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四十五章周影雪
    绵衣男子与冷天殊对了一掌。只是手掌有一点寒冷。并无大碍。

    可他师弟整个手掌都被冻僵,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冷天殊不在出手。只是看着这两人的背影,然后对云航说道:“这俩人不错,云长老可要让给我。”

    “好,”云航也不和冷天殊争,她对于刘俊之隐隐有些期待。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师兄终于靠谱了一回,强势压制金剑门。

    绵衣男子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运用元力。也驱散不了师弟手掌上的寒气,这寒气古怪的紧,自己无法驱散,也无法将他引导过来,这种寒气对自己无效,都对他师弟是致命的,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

    “你们两人可服。”冷天殊看了看这两个人,刚才就当给两人个下马威吧。如果要将这两人收入麾下,必须先使点手段震慑他们一下。

    “服了,麻烦公子解了我师弟手上的寒气。”绵衣男子对冷天殊说道,他是真服了,两个武者八重,让一个武者八重两掌打退,甚至还伤了一个。而且自己无法解除这股寒气,如果再不服输的话,师弟可能就有危险。

    一个人,一柄剑。向冷天殊袭来。

    剑来的快,周影雪云航还没反应过来,剑尖已经抵在冷天殊脊背之上。

    寒气,冷天殊隔着衣服都感觉到刺骨寒气。

    在剑尖抵在冷天殊脊背的一刻,绵衣男子说道:“师姐,莫要动手。”

    “好高明的剑法。看来我们小看金剑门了。这里竟然藏着个武者九重,凭你的实力能进入渤海郡美人榜。”渤海郡美人榜,只收录女姓武者。

    冷天殊背后的女子挽了个剑花,将宝剑收了回去。

    “你的冰系武技很特别。”女子将左手对准受伤男子的的左手。受伤男子左手的薄冰已经消融。

    “你也不错,不错的冰系武技。连我都觉得冷,速度不错。”冷天殊看着蹲在地上的女子。背对敌人。这女子虽然修为比他高。可是一点对敌的经验都没有。

    “小友可是玄鬼宗的冷公子。”一阵声音飘然而至。一个男子也踏着一柄宝剑而来。

    站在宝剑上的男子,大众脸,不过一缕白须颇为醒目。

    “你认识我。”冷天殊看了看宝剑上的男子。这个男子身上元力浓厚。实力是武者九重。

    “又一个武者九重,这金剑门怎么会有五个武者九重,苍天鹤,贺六生,褚易都是九重,这两个人也是九重。”云航想起来就后怕,若是这五位全来,红枫派肯定被灭。

    “冷天殊,玄鬼宗宗主冷云独子,衮州公子榜第五,善用冰系水系火系武技。武者八重。有一把纸扇,凡兵六阶。”站在剑上的男子说道。

    “你了解的很清楚。不过,我恐怕现在连上榜的资格都没有了。”冷天殊颇为无奈,天才太多。石昊天石宗毅已经成为武侯石绝离武侯也只有一步之遥。而且说不定石宗毅和石昊天已经冲击侯爵境,刘俊之离武狂一重只差一现。衮州公子榜除了已死的啸天君(排第四)。排名靠后的五人均已突破武者九重。衮州九仙宫的少主突然异军突起,也修练到武者九重。武者八重的他连天才榜都进不去。

    “自我介绍一下,西堂堂主任九天。”男子从飞剑上跳了下来,收起了飞剑。

    西堂堂主,冷天殊他们找的就是此人。不过,这个任九天实力在三人之上。冷天殊也不敢大意。

    “那两位应该是红枫派的弟子吧?你们站在这里,证明贺六生,苍天鹤已经失败。金剑门已被红枫派吞并。”任九天十分淡定,金剑门失败,意料之中的事。自己可以选择留在红枫派或离开。

    门派之间争斗,败者一方的弟子可以选择离开,但条件是不可在加入任何门派。

    入决定场之人。生死由最后胜者决定。

    “苍天鹤,贺六生,啸天君三人已战败身死。金剑门已成过去。现在你们皆是红枫派的人。”周影雪打了打哈欠,现在已经到了她该睡觉的时候。

    任九天对刚才说话的女子十分忌掸。冷天殊和另外一个女子。任九天可轻易战胜。这个女子却如果迷一般。实力仅是武者八重。可气势上,让任九天感觉他面前是一座大山,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那么你要我做什么?”任九天手心全是汗。面对一个自己无法战胜的对手。他生怕眼前的女子出手。自己死无所谓,不过他的女儿和弟子不能死。毕竟他们还年轻,有很长的路要走。

