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四十八章战柳无常
    要是为了那件东西而来。柳无常就不能让除了宁天地以外的人活着离开,必竟杀死盛宝阁的人,一旦消息走露,可不是闹着玩的。

    柳无常动了杀心,他当然要拿实力最高的,武狂三重的阮原做为首要目标。然后是白骨君和那个武者九重的少年。至于躲在暗处的那个高手,柳无常想明白了,这个人跟本不存在。一切都是那个武者九重的少年有关,或许那个少年有宝兵,才会影响了他的判断。

    刘俊之见柳无常眼中的有一丝精光一闪而过。手中的方天画戟的戟尖向下一松,触到地板。他这是在戒备,因为柳无常的样子,似乎是在考虑出不出手

    柳无常身形一动,手中的无常剑向阮原刺来。

    玄级下品武技,无常剑法,寒蛇吐信。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阮原十分错谔,刚才不是谈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动了手。这家伙还真敢无视盛宝阁。

    柳无常的无常剑幻化出无数的剑影,然后幻化成无数冰蛇,吐着猩红的信子,全部飞向阮原,这无数冰蛇似乎看见了美味的猎物。这冰蛇的双眼红得怪异,比它吐着的信子还要猩红。

    这无数冰蛇恨不得将面前之人吞噬殆尽,好好美餐一顿。

    阮原虽然惊愕于柳无常出手,可他的反应并不慢。

    阮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体内的元力如江河一般喷湧而出。

    玄级下品武技,火系,吐天元。

    从阮原口中吐出的元力,化成熊熊烈火,将冰蛇全部吞噬。

    在柳无常出手的瞬间,宁天地与另外三个武狂二重的男子已经杀到了冷天殊等人面前。

    冷天殊左手掐了个剑诀,面前的景物立刻变成了天地未开之时的颜色,黑与白。

    道家天宗镇宗剑法,品级未知的武技。秋水剑法,夜雨无痕。

    冷天殊左手执秋水,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扇子。

    六阶凡兵,冰凰扇。

    这次冷天殊针对的是一个武狂二重的男子。刚才冷天殊使秋水剑法中的梦幻如真,在柳无常肩上留下一道剑痕,并没有将其击杀。

    这个让冷天殊清醒的认识到,对方境界高过自己四重以上,他就无法将其击杀。

    武狂二重,正好高于冷天殊三重。冷天殊有决对击杀的把握。

    实力高过武狂二重,保命手段太多。

    冷天殊愿意面对武狂六重的柳无常,也不愿面对武者八重的周影雪,武者九重的刘俊之,武狂一重的老爹冷云。

    周影雪和刘俊之给冷天殊的感觉十分压抑,这两人作为同伴,冷天殊感觉还不错。作为对手,这两人绝非等闲,给冷天殊无法交战的错觉。

    在红枫派事件中,冷天殊总觉得自己的这位拜把子兄弟,变得高深莫测,不可估量。

    而周影雪,冷天殊开始接触她时,认为她就是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一个小女孩。

    可面对任九天时,那个女孩漠视的眼神,那种突如其来压迫感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周影雪一掌将宁天地打的后退,让冷天殊对她的评价在次提升。

    武圣,虽然是曾经的,恢复记忆后的冷天殊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的老爹是武圣,拥有过这样人生的人,冷天殊不知如何安慰他。

    冷天殊发现自己的身世竟然如此的传奇,要救回自己的母亲,就一定要变得更强,有一个强大的宗门做后盾。

    冷天殊不知道这条路能走多远,但他知道,刘俊之会陪自己一直走下去。

    击杀一个武狂二重,是冷天殊一定要完成的,虽然本方有一个武狂三重,二个武狂二重,四个武狂一重,五个武者九重,五个武者八重,一个武者七重。但是,这里面有些不稳定因素。

    那二个武狂二重和那三个武狂一重,只是和他们有着短暂的利益需求。是个变数。

    五个武者九重。两个重伤,一个临阵经验不足。能担起重任的只有刘俊之。

    五个武者八重,战力最强的是冷天殊,周影雪和云航,金剑门方面的三个武者八重,有一个重伤。另外两人也不被冷天殊看好。

    至于武者七重,难以进入战场,基本上上来就死。

    中了夜雨无痕这招的那个武狂,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冷云殊惊谔不已。他十分明白面前这个男孩的可怕,在一名武狂六重的人身上留下剑伤,并全身而退,这样的战力,那绝对是一个耀眼的天才。

    黄级上品武技,金系,天罡指。

    这个武狂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冷天殊,立既使出自己最强的武技,天罡指。此指能刺穿黄金,是一种极为刚硬的武技,何况区区血肉之躯。

