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三十九章秋水剑法
    不动如来经与地藏本愿经,法严妙意,五方明王经和万法药王经。

    这五本经书合称佛祖五世经。相传佛祖五世轮回,成就不灭。创大雷音寺。突破位面,。逍遥于天地之间。

    佛祖每经一世轮回,创一本法经。不动如来经最为精妙。

    佛门日益昌隆,甚至盖过了当时神武大陆的道家正统。

    上古时代,百派灭佛。大雷音寺破灭。不动如来经与万法药王经丟失。剩于僧人分三派。一郡僧人创罗汉堂,将地藏本愿经奉为最高神通。修法严妙意的和尚隐居山林不出。练五方明王经的和尚创造了大乘佛教。

    和尚修得佛祖五世经皆能修得金身。唯独不动如来经中的不动法禅。不修金身。只得佛祖法像,与修练者自身溶为一体。

    经历大雷音寺的那一战,不动如来经彻底失传,偶有残篇现世,也没有几个人能修炼成功。

    “冰矛裂云星。”冷天殊高声大吼,他虽然没有动,但由他控制的冰矛,纷纷向下落去。

    石冠看着封辟宝印中啸天君上空的冰矛若有所思。

    张放看到这一幕,就将腰间的玉牌摘下,拿在手中。在他与石冠周围形成了一个结界。透明的结界。这个结界任谁也看不出来。

    石冠周身轻轻颤动了一下,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冷云自始至钟闭着双眼。根本不瞧冷天殊对阵啸天君,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瞧不瞧,这场战斗的结果也不会改变。虽然啸天君能给冷天殊造成一些麻烦,可那仅仅是麻烦,并不会左右最后的结果。

    “师父,天殊师兄的胜率有几分。”旁边一个少女问道。在名气上,渤海郡公子榜中,除了前三甲的石家三兄弟近四年的排位没有变动之外。这第四名几乎一天一换。冷云殊、啸天君、宁无伤、天鬼、白云天都曾经登上过。

    对于这个公子榜,武圣石家的人并不在意,虽然明面之上,石家只有三个进入榜单,其实谁都知道,石家的祖地坐落于渤海郡,石家武者层次的强者,随便再出来一人,都有进入公子榜的潜力。所以这张榜单,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张放为石冠护法,石冠的修为暴涨,赫然已经步入武狂九重,连跨两个境界。

    冷天殊的冰矛裂云星对石冠的触动很大,对于这种群体性攻击,一直是石冠的弱项,不过,这一首武技对他的启发,让他豁然开朗,从而自身的瓶颈,也就豁然突破。

    封辟宝印内,冰矛一根根向啸天君落下。天空中元力凝聚的冰矛也一根根减少。啸天君手中黑白闪耀的天罡圣剑向冷天殊飞去,形成一道长长的细线。他最终还是沉不住气,出手了,虽然不是最佳时机,但也是难得的出手机会。

    面对啸天君这一击,冷天殊连动都懒得动。慢慢闭上眼睛。周围慢慢形成一股白气,白气渐渐向外扩散。

    在冷天殊周边形成了一个人影。人影逐渐变大,赫然是准皇未成佛祖之前的形象,一袭墨绿色的道袍,腰间佩一柄宝剑。

    ……

    太古、中古、上古、今古。神武大陆至今二十万余年。

    太古四万年,九州大陆人族十三位人皇,九海妖族十位妖帝。

    太古第一位人皇太皇古青,太古第二位人皇准皇如来。

    太皇创太上宫,准皇创大雷音寺。

    太上宫十万余年不倒,其师门三大圣经。《太上无情道》、《太上九天诀》、《太上睡诀》。

    准皇传位越皇。创大雷音寺。立地成佛。踏碎虚空而去。准皇又称过去佛药师佛祖。

    相传这两位人皇都是武神之境,并留下了各自武神世家。

    太皇好使刀,称刀神。其刀法武技皆传后人,并未留在太上宫。

    准皇为成佛前,有神兵神风铠,善使世间四大罡风,称风神。

    ……

    “准皇法相。”冷云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准皇法相是极难练成武技。自己得到的这本不动如来经本身就有残缺。

