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叔 > 第三十七章九幽阴风
    “你有空间类的宝物。”老者被刘俊之这手雷得不轻,这小子竟然有空间类的宝兵。这那里是个一品宗门的掌门,光凭这财富买下十余个五品宗门都绰绰有余。不过,老者想到手中的那十五本古籍,也就释然了。刘俊之实力低微,却拥有重宝,他的身份绝非一品宗门掌门那么简单。

    等等,老者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重要信息,他姓刘,难道出自于……

    老者并没在往下想,既然自己知道,那就够了。

    空间类,一直以稀缺闻名于世。一个空间类的九品宝兵,其价值相当于两件中品圣兵。

    “有一把小尺,不算大,也就能装下一些丹药和兵器。”刘俊之决定撒个谎,必竟空间袋太大,那么就让它变小一点。

    “你没有兵器袋。”老者问道,他们的兵器都装在兵器袋中,空间类的宝物是装一些珍稀的物品用的。

    “以后这东西少在人前显露,除非你的实力达到武皇九重,有绝对的实力。否则这个东西会有人惦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者向刘俊之提醒道。刘俊之点了点头。这个老头人还不错。可以收为己用,不过,现在还是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老者可不希望刘俊之被人盯上,他要出了事,第一个有麻烦的肯定是自己。

    刘俊之用方天画戟将宝剑挑了起来,这把剑看起来挺轻的,可是他挑起来时发现,这把剑的重量在方天画戟之上。

    吕布的方天画戟重四十斤左右。这把剑应有五六十斤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重物。对于修练者来说,这点重量不算什么。

    宝剑被挑起来后,刘俊之单手结了个印,沟通空间袋。立刻将宝剑收进空间袋。

    “这样也行。”老者发现以前收剑人的方法都错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种方法。既简单又快速。不过空间类的宝物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老夫曹成岳,黄金大供奉,你小子以后就是和我齐名的黄金大供奉。呆会儿你们和金剑门的事一了。我就回盛宝阁内更新一下消息,你享有的资源会有专人送到你手中。”

    刘俊之听到这个名字并没有任何反应,就算是原来的刘俊之,也并不知晓这个传奇武帝的名字。

    刘俊之是又挑了几件物品,正好是背对曹成岳。曹成岳一愣,这个背影不正是与石宁等人在一起的那个男子吗。

    ……

    红枫派之上,渤海候府的小公子带着家将早已经赶来。渤海候府大管家张放虽无心掺和此事。可是渤海候出去拜会恩师未回,渤海候夫人回门派参加掌门就任仪式。大公子远在青山城养伤。这小公子便说了算。他也只好跟来。

    侯爵,是人皇所设的官职,一般达到侯爵境通过考核就可以担任。成为官员,不可入宗门。一但被发现,立既击杀。不过,如果你是隶属于人皇麾下的宗门,则不受这一条的限制。可是,想加入人皇麾下,是何等艰难。

    荒天候石昊天、夺天候石宗毅两兄弟情况特殊。前者天生至尊,一出生便是武狂八重。后者天生重瞳,神人临世。左眼看破虚无,右眼营造虚幻。一日内便修练武狂九重。从毫无修为,一越成为武狂九重的武者。实力比弟弟石昊更胜一筹。

    现在此二人均成为武候,一支脚进入侯爵境,虽未元海化元府。却也是名副其实的侯爷。

    渤海候幼子比石宗昊石宗毅不差。小小年纪便已是武狂六重。十五的武狂六重。神武大陆有名的天才少年,比当世三大圣地中的天才弟子丝毫不差。

    当世三大圣地太上宫、九剑门以及太虚无极观。神州大陆上唯一的三个九品宗门。能与其抗衡的只有当世人皇、妖圣宫以及龟缩在无尽虚空的弑皇一脉的后人。

    三大圣地矛盾不断,这也是一个原因。若三方连手,则天下无敌。

    不过,人皇并不乐意见三家结盟。

    况且这三家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互相制约,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当世三大圣地天才无数。三大圣地年轻一代只有三人达到侯爵境。三个地命侯。其于的都在武侯境界徘徊。

