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五十二章宝库
    我说,我背后别着一把兵器,双手抱着五柄宝剑。你们不帮我分担也就罢了,还往我身上加东西。”刘俊之无语了,自己有空间袋的事,神武大陆无人知晓。自已有空间类凡兵的这件事也只有曹大供奉与冷云知晓。对付贺六生那时,他使用消弱阵。用元力将兵器覆盖,让人误认为是元力所幻化。

    能看穿他把戏的人还没有出生,必竟能破逍遥家的幻术的人只有逍遥的传人。这方大陆有吗?没有。估计到了界上界可能会遇到。

    至于阮原,刘俊之只要忽悠一下就可以。

    “褚易,多谢红枫派掌门搭救之恩,金剑门战败,我愿意带领东西两堂弟子归顺。”褚易与任九天商议之后决定带全部弟子归顺。

    无常殿殿主柳无常,天下阁大长老宁天地。都死在金剑门中。

    不管谁是谁非,这两个门派的人都不会善了。

    红枫派身后是盛宝阁,自然不怕。

    可是他们如果没有加入红枫派,而是自行下山。难保无常殿和天下阁不会在他们身上撒气。

    “阮供奉,通知一下最近的盛宝阁管事,拿一些上好的伤药过来。”刘俊之空间袋里虽然有疗伤丹药,可是这种场合不适合拿出来。

    “好。”阮原只说一个好字,并不多说。因为他知道,刘俊之在盛宝阁中的身份不能透露。

    “在下姓刘,叫刘俊之。敢问几位前辈贵姓?”刘俊之将五把剑通通扔给了冷天殊,然后深施一礼,抱拳说道。

    “刘掌门客气,在下名叫司徒朗,善使风系武技。”司徒朗也回了一礼。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是一个实打实的武狂一重,虽然司徒朗不明白他是怎么搞死宁天地的,是靠保命手段,还是靠别的东西。却实打实的打死了一个武狂七重,并让他白肉化骨。

    司徒朗庆兴自己没有站错队,关健时刻没有犯糊涂。何况这个刘掌门身后还有盛宝阁。红枫派是盛宝阁下面的宗门,有这样的背景,渤海郡内那个门派还敢动。

    渤海郡内,渤海城。

    盛宝阁渤海郡总部后院,一个约莫二十七八的女子急匆匆的拿着两只由元力所化的鸽子,向一个精致的小院走去。

    女子踏入小院的第一句就是:“爹,衮州总部急件,红枫集分部急件。”

    “都什么岁数了,还是毛毛躁躁的。”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女子寻声望去,只见凉亭内端作两人,正在举着茶杯饮着茶水。

    “赵伯伯好。”女子向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鞠了一躬。

    “拿来。”另一名老者一伸手,女子手中的鸽子已经到了老者手中。

    老者将鸽子捏碎。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字。

    “张迁,我命你暗中保护红枫派,如果红枫派出事。你我唯有以命相抵。衮州总部,赵宇。”名叫张迁的老者看了看空中盛宝阁的宝印,确定不是假消息。

    红枫派,张迁老爷子听都没听说过。不过衮州总部的负责人赵宇让他保护红枫派。他只要听命既可,何况那一句以命相抵。让张迁明白事情不简单。

    “师父,红枫派中有一人,在盛宝阁地位很高,今天他与无常殿和天下阁结了死仇,他斩杀了无常剑柳无常,天下阁宁天地。望师父亲自降临这两派。至于师父是作说客,还是踏山门,小徒就不管了。一句话,红枫派若有事,估计曹大供奉得将咱们师徒挫骨扬灰,徒阮原。”

    空中的字慢慢消褪,直至消失。

    “老赵,你怎么看?”张迁向另一个老者问道。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无常殿和天下阁,去警告这些家伙。”老赵简单的分析了两条消息的内容,得到重要的一条消息,红枫派若出事,阮原,张迁和赵宇都性命不保。

    盛宝阁高层中的曹大供奉会追究责任。不管是哪个曹大供奉发话,盛宝阁高层一定会支持。

    盛宝阁曹氏两兄弟。经历过上一次人族与妖族的大战,兄弟俩加起来有两万多岁。

    武圣二重,寿元七千岁。

    曹氏兄弟两人年经时曾进入过凶险无比的十万大山,两人得到了两枚果子。

    精灵果,百族之一精灵族的至宝。能起死回生,延年益寿。

    然后传奇诞生,两人在武帝境界无敌,武圣都未必赢得了二人。更为传奇的是,被妖族认为历史上最强的十大妖皇之一的龙族妖皇龙敖天,武圣二重巅峰的实力,准备在两族大战结束后。突破这方天地束缚,前往界上界的盖世大妖,死在兄弟二人联手之下。