    只记载了不动法禅、大日如来拳印和准皇未成佛祖之前的武技。何况不动如来经是准皇成为武皇时所创。是五方如来经中品阶最低的一本。而准皇法相只是玄级上品武技,是一个纯防御类的武技。冷云得到这本大日如来经的残本。

    缺失的是准皇星辰枪诀和准皇踏天印。

    缺失了不动如来经最为精妙的佛祖三世金身和如来神掌。以及准皇法相最后三重天。

    准皇法相五重天。代表准皇在五种层次最历害的时期。

    “没用的,你的天罡圣剑虽然强。却无法伤到我。”冷天殊站在原地,接下了无数的天罡圣剑,这一黑一白的剑气对他毫无影响,甚至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伤痕。

    准皇法相,记载在不动如来经上,但那时准皇也只是对于佛教的创立,属于萌芽阶段。

    心中想法并不成熟,所以不动如来经还是属于道家武技。

    道家源自太皇的家乡,供俸的是道得天尊

    刘俊之当初了解到这个消息时并不惊讶,《逍遥真经》中记载,太皇很有可能就是太清道德天尊的传人,虽然太清道德天尊只有玄都一个传人,可是听他讲道的人太多,太皇古青应该是其中之人,偶然之间穿越到神武大陆。这只是逍遥帝君的推断,至于真实情况。逍遥帝君并不知知情。

    他只是通过《太上无情道》看出来的,这门武技心法是揣摩《洞玄灵宝经》。

    至于准皇所创的佛教,明显有接引道人的影子。

    ……

    “我还没有露底牌,别太得意。”啸天君将剑横在胸前,剑刃瞬间变成了火红色,如火一般炽烈的火红色,上面还有热气冒出。

    “上古七品宗门烈火宗的武技,炎阳逐日。”贺六生太郁闷了,这是他师兄无道机缘巧合得到的武技。烈火宗的《炎阳诀》,虽然只是残本。但无道还是练成了炎阳逐日,没想他会传给了啸天君。

    啸天君有这样的底牌,就算日后柳云烈在努力,也无法与他分庭抗争。

    “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来吧。”冷天殊将腰间的剑拔了出来,既然啸天君露了底牌,他也不会在有所保留,至于同样属于凡兵的沧海钟,他不能用。啸天君早已经有应对沧海钟办法。所以他决定用……

    火红色顺着剑刃传到了啸天君全身。“冷天殊,封辟宝印只能保住你的命,我会废掉你的修为。”啸天君哈哈大笑,在火红色的映照下,脸庞显得格外狰狞。

    在啸天君前面出现一个火红色的圆球,圆球越来越大。但是冷天殊对这火球的温度并不在意,他本身是冰水同系的武者,这温度不会让他不适。

    刘俊之笑了笑,满脸鄙夷不屑。这样的破招式,也敢称炎阳逐日。要是逐日星君在此,这啸天君不被轰成渣才怪。真正的逐日,是追逐着太阳跑,而不被太阳的温度灼伤。夸父为逐日的第一人,为逐日而亡。逐日星君为第二人,也是唯一一个触摸太阳的人。

    而啸天君的炎阳逐日,制造出来的太阳不值一提。无论是威力和热量都不足为惧。

    “这招过后,输赢立判。”冷天殊背后的准皇法相渐渐散去,他知道这是啸天君的杀招。所以冷天殊决定用……

    “爹,儿子决定加入红枫派,做那道家天宗的长老。”冷天殊说了一句让他老子冷云糊涂的话。红枫派哪里有什么道家天宗。

    冷天殊已经想得很明白,如果谋求那件事,光凭自己是不够的。

    “不知所谓,接招。”啸天君以为冷天殊要说服软的话。没想到冷天殊却说出不知所谓的话。

    啸天君使出了金剑十三式攻击最强的一招金豹出山。整个人像豹子一样向冷天殊扑来。啸天君全身如烈火一般。所过之处的绿草相继枯死。身前的火球不断向前推移。

    冷天殊手中多了一把剑。浑身白练似雪。剑背有水纹流动,像活的一般。

    他手指在剑背上一划,手指所过之处,皆被金色笼罩。冷天殊将手指离开剑背。用手指对着空气写字。

    在天鬼宗中的刘俊之看到他第一个动作,就知道他要用道家天宗的秋水剑法中的防御招式秋叶御水。

    刘俊之口述道家天宗的秋水剑法传于冷天殊,冷天殊与刘俊之是生死同盟。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从他们六岁时就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这身体的主人不在是原来的那个刘俊之。但刘俊之继承了原来那个刘俊之的记忆。所以他才决定传道家天宗的秋水剑法给冷天殊。