    就算是这样,三大圣地也将天下九成天才收入囊中。

    ……

    渤海候府是衮州最大的势力之一。因为隶属于人皇座下。渤海候又是武宗六重的强者。曾开八府,昔日是实打实的地命候。所以衮州武者都称渤海侯为渤海地命侯。

    列侯开两府,圣侯开四府,王命侯开六府,地命侯开八府,天命候开十府,

    当世除了人皇开十二府,震古烁今。就算天赋卓越妖皇,太虚无为观观主水齐华,武神谢家第一人,当代谢家神子谢乔。也只开十府。

    开十二府存在于传说之中,在神物大陆的等级划分中,开十府则能修炼到武神境界,但是这些开十府的强者,除了少数人飞升界上界以外,其余的人都永远的留在了神武大陆。毕竟神武大陆的天地界域之力,留下了许多天才的性命,那些飞升界上界的,才有资格冲击武神。

    人皇开十二府只能说明,他飞升界上界之时,危险不会很大。要被开十府的强者,容易得多。

    开八府,也算是天才之人。除了开八府的渤海侯之外,不算上在衮州十三天候,其他的衮州王座下的侯爷基本上都是在开六府和开七府之间。

    渤海候府实力比五品宗门不差,据说如果动用自家的暗势力。则能达到六品宗门的实力。

    渤海候幼子,武狂六重。有自己练制的凡兵冰玄枪。

    此枪为玄玉打造,通体结白。是渤海候幼子石冠一锤一锤打造成形,其中混入了他的血液,乃是他一人的凡兵,并且会跟着其实力的增强而增强。

    凡兵,属于最低级的兵器。本命凡兵可以进阶。

    由其他人打造的兵器虽然可以进阶,不过限制太多,太难。

    “按理说我候府不该管此事,可万兽山庄与西北剑派皆有事情。只得渤海候府来做这个裁决。根据人皇与当世三大宗门的协定。门派之间的战争。无非文武之斗。红枫派人数稀少。只得文斗。两个宗门之间各选五人。胜三场者为蠃,可吞并败者宗门。”石冠冷冷的说道。

    他和冷天殊同是渤海郡的天才少年。两人也能玩在一块,是朋友。

    石冠和金剑门啸天君虽然同在衮州天才榜,也交过手。可是不是一类人,石冠便没有和他结交。

    石冠知道这次虽然是来玩的,不过在关键时他会给红枫派一些援手,毕竟这些年金剑门做得过了些,无视渤海侯的政令,胡作非为,但事后又毁灭证据,很是难以查找。没有证据,渤海侯也不能强行对付金剑门。

    既然父亲对金剑门早已有剿灭之心,何况冷天殊与他事先沟通过,石冠也要顾虑一下这个朋友的感受,顺便也教训一下金剑门,让他们知道渤海侯府不是吃素的。如果在这里能留下金剑门最好,也算是为渤海郡除了一大害,到时候怎么说,还不是凭着自己一张嘴。

    “好,就依小候爷所说。”一名老者说道。他所说的小侯爷只是尊称,并非境界。

    此人身著一袭青色的道袍,背背六柄金色的长剑,闪闪发光。此人正是金剑门门主贺六生。

    贺六生自始至终都是站在金剑门副门主苍天鹤之后。苍天鹤坐在椅子之上也不说话。啸天君与师妹冷云裳立于苍天鹤之后。在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女孩,一袭青色长衫,正是那日被称啸天君称为青柠的女孩,后面还跟着一群金剑门弟子。

    与苍天鹤相邻而坐的是天鬼宗宗主聂玉安。聂玉安身后站着天鬼宗两位长老和一众弟子。

    聂玉安对面坐着的是玄鬼宗宗主冷云。冷云身后站着的是冷天殊和一众弟子。

    石冠坐在冷云身旁。大管家张放站在石冠身后。张放身后站着渤海候府一众家将。

    大殿的主位上坐着红枫派的大师姐云航。红枫派其他弟子分列两旁。

    “好,我红枫派接下了金剑门的挑战。”云航左手清拂着手中的剑穗。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刘俊之混在天鬼宗弟子中,双眼盯着红枫派一众弟子。仔细的看看他们的资质。

