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225章以下犯上
    但是就是这把已经钝到极点的剑,如果开封的话,那将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

    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给刘俊之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

    我勒个去,刘俊之差点破口大骂。

    这个老头修炼的竟是蜀山秘传,

    蜀山秘传的藏剑术。

    所谓藏剑术,是蜀山的一道十分古老的秘技。

    其特点就是养剑,当养剑养到一定程度。

    称之为藏剑。

    在养剑以及藏剑期间,这把宝剑不曾出鞘。

    让人感觉就像钝住了一样,这一把钝剑,连人都伤不到。

    但是这把剑一旦开封,那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刻,斩山斩海不在话下。

    而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来已经达到了藏剑的地步,而且停留在这个地步已经好多年。

    “二爷爷。”石宁来到老者身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这个老头赫然就是石家三兄弟中排行老二。

    现在出任衮州王一职的石家二长老。

    作为支持人皇的武圣世家。

    石家与人皇殿,一直保存的良好的关系。

    但这个关系并不是上下级,而是与人皇殿平起平座。

    属于结盟的一种。

    而作为人皇殿的天生盟友,石家这些年不断的努力。

    也让人皇殿刮目相看。

    而且衮州,自古以来就是石家的封地。

    但是从太古至今,石家已经经历了好几次兴衰。

    这一次却是一炮而起,强势崛起。

    并且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石家又重回武圣世家之列,但是谁也不知道,石家会再次的沉沦。

    不过现在石家,已经达到了实力的顶峰。

    现在的石家,出了三个天才。

    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很有可能会成为人皇。

    那个时候,石家会达到权力的顶峰。

    但是那以后,石家有可能再次的进入,进入隐世状态。

    “你就是,刘俊之。”这个衮州王一开口。

    没有询问别人,也没有询问战况。

    而是开口,开口就询问,眼前这个少年是不是刘俊之。

    刘俊之一愣,这个衮州王。

    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而且这个事情,而且让他一头雾水。

    “请问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刘俊之现在就不明白了,怎么现在什么人都找自己,他可和这个衮州王没有任何交集。

    如果说有交集的话,那就是他是石家的女婿。

    “不错,不错。”衮州王抚摸自己胡须。

    左右,瞧瞧,刘俊之,这个少年长得还不错。

    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

    难怪石宁这丫头对他念念不忘,甚至因此赔上了一个盟友,赔上了苍城柳家。

    不过对于石家而言,苍城柳家,一个可有可无的世界。

    就算消失了也无所谓。

    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对于这个衮洲王,刘俊之还是挺有好感的。

    这个老头说话的声音十分的柔和,但是虽然声音柔和,和他那不怒自威的神情有些不符。

    不过随后这个衮州王,却突然向刘俊之出手。

    虽然让刘俊之有些猝不及防,但是还是挡住了衮州王的攻击。

    只不过虽然挡住了这一次的攻击,但是刘俊之却没有挡下衮州王的第二次攻击。

    被踢飞出去的刘俊之,看了看面前这个须发皆白,和蔼的老头。

    这衮州王突然袭击自己究竟是何意?

    虽然刘俊之思考着,可是手上并没有,没有停手。

    刘俊之挡住了衮洲王的第三次攻击之后。

    开始进行了反击,不过他的反击毫无效用。

    因为衮州王的实力,是武圣二重的修为,但是却没有,没有压制自己的修为,和刘俊之处于同一个状态。

    同一个境界。

    所以刘俊之有些吃亏,但是却并不大。

    并不影响刘俊之的发挥。

    刘俊之,这一次并没有用别的武技。

    而是只用了一个武技,就结束了战斗。

    虽然衮州王接下了这个武技,可是衮洲王也郁闷到了极点。

    自己竟然被一只大手拍在地上,而且毫无一点反抗能力。

    衮州王就奇怪了,这个刘俊之,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究然一瞬间实力达到了武圣二重巅峰的修为。

    而这种实力,恰恰比他高。

    虽然不会受到绝对压制。

    但是受伤是难免的。

    天霜雪看了看那只巨手,陷入了沉思,这种武技他也没有见过。

    但是这个威力,却是十分的巨大。

    竟然将一个武圣二重的强者压制。

    这怎么可能。

    而且这只巨手违反了常识。

    违反了一个十分严重的常识,按照神武大陆的记载来说,从上而下的武技,是所有武技中最为弱小的。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武技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完全违反了他们公认的常识。

    公认的这个常识。

    “啪”的一声,刘俊之挨了一个嘴巴。

    打他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石宁。

    石宁这一下子,让刘俊之愣了愣。

    这还是第一次,石宁打刘俊之。

    而且打完之后,石宁满脸都是泪水。

    “阿宁,你怎么哭了?”刘俊之现在更搞不懂状况了。

    这是什么状况,怎么样?明明是自己被打好了吧?

    自己一肚子的委屈都没法说,你竟然哭了。

    这到底哪儿跟哪儿呀。

    “你还说,你不是让我为难吗?你打的,可是我的长辈,打你一巴掌算轻的了。”刘俊之这么一问,石宁更是泪流满面。

    我靠,竟然是因为这个。

    刘俊之现在郁闷了,这是个什么破原因?难道就因为他是石宁的长辈,自己就要让着他,被他打一顿嘛。

    刘俊之心中这个委屈,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过看到石宁哭,他又有些心中不忍,毕竟是自己的老婆。

    自己,可不能让她受任何委屈,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

    于是,刘俊之做了补救。

    他只是撤去了遮天手。

    但是要让刘俊之向衮州王道歉,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逍遥帝君的后人,有着自己的骄傲。

    同样他们,不是自己错的事情,绝不会道歉。

    更何况石家,是乾坤夫人的弟子。

    如果按这个辈分来说的话,这个衮洲王属于以下犯上。

    本身就是他的不对,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呢?

    “他是你的长辈,就只是现在是,作为你的夫婿,从你这边论的话,我算是以下犯上,不过。好像乾坤夫人,是石宁远的师父。而我,称乾坤夫人为师父,也就是说我和石宁远平辈。大家给我评评理,这衮洲王是不是以下犯上。”

    刘俊之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衮洲王的脸色更是十分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