    没有知道兄弟二人的具体年龄,只知道两人经历了三代人皇的更替。

    距离这次两族大战的时间不足四百年,他们二人是否还会参加,也是未知数。

    唯一知道的是,这二人是这片大陆最年长,最强的武者。

    不入武圣,却强于任何一个武圣。

    “我去了,莹儿,呆会儿给你赵伯伯和你师兄回信,至于内容你看着写吧。”张迁站了起来,身影迅速消失在小院中。

    “白骨君。”身材暴廋的白骨君说道。

    “万雪晴,武狂一重,桃花坞长老,火系武技使用者。”

    “向柳岩,武狂一重,九重门长老,水系武技使用者。”

    “钱玄,武狂一重,青阳观掌门,风系武技使用者。”

    “我说各位,你们既然加入了红枫派,就要遵守我们门派的规定,这个你们要向冷大长老请教。从今以后你们都跟着他。至于金剑门的所有人跟我们回红枫山,那里有十多座山可以修建山门,至于这处房产里面的东西,是谁的谁拿走。这处房产,老阮,就交给你处理。”刘俊之思路很清晰,金剑门离红枫派距离不算近,何况刘俊之不想操太多心,将他们留在自己眼皮底下很好。

    “好。”阮原明白刘俊之的意思,交给他处理,也就是说这处房的用途他可以自行处置。

    ……

    金剑门的宝库,不知藏了多少宝贝。刘俊之将司徒朗等人带在身边。必竟这几个人他还是不放心。刘俊之冷天殊周影雪云航四人在前面走着,冷云走在最后。

    阮原留在金剑门的大厅,他要等本地的盛宝阁的负责人押送伤药上来。

    以他的实力,足可以碾压大厅中的任何一个人。

    金剑门宝库内,冷天殊在存放灵药的地方覆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

    刘俊之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灵药,以及红了眼还在自言自语的冷天殊。他不紧不慢了地挑了几株灵药。

    “那东西贵重的很,你认为他们会藏在这里。”刘俊之将选好的灵药递给白骨君。他对冷天殊说道。他并没有顾及身边刚投靠过来的五人。

    “那我在去找找。”冷天殊奔着另一区域去了。

    “我们不用管他。继续找我们的。”刘俊之说完,便朝相反的区域去了。云航瞧了瞧周影雪,周影雪点了点头,向两人未走的区域走去。

    白骨君见这四人走了不同的区域,便开口问道:“冷长老,我们怎么走?”

    “跟着我走,别掉队。”冷云大步流星走向了另一个区域。他走的区域,和刘俊之四人不同。

    冷云身后的五人跟了上去,冷云在前面走着,他并不担心背后的五人向他动手。

    他们只要动手,就会消失,连痕迹都会抹消。对付几个武狂,他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现在无法使元府再开,不过几个武狂,要灭他们,只不过是随手为之。

    红枫集,一个白衣男子急行,向红枫派山门赶去。男子神情焦虑不安。越跑越快。

    白衣男子到了红枫派山脚下,稍微定了定身,停在原地。

    白衣男子停了一会儿,又动了,这次他向红枫山的后山掠去。

    红枫山的后山是一处断崖,这处断崖十分险峻,断崖上怪石突起,只有一棵小树长在怪石之上,其它地方不生寸草。

    白衣男子将上衣掖好,纵身一越,双脚离地,踩在了怪石之上。

    白衣男子左右挪动,在怪石之间来回跳跃。

    不一会儿,白衣男子站在了断崖之上。

    白衣男子将背后的宝剑抽出,小心翼翼的靠近红枫派的山门所在。

    白衣男子翻进院墙,落地之后十分熟落的向红枫派的议事大厅走去。

    白衣男子对这个院落很是熟悉。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

    不远处走来六个男子,身上的衣装一模一样。土黄色的上衣,青色的裤子。

    “师兄,我们都在院中巡视了七圈了,什么时候能休息。”六人之中年龄最小的男子抱怨道。

    “快了,我刚才数了数上一批巡视者的圈数,十圈。这帮人巡视完院子,又去院外巡视。都不觉得累。”被称作大师兄的男子说道。

    白衣男子躲在假山后,听着这几个的对话,发现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倒是他们的打份让白衣男子证实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动手。而是在几人走后,急迅速的向议事大厅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