能抵挡住又如何?他始终抵挡不住巫妖王的死亡凋零。

    刘俊之看着逐渐向他走来的巫妖王。

    只是笑了笑。

    “现在我命令你回去,将这个杂碎剁了,以解你心头之恨。”刘俊之向年轻的巫妖王说道。

    这个年轻的巫妖王摆了摆手。

    他也很想将他身后那个杂碎剁了,可是他的戒指在那个杂碎手中,他就不得不屈服于他。

    虽然面前这个少年说出了他的心声,可是他根本没有能力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