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鬼神影后 > 第九十七章
    晟峻云也看见了王昭,不由得蹙了蹙眉毛:“你怎么还在这里?”

    “还有一个着急的文件没有签。”王昭讪讪的笑了笑。

    听到这话的晟峻云撇了一下嘴,瞅了她一眼。

    “那你先去看看,我把饭菜先拿出来。”林微伸手将食盒拿了过来,既然他有正事,自己还是不要去打扰比较好。

    “嗯,我马上就好。”说完之后,晟峻云就从王昭的手里将文件拿了出来。

    每一份文件都是经过各部门经理的重重审核,才送到晟峻云的手里的,一般情况下除了新任务的某些方面不完善,根本就不会有问题。

    仔细的翻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晟峻云签完字递给了她,顺便还特意叮嘱了一下:“你先出去吧,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进来打扰我了。”

    “是。”王昭点了点头,赶紧抱着文件走了出去。

    一回到办公室,立刻就被其他的秘书围上了:“刚刚我们看见总裁带着林微小姐一起进了办公室,在办公室里面发生了什么啊?”

    “对啊,还有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你刚刚不是在总裁办公室吗,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抱着文件的王昭扫视了一眼大家,装作格外高深的模样开了口:“你们还真的是挺大胆的啊,总裁的事情也敢八卦。”

    “哎呀,你少装了,你平时八卦的还少,赶紧交代知道些什么,要不然下一次我们在有八卦可不会跟你分享。”都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大家能不知道王昭的真面目,一下子就给戳破了。

    “咳,我说的是真的,总裁刚刚进去是真的生气了。”王昭的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轻轻的开了口。

    听到这话,旁边的人迅速的扯住了王昭的胳膊,脸上满是紧张:“因为我们?”

    王昭抿着唇点了点头:“可不是嘛。”

    “哎呀,都怨她那张大嘴,总裁还没进办公室呢,她就喊了起来。”一个秘书忍不住埋怨了一下身边的那个人。

    旁边的人立刻就不愿意了,翻了一个白眼,嚷嚷道:“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议论,大家明明都在说好嘛,为什么只埋怨我啊。”

    瞅到他们马上就内讧了,王昭赶紧开了口,可不能把事情给玩大发了:“好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虽然总裁生气了,不过却被林微小姐给劝住了,以后大家注意一点就好了。”

    此话一出,立刻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不过也让他们抓住了另一个重点:“王昭,你刚刚说总裁被林微小姐劝住了?”

    “是,总裁和林微小姐的关系你们就不要瞎猜了,祸从口出,大家都应该明白。平时的时候遇到林微小姐,对她尊重点就好了,我感觉林微小姐人也挺好的。”王昭想起刚刚在办公室里面的事情,在交代大家的同时,也在博谈上悄悄的关注了她。

    大家都是职场上的人精,有些事情能八卦、有些事情不能八卦,他们还是知道的,刚刚实在是因为受到的冲击太大,要不然绝对不会那么没有规矩。

    在林微和晟峻云吃饭的时候,王巍中间也来找过他一趟。

    当时林微还问了一下王巍有没有吃饭,要不要一起吃饭,结果还没等他回答呢,就直接被晟峻云给轰出去了。

    站在门口的王巍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家总裁看样子是掉进温柔乡了。

    “你下午两点半开始上课,现在才一点多,你去隔壁的休息室睡一会儿,快到两点的时候我再喊你。”晟峻云伸手将东西收拾了一下,扭头看向了林微。

    “嗯,那你呢,你要不要一起休息一会儿?”林微点了点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搁在平时的时候,晟峻云肯定不会休息的,但是被林微这么一问,他的眼睛亮了亮,赶紧把东西放好,跑了过去:“要要要。”

    见到晟峻云兴奋的样子,林微立刻就觉得不好,他肯定想歪了。

    谁知道晟峻云爬上了床,伸手搂着林微,将自己的下巴放到了她的脑袋上,就闭着眼睛开了口:“赶紧睡吧。”

    原本还以为晟峻云会动手动脚的林微,稍微愣了一下,脸微微的红了起来,居然是自己想多了,于是赶紧闭着眼睛休息。

    谁知道闭上眼睛之后,林微就感觉有手在自己摸来摸去,还有一个狗脑袋在自己脸上偷亲着。她压制着想要上扬的嘴角,伸手在他胸口戳了戳,恶狠狠的说道:“老实点睡觉,要是不睡觉的话你就接着下去工作。”

    “哦。”晟峻云耷拉着脑袋,没力气的应了一声,又在她的唇上亲了几口,才老实下来。

    因为提前定了闹钟,林微这一次可没有迟到,早早的就到了教室。

    下午学习了一些基础的左手手法,说句实话,林微学的时候还是觉得比较简单的,但是等到老师让她自己练的时候,她弹得实在是有些难以言表。

    “你也不用气妥,没有哪一件乐器能够一蹴而就,相比较而言,你的学习能力还算是非常不错的。”对于自己这个半途捡来的学生,范诗兰还是相当满意的,说话语气自然也是缓和了一些。

    这些道理林微自然也是明白,只不过她下个星期就要开拍了,怕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的联系。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抬头看向了老师,轻声的询问了一句:“老师,我能不能先找一个曲子,在按照曲子学。”

    哗的一下子,范诗兰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走都没学会就想学跑了,没有基础功能谈得好曲子。”

    “老师,我也知道这样子不太好,可是我前一段时间有事耽误了,下个星期就要拍戏了,我害怕我自己拍戏的时候,琵琶弹的太假。”见到老师生气,林微赶紧解释。

    林微学琵琶的目的和前一段的事情范诗兰也都听说过,虽然这样子的提议有些无礼,但是她至少还有想要弹好的心。想了一下之后,范诗兰语气稍微缓和的开了口:“那就今天把基础手法都过一遍,起码有个印象,从明天开始直接学曲子。”

    一听到这话,林微立刻就笑了起来:“谢谢老师。”

    看到那张笑颜如花的脸,范诗兰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么礼貌懂事真是让人生不起一点气啊:“想学什么曲子?”

    林微摇了摇头,笑着道:“我对这些才刚刚了解,还是老师来选吧。”

    “嗯,那就我选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十分钟,等一下咱们接着上课。”范诗兰说完之后就走了出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