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124章《寒空诀》
    站在五华佛宗遗迹入口的冷云,口中狂吐鲜血不止。

    与此同时,正在赶往边关的剑武圣燕秦,也口吐鲜血不止。

    对于这突然的状况,燕赵迷茫了。

    这是啥个情况?

    就在冷云吐了几口血之后,乾坤夫人迅速的移动到他的身后,一掌击在他的天灵盖上。

    “你干什么?”燕云天冲乾坤夫人就是一掌,但是还没有触碰到乾坤夫人。

    便被石泪拦住了。

    “云天,你着像了。”石泪一句话。

    让燕云天反复思量。

    很快,燕云天便反应过来。

    这个女人并不是普通器灵,而且他身后的那两个人来自于双雪无双居。

    那个神秘的会做菜的年轻人,正是红枫山庄的掌门。

    显然他们是一伙人。

    这个女人又怎么会伤害冷云呢?

    刚才自己太冲动了,竟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那可是史上被誉为最博学的人皇,他的老师的上品圣兵。

    又怎么会对人皇所属的十三侯动手呢?

    看来自己这冲动的毛病要改一改。

    “平心静气,凝神于顶。”

    乾坤夫人短短的八个字,让冷云受益良多,他所修炼的是《寒空诀》。

    这八个字,隐隐约约道破了《寒空诀》的真意,这怎么可能呢?

    冷云按照这八个字,将《寒空诀》在体内游走了一番,发现自己,不再吐血。

    乾坤夫人收回纤纤玉手。

    笑了笑,竟然是戮仙剑,真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冷云不在吐血后。

    离他将近有一千里的距离,一个口吐鲜血的男子,也突然的不吐血了。

    这又是啥个子情况?

    剑武圣燕秦更不解了。

    他确认他自己没有什么暗伤,但是眼前的情况?

    让他一头雾水。

    剑武圣又踏上了他的路程,比起自己吐血的事,现在赶往边关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五华佛宗,木人巷之内。

    冷天殊与小萝莉同时不在吐血。

    冷天殊看了看小萝莉。

    然后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不过立即被他否定了,因为这个想法太过于疯狂。

    疯狂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

    那么这个武技又是何等的苦可怕。

    刚才这个武技所展现出来的威力。

    可以证明,就算这个武技不是神通,威力却比神通一点并不轻松。

    作为世家弟子,他知道神通和圣法。

    人皇和妖皇那一战,让很多低级武者知道了。

    在天级武技之上,还有神通和圣法的存在。

    不过也让他们知道了,逍遥学院的五荒法,流传最广的五个五技,那是真真正正的天级武技,并不是什么地级武技。

    但是因为流传得广,所以斑驳复杂。

    只有最正宗的,逍遥学院的五荒法,才是天级武技。

    “你是说我修炼的心法武技叫《寒空诀》,可是这是我的家传武技心法啊,怎么会是《寒空诀》呢?你一定看错了。”小萝莉十分笃定的说道,这是他的家传武技,他怎么会记错呢。

    “你施展一下我看看。”刚才冷天殊只是通过小萝莉身上那残留的元力,来判断是《寒空诀》。

    有可能是别的心法武技,只是他看错了而已。

    但小萝莉施展之后,他确定他自己没有看错,这正是《寒空诀》。冷家世代相传的武技。

    但是为什么秦燕会呢?

    他不可能是冷家的人,因为他们这一脉单传,现在只剩下自己和父亲。

    还有自己的母亲。

    现在怎么会,又多出一个冷家的传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那在黑色剑光侵蚀的冰墙,慢慢消散变成了齑粉。

    秦赵歌怀中抱着云落,他的胸口C着一把剑。

    正是秦赵歌。那把铁疙瘩。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秦赵歌怀中的云落问道,这把剑,是她亲自C在秦赵歌胸口的。

    是秦赵歌握着她的手,C进他的胸口。

    喵,这啥情况?

    众人十分不解,先是冷天殊和小萝莉莫名其妙的吐血。

    然后是他们修炼的是同一种武技心法,而且是家传的。

    不会向外流传的那种武技心法。

    然后是秦赵歌,被自己的剑穿胸而过。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惊奇的,最惊奇的一幕竟然是,那个半人半傀儡的怪物,浑身漆黑黑的,然后慢慢消散,就像是风刮过沙粒一样。

    但那半人半傀儡的怪物,消散之后,留下了一道黑光。

    那黑光过了很久,才完全消散于天地之间。

    “为什么?为什么?”云落在不停的问,但是秦赵歌却闭口不言。

    因为他现在并不能言语,秦赵歌知道,他只要一开口。

    就会立刻失控。

    现在虽然剑C在身体上,但是激活封魔阵,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如果他一开口,就算封魔阵完全的启动,也无法封印体内的心魔。

    如果被心魔控制了身体,这里所有的人,恐怕会被他击杀殆尽。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那句话,不过现在的云落发了疯一样,不停的用手敲击着秦赵歌。

    突然之间一只手,将云落打飞。

    周影雪没有用太大的力道,只是轻轻地将云落打飞。

    因为她发现了一丝异样。

    她虽然不喜欢秦赵歌,从他站在擂台那一刻,她就不喜欢这个师弟。

    现在来看,她对秦赵歌大有改观。

    秦赵歌对于危险的预判,远远的超过自己等人。

    而且他刚才发出去的那一招,应该对身体的负荷极其大。

    会让他走火入魔,可是秦赵歌没有丝毫的犹豫。

    而且秦赵歌身上C的都是自己的剑。

    证明他是有意借云落之手,来对自己进行伤害。

    很有可能,是他发出那道剑光之后,根本无力刺自己一剑。

    只能借助云落的手。

    而自己这位二师姐,还傻乎乎的问他为什么?

    “我们先围在赵秦身边,他现在似乎是陷入了某种状态,那把剑应该是媒介,用来压制他走火入魔用的。”周影雪说道,坐在了秦赵歌的前面。

    听到周影雪的话,云落也坐在了秦赵歌面前。

    周影雪是坐在了秦赵歌的前面,云落是背靠着周影雪坐下,正好坐在了秦赵歌的面前。

    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秦赵歌,不放过他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