    冷天殊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也没有要躲避的意思。

    这个武狂在刺中冷天殊身体的瞬间,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人的实力却实是武者九重,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或许刚才那是保命的手段。

    他将自身的元力全化作天罡指力,顺着刺入的手指的将指力送入冷天殊的体内。

    冷天殊胸前被天罡指的指力轰穿,一个巨大无比的血窟窿,还“突突”地冒着鲜血。

    “胸前开了个大洞。”冷天殊痛苦的笑了笑。

    那个武狂见自己一击即中,放肆的大笑,不过他的笑容只持续了一会儿,整个脸便僵住了。

    他看见被自己打的胸腔穿了个大窟窿的冷天殊,又一次向他走来,胸口的窟窿不见了。

    不是愈合,而是根本就没有受伤。

    这怎么回事,太不可思议了。

    他又一次打穿冷天殊的胸腔,只是这次不同的是。冷天殊竟然穿过了他的身体,然后他的身体慢慢结冰,并迅速蔓延到全身。

    这个武狂二重境界的男子发现他无发做任何事,无法动用元力。只能看着冰一点点蔓延,直至自己的全身。

    黄级上品武技,冰系,寒冰烈。

    宁天地见金指门的门主全玉龙凭空用出两次天罡指后,全身便慢慢结冰,变成一座冰雕。然后破碎,四散的冰凌向四周飞溅。

    武狂二重,金指门门主全玉龙死。

    宁天地先是一愣,全玉龙怎么变成了冰雕,随后四散的冰凌让他意识到武狂二重的全玉龙已死。

    那个武者八重的少年刚才突然消失,难道全玉龙的死和他有关。

    刚才柳无常告诉宁天地,这个少年身边应该有武狂五重的武者保护着他,所以宁天地并没有向他出手。

    宁天地反应不慢,他在躲避冰凌的瞬间,将另外两个武狂二重境界的男子向后一拉。

    全玉龙死的太蹊跷,先看看在说。

    阮原将冰蛇用火吞噬殆尽,火焰中出现一柄剑,剑十分快。

    玄极下品武技,无常剑法,一字快剑。

    柳无常的剑十分快,但有人比他更快。

    刘俊之的方天画戟横扫,奔柳无常的头颅而去。

    冷云双掌向柳无常的胸口打去。

    柳无常头一缩,躲过刘俊之的方天画戟。

    柳无常在躲过方天画戟后,无常剑的速度更快,阮原又吸了一口,将元力吐出。

    玄级下品武技,火系,吐天元。

    熊熊烈火将柳无常在次湮灭。

    冷云双掌一收,左肩一沉,将阮原撞了出去。

    刘俊之向前走了两步,阮原正好被冷云撞到了刘俊之原来的位置。

    冷云撞飞阮原后,正好站在阮原的位置,熊熊烈火中探出的无常剑刺中冷云的咽喉。

    柳无常见自己杀死一人,立刻撤剑后退。

    在柳无常撤剑的时候,被柳无常认为已经死了的冷云突然抓住了无常剑。

    冷云曾经是武圣,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无法刺中他,冷云只是扰乱了柳无常的视觉。

    凡兵,对于境界不高的人来说,那是利器。冷云虽然修为被封印,可武圣的身体强大无比。除了圣兵,天级武技及以上武技。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到他们的武圣之躯。

    冷云也深吸了一口气,和阮原的动作一样。

    只不过冷云这口气没有呼出去,而是双手直接幻化成一双冰手。

    圣级中品武圣,冰系圣法,寒空诀。冻结万物。

    冷云冰手抓住的无常剑,无常剑便开始结冰,冰蔓延的很快,立刻蔓延到柳无常拿剑的左手。

    柳无常见识不凡,知道能用武技冻结九阶凡兵的人。其实力绝不是武狂一重。

    柳无常扔下无常剑,他运足元气,要将左手上的冰凌震碎。

    寒冰还是在向上蔓廷,柳无常没想到这寒冰如此的难对付。

    柳无常的元力运行到极点,也无法将身体被冻住的地方解冻。

    难到今天真要折在这里,柳无常想也不想,向大殿外奔去。

    “亲家,快走。”柳无常说了这句话后便走得更急。

    宁天地听到柳无常的话后,也向大殿外飞去。

    “一个也走不了。”刘俊之也飞出殿外,他将方天画戟横扫,冲柳无常的小腹而去。

    冷云并未追出去,因为已经不需要他了。

    在冷云的眼中,柳无常已经是个死人,刘俊之会杀死他的。

    留下柳无常是个祸患。必须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