    等到啸天君冲到冷天殊面前。冷天殊将字全部书写完毕。

    冷天殊周围形成一道金色的光幕。将飞奔而来的啸天君弹了回去。啸天君前方的火球也弹入啸天君体内。

    “这个臭小子还藏了一手,连我都不知道。”冷天殊的父亲冷云本以为冷天殊会使用家传的武技冰水双龙。没想到儿子竟然用了一门颇为精妙的武技。

    啸天君怎么也想不到冷天殊会有这么鬼异的武技。他刚才如同撞到了一堵墙。

    封辟宝印自成空间,与外界互不干扰,怎么会有一堵墙,一定是武技所致。而且那个火球弹回他的体内,也让他的五脏六腑如同针扎一般。无边的火系元力灌入他的体内,截断元力的流动,啸天君一面要压制体内的火系元力,一面要疏通元力,让它运行通畅。

    “你没任何机会,虽然我只能使出秋水剑法的前五招,但废了你只需二招,刚才我已经用了秋叶御水,现在我要用夜雨无痕。”冷天殊将剑收回剑鞘,在手中捏了一个法印,在他面前出现一个道字。冷天殊的身体慢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夜雨无痕,道家最强大的攻击,虽属于秋水剑法,实际却不是剑招。而是一种神秘的攻击手段。

    啸天君左手凝聚黑白两色光芒,赫然是天罡圣剑。他虽然受到炎阳逐日的反噬,但是在压制体内暴走的火系元力,啸天君有点虚弱,但还是能使用天罡圣剑。

    “这招有点意思,武狂六重的武者也只能看见淡淡的影子。武者完全感知不到此人的存在。”张放向石冠讲解道,他自然能看到了冷天殊,虽然只是个人影,那也足够让张放惊讶,这是什么武技,自己竟然不识得天下间有这么诡异的武技,难道是从某个遗迹得来的。

    啸天君双眼看到冷天殊向在走来,冷天殊周围的景色全部变成灰色。虽然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他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不正是自己的机会嘛。

    啸天君发出天罡圣剑,却从冷天殊身体内穿过,遭不成任何伤害。

    贺六生见啸天君连连冲前方发出天罡圣剑。心中大骂:你这个傻子,连人影都没有找到,无端耗费自己体内的元气。虽然他处处打压啸天君,但是这战必竟关系到能不能吞并红枫派。第一战自己的徒儿隐藏了一些手段所以会败下阵来。

    “为什么打不到,冷天殊明明接了六道天罡圣剑。”张放也百思不得其解,啸天君明明打中了冷天殊,天罡圣剑从冷天殊身体中穿了过去,都不能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招武狂六重的武者不小心也会着道。”冷云看着封辟宝印内的情景,在张放眼中那依稀可见的人影,冷云却看得十分清楚。他和张放的判断一模一样。

    啸天君已经慌了神,不断的施展着武技,可就是给不了面前的冷天殊造成不了伤害。

    冷天殊向前一步一步走去,离啸天君越来,啸天君连续放了多次天罡圣剑,体内原力已经所剩无己。冷天殊手中多了一支长矛,长矛上寒气颇重。正是武技冰矛裂云星所幻化的冰矛。

    “呯“的一声,啸天君被送去封辟宝印,浑身鲜血,小腹还流着血,小腹整个被刺穿。整个元海被破,无法吸收元力。修为已经废去,彻彻底底的被废去。

    冷天殊被封辟宝印送出,指尖一黑一白两道剑气围绕。“这天罡圣剑我收下了。”冷天殊没有向冷云走去,而是向云航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