    红枫派大弟子云航,根骨八,悟性七,幸运六,心志十,总潜力三十一点。武者八重。推荐方案:主修水系武技,剑法天赋高。

    这是空间袋反馈他的信息。

    红枫派二弟子云落,根骨六,悟性七,幸运六,心志九,总潜力二十八点。武者六重,推荐方案:主修冰系武技。拥有远古血脉,若是获得远古传承,血脉可觉醒。

    红枫派四弟子云聂,武者七重。根骨七,悟性五,幸运十,心志八,总潜力三十点。推荐方案:主修雷系武技。

    红枫派五弟子叶君,武徒九重。根骨三,悟性九,幸运九,心志九,总潜力三十点。推荐方案:主修火系武技。

    红枫派六弟子叶肖,武者七重。根骨五,悟性七,幸运一,心志七,总潜力二十点。身具上古大修士血脉。若血脉被唤醒。则可以获得本命传承。推荐方案:主修火系武技。

    红枫派七弟子柳云瞳,武徒八重。根骨五,悟性五,幸运五,心志十,总潜力二十五点。推荐方案:主修水系武技。

    红枫派八弟子柳云天,武者六重。根骨七,悟性七,幸运十,心志六,总潜力三十点。推荐方案:主修风系武技。

    红枫派九弟子六六,武者六重根骨九,悟性七,幸运五,心志五。总潜力二十六点。推荐方案:主修雷系武技。

    红枫派十弟子周影雪,武者七重。根骨十,悟性十,幸运一,心志七。总潜力二十八点。推荐方案:主修木系武技。

    红枫派九个弟子中。有四人资质总和过三十点。云航资质三十一点,与刘俊之相同。云聂、叶君、柳云天资质都是三十点。

    红枫派共有十个弟子。以云航、云聂、叶肖、周影雪的修为最高。还有一个三弟子,回家探亲未归。

    刘俊之听着空间袋反馈的信息,心中暗道:这是要逆天呀,这那里是一品宗门,就算七品宗门也没有这么好的资源。

    刘俊只想见见这位便宜师姐,看看她究竟是什么人,竟能收到十个有资质的年轻人,虽然不清楚三十的资质怎么样,但从最低的二十点资质来看,师姐看走眼的机率很小。

    刘俊之并不知道老婆们的资质,因为空间袋的元灵,那个小胖子并不想给他。顺带着连雕爷的资质也不给他。

    “第一场,柳云列,师父便交给你了。”贺六生漫不精心的说道。随着云航接下挑战,贺六生也不再客气,红枫派他必须要得到,一切都是为了金剑门。

    “他交给我。”叶肖知道,这第一场必须拿下。

    一是鼓舞士气,二是他想试试自己新练的武技。武者七重对武者六重,绝对是手到擒来,没有任何悬念。

    “等等。”张放从手中变出一物。向场中一扔。这是一方黑色小印。小印在地上不断变大。颜色也从黑色变成无色透明。

    “此印叫封辟宝印,内有独自空间。比武将在宝印进行。比武失败的人,此印只能保人性命。修为被废只能自认倒霉。进个封辟宝印只限二人。”

    柳云列将背后的双手大剑抽了出来。拿在手中。

    “柳云天。你给我出来。今天我要废了你,给我阿爸报仇。”柳云列高声大喊,我没有理会叶肖

    “给柳绝那个老畜牲报仇,我只是废了他,却不杀他。我就是要让他受尽天下间四大罡风中九幽阴风的折磨。你父亲当年为了族长之位。将我们一门七百五十三人三诛杀。若无我师父庇佑。我和我大哥柳云瞳早就死了。你要战,我便战。何况我也想知道是你的九气真雷身可抵的过四大罡风。”