    “带我们去金剑门的密库。交出你的钥匙。”周影雪说道。

    “钥匙不是在我们手上吗?“冷天殊问道。

    “金剑门密库有两把钥匙,从贺六生身上找到的只是其中一把。”周影雪解释道。关于金剑门,她十分了解。不过让她疑惑的是,发生的事和梦中的有一些初入。比如说红枫派的覆灭。梦境中红枫派被天鬼宗和金剑门瓜分。刘俊之不知所踪,自己被一名老者卷走。其它人全部被杀。十年之后。自己在遇到刘俊之时,他已经是五品宗门的长老。天鬼宗早已经破灭,金剑门也晋升五品宗门。不过还是被刘俊之所在的宗门灭杀。

    不过,一切都是梦。可有些事却是真的,比如金剑门的密库,和自己在梦中得到的《圣典》。

    任九天从怀中掏出一枚钥匙。递给周影雪。

    一串钟声突起,声音又快又急。

    “敌袭。”任九天双手一捏手印,长剑出鞘,任九天一越。双脚便踩在剑上。飞剑缓缓升高。

    “钟敲九下,来人中有武狂。不止一人。我这些弟子就托付给姑娘了。请姑娘尽快取走金剑门的宝物。”任九天将储物袋抛了下来,落在周影雪的手中。

    飞剑一闪而逝,周影雪将手中的储物袋扔给绵衣男子。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她都不需要,还不如交给任九天的弟子。

    “师姐,我能不能打开它。”周影雪将画卷拿了出来。周影雪修练的是《圣典》。虽然修练时日尚浅,可小有成绩。对于这画卷上的威压她是能感觉到。因为她修练的《圣典》。对于威压十分敏感。

    “看来还是小叔师想得周到,不过,这画卷真是武圣之物吗?”云航不是不相信小师叔,而是武圣的自画像很是稀少,一般留传下来的都是武圣日常用的物品,统称为武圣遗品,武圣遗品中存在着武圣的一丝威压。可以炼兵。

    周影雪慢慢开一小截画卷,然后又立刻合上。她手心全是汗。一小截画卷,上面的威压似乎要将自己的灵海撕裂。

    “师姐,是不是武圣遗品,师妹不敢确定。不过,这画卷要是全部打开。我们在场的人都会身死。这画卷大可怕了。”周影雪脸色惨白,他背对着画卷。也吓得够呛。要不是自己学习了《圣典》中的护体神功。现在自己可能是一具尸体。

    “我忘了这个。”云航从手腕褪下一个红色的玉环,交给周影雪。

    周影雪将玉环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也没有发现玉环的特殊之外,只是一枚极其普通的玉环。

    “我们先去看看吧。”冷天殊从手中掏出一个纸船,向天上一抛。纸船渐渐变大。变成一条金碧辉煌的飞舟。

    “撼仙飞舟。”周影雪认识这件凡兵。在自己的梦中。冷天殊的撼仙飞舟被誉为武圣的克星。这件从凡兵进阶成中品圣兵的飞舟,攻防一体。武圣二重以下,面对撼仙飞舟就是个死。

    “卷轴被打开了。”刘俊之交给云航的画卷只要一被打开。刘俊之便知道。

    “云落,暂代掌门之位,我去一趟金剑门。”刘俊之长啸一声。声音回荡在红枫派上空。

    “有意思。”柳绝闭着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

    冷云还没有下山,在他听到刘俊之的长啸,向身边的弟子交待了几句。也飞快向山下掠去。

    刘俊之下山奇快,如同影子一般。冷云听到刘俊之的长啸后,也快速下山。竟然没有发现刘俊之的影子。

    “好快的速度,我虽然现在是武狂一重,可我曾经也是武圣,对速度的掌控不弱呀。竟然没发现他的身影。”冷云自顾自的说道,只奔金剑门的山门飞去。冷云已经猜到三百年后的刘俊之可能是武圣。并且以速度见长。

    刘俊之下了红枫山,向集上的盛宝阁奔去。见了盛宝阁的大门,便闯了进去。将手上的牌子一举。“此地盛宝阁负责人立即见我。”刘俊之手上的金牌立刻金光四射,金牌上黄金大供奉几个大字射出金牌,浮现在空中。

    看门的守卫刚才感觉到一个黑影闯入阁内,连忙进阁内查看。看见空中黄金大供奉几个大字,两个守卫双手报拳,恭恭敬敬的退出盛宝阁,继续守卫。

    盛宝阁内中的工作人员看着立在空中的字,也都停下手头的工作。黄金大供奉。那是盛宝阁最高层的存在。几十年未必能见一人,但在这小小的红枫集内,他们竟然见到了两位。

    “属下青铜供奉阮原见过大供奉。”一个中年男子从二楼跳了下来,将一楼地砸个大坑,断碎的木块飞得满地飞荡。“阮原供奉损坏一楼地板。扣除十点贡献。”其中有个女子抱着一本书说道。

    “跟我走,完成后给你五百点贡献。”刘俊之看了看阮原,武狂三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