    “九气真雷身,九幽阴风,有意思。二个不入流的小门派。竟然出现四大罡风和十大小神体。”刘俊之在脑中高速的思考着。九气真雷身难得,这种神体,出现在新生儿身上的概率极低。

    九幽阴风也不是很好得到,不过,对柳云天是十点的幸运之王。捡个九幽阴风太简单了。

    ……

    《逍遥真经》记载,神武大陆世间分别有十大神体。十大灵体。不过这十大灵体只是最常见的。其实灵体共有二十八种。神体也真的只有十种,但不是这十种小神体:

    幻水灵体,可以操控世间所有的水,包括五大真水。

    火祖临世,修炼火系道法神速,可抵世间万火,包括八大神火。

    九气真雷身,统御六方神雷。

    九阳灵体,阳中之极。可抵世间任何魔道武技。

    九阴灵体,阴中之极。能克制水火两系的武技。

    沐浴春风,可将木系和风系武技发挥到极致。

    焚阳之体,可燃烧任何火系武技。

    绝阴之体,能克制世间任何阳系的武技。

    幻木之体,善于种植灵药。

    阴阳灵体,阴阳平衡,天地无极。

    神武大陆流传着一种说法:

    一神二圣三灵树,四风五水六神雷,七金八火九冥土十大神体十小神体二十八灵体。

    但是神体和灵体的区分太乱,没有统一的说法。

    九幽阴风。

    乃四大神风之一。虽不比无间罡风暴虐、又比不过无相神风威力具大、更不如灭世之风含灭世之力。但它是四大神风中最难缠的存在。一旦中招,便犹如一条长蛇一般附在中招者体内。久久不能驱散。

    “进入封辟宝印之后,我会废了你的修为。”柳云列进入封辟宝印后,发现这里除了能看见外面的景象,其它和外面完全是不相通的。

    柳云天也跟着进入封辟宝印。他将左手的扇子展开。这个扇子的扇面是白色的绢面。很普通、很普通的一把扇子。甚至有一些普通的过了头。

    “一把破扇子,这就是你的依仗。”柳云列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武者九重的父亲,未何会被武者六重的柳云天重伤。

    “现在开始个第一场较量。”张放说道,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金剑门和红枫派的门派之争正式开始。

    柳云列将双手大剑指着柳云天“你是武者六重,但是对于武者六重的我来说,你完全没有希望。知道我为什么第一个出场吗?我的实力在啸天君之上。”柳云列自豪的说道,他的实力早已超过金剑门天才第一人啸天君。

    “这家伙又开始炫耀了。”啸天君呵呵一笑。在笑脸之上隐藏着极其阴沉的一张脸。

    “哈哈哈,我所忌惮的是九气真雷身。不是你。”柳云天挥动了一下扇子,一股阴风从扇子中飞去。他并不惧怕武者六重的柳云列,因为二人的实力处在一个水准,他所忌惮的只有九气真雷身,对于这种所谓的小神体,他了解的并不多,所以要小心谨慎,毕竟这是第一场交锋。

    从扇子里扇出的这股阴风,竟然渗着封辟宝印溢出,使封辟宝印之外的温度,急速下降,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似乎有些冷。”刘俊之喃喃的说道,这九幽阴风有点儿意思,让他感觉有点儿冷,证明这九幽阴风确实是好东西,不过这点程度,根本伤及不到先天灵火,看来以后培养柳云天,多半是要着落在这个九幽阴风身上。

    “那是五阶凡兵。”张放压低了声音对石冠说道。“五阶凡兵”石冠一愣。那一把平白无奇的扇子竟然是一件凡兵,石冠刚刚才稍微有些走神,温度的突然下降,他有一点不适应,不过在调整过后,他渐渐熟悉了个温度。

    石冠看着柳云天的那把平白无奇其的扇子,这把扇子是五级凡兵,也就是说柳云天借助这把扇子,实力可以达到武者八重。

    柳云列顶着无尽的九幽阴风。身上的雷光若隐若现。

    柳云列正面承受着九幽阴风,虽有九气真雷身护体,但还是感觉到一股阴冷。穿透身心的冷。

    “难怪父亲会惨败。”柳云列在心中暗道。这天下四大罡风果然非同小可。位于四大神风之末的九幽阴风,竟然能轻易的穿透九气真雷身这个小神体。那么一般的体质自然受不住。

    柳云列将自身的九气真雷身发挥到极致。身体被雷光罩住。左手的剑冲柳云天的肩膀袭来。

    柳云天只是轻轻的一措身。躲过柳云列的剑。手中的折扇轻松的一扇。又一股九阴幽风拍向柳云列。

    柳云列撤剑。又一次催动九气真雷身。两次将九气真雷身推动到极致。让柳云列倍感压力。

    这九幽阴风穿透灵魂的阴冷,就算是拥有九气真雷身的柳云列也处处小心。

    柳云列以金剑十三式的前八式对战柳云天。柳云列在双剑上附着着雷光。只要他接触到了柳云天。就能靠剑上的雷电之力麻痹他,使柳云天动作变得缓慢。

    抓住他,废了他的修为。这是柳云列的想法。

    不过,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太残酷。刚才两个人还在僵持着,形势突然倒向一边。柳云天只露了一手武技。立刻就让柳云列倍感压力。

    九幽阴风,让柳云列头疼不已。还有那个配合九幽阴风的武技。而且柳云天这种武技很简单,叫风云掌,但配合九幽阴风却妙用非凡。这个武技是风系武技。只是推动双掌,狂起无尽的狂风。

    运用武技和九幽阴风结合。让柳云天消耗极大,应付柳云列有些费力,加上柳云列那不死不休的打法。好几次都让他着了柳云列的道。

    “这个人不错。虽是武者六重,但实战实力无限接近武者八重,将武者六重的柳云列逼迫到连底都用上了。这个人我要了。”天鬼宗宗主聂玉安说道。在他看来红枫派已经是囊中之物。于是他便向贺六生索要柳云天。

    “第九式,第九式。”啸天君反复叨唠着这句话。没想到柳云列竟然先自己一步领悟了金剑十三式第九式。啸天君心中默默盘算道。看来自己要对柳云列提前动手。

    “柳云列,该结束了。”柳云天将扇子一合,又打开。白白的扇面显示出一幅画,有山有水。柳云天对着柳云列扇了几下。几股凌厉的阴风从不同方位向柳云列袭去。

    封辟宝印自动判定柳云列失败,将他送出封辟宝印。

    柳云天自始至终没有动用红枫剑法。只凭一把扇子,一门武技,外加九幽阴风将拥有九气真雷身的柳云列打败。

    柳云列虽然被送出封辟宝印,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只有破损的衣袍证明他刚才与别人交手。

    “云列,干的不错,没丢为师的脸。”金剑门门主贺六生夸赞道。金剑门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茫然的表情,这输了,怎么还得到门主的夸赞。

    只有贺六生知道,柳云列是在示弱,来迷惑啸天君。显然已经取得应有的成果。武者六重败于同等级武者。会让啸天君觉得柳云烈根基不稳。

    贺六生没想到柳云天竟然有五阶凡兵。也知道柳云列这一战有多难,九气真雷身被九幽阴风死死的克制住。

    雷,天生克制鬼魅之物,正好可以克制冥海之中的产物。但九幽阴风占了个风字。风,天生克雷。于是柳云列悲剧了。

    贺六生的一段话,让本不想打第二场的啸天君改变了主意。门主对柳云列清睐有加,会使柳云列在声望上高过自己。自己是金剑门大弟子,也是东堂大弟子。这个地位他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师叔,下一场交给我吧,我会赢得漂漂亮亮。”啸天君将背后的金剑拔了出来。进了封辟宝印。

    没有经过门主允许,擅自下场,啸天君早就不把贺六生放在眼里了。

    自己的师父虽已仙逝,可是啸天君在金剑门中如日中天。贺六生武者九重的实力,在有一件一阶宝兵的啸天君面前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