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园:腹黑公子萌宠妻 > 第八十八章 两匪首
    现在可不是听他哭诉的时候,楚伯阳大步离开,转头叮嘱道,“往河里倒上几缸菜油!吊桥上也要倒油!”

    “啊?是!”田炳劳心痛欲绝,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

    楚伯阳迎上刚才冲出去找他,现在又转回来的十几个土匪,随手捡起地上的武器,无论长枪还是大刀,都猛力掷出。十步以内的,弩箭伺候,近身的,匕首封喉。

    土匪乱糟糟的,分散成小拨队伍与他迎战,哪里是他的对手?一路所向披靡,趁着还没有遇见下一拨土匪,楚伯阳的身影一闪,融进黑夜中。

    虽然从来没有进过田家堡,但是每晚饭后的闲聊中,总能听到其他人一遍又一遍讲述田家堡里发生的事情。

    进村子的主路走到底,是一座十进的大宅子,这里就是田家老宅。

    田家在此地经营了近二百年,对嫡系和旁支的清理一直非常坚决,凡是成亲的旁支都必须分出去另过,始终只有嫡子长房可以据有田家老宅。

    老宅的建筑样式古朴,梁上架梁的格局竟生出巍峨的气派。

    楚伯阳隐没在灌木丛后面,看着田家老宅一时失语,没想到田家祖上竟有这等气魄。

    刚才晒谷场上的打斗惊动了这边,又有几十个土匪呼啦啦地冲过去支援。门口只剩下两个人站岗。

    楚伯阳并不惊动这两人,绕道侧面,一个帅气的酷跑加鹞子翻身,就轻轻地落在院内的角落。

    既然是要打探金银珠宝的下落,不在内厅就在内宅。

    一重重进出内院的大门口都有两个土匪把守,楚伯阳对这种传统的房屋格局十分熟悉,直接从第二进的穿廊绕道山墙的夹道,从管事仆妇们走的角门就直接找到了内厅。

    内厅明晃晃的,守卫在院外,门口却没有人。楚伯阳跳上宽大的斗拱,双脚勾住一支横梁,倒卷珠帘朝里面望去。

    里面的一幕,即使刚刚才遭遇过晒谷场上的惨状,仍然令楚伯阳不忍目睹。

    内厅中央的青砖地上躺着两个人,血肉模糊的那个应该是田维科。他脸朝下,看上去奄奄一息,身体时不时地抽搐一下。

    田翠儿就躺在田维科身边,怕冷似的蜷缩成一团,嘴里发出“呵呵”的呜咽声。即使身上沾满了血污,也仍然可以看得很清楚,她被扒光了。

    两个土匪头子,一左一右坐在楠木祭桌前,中间的楠木方桌上堆满了酒肉。

    右边那个身材硕壮满脸横肉的匪首,手里抓着一支油鸡大嚼,又吞下半碗烈酒,气呼呼地骂道。

    “想不到你这么个蔫儿坏的土地主,竟然这么能扛!打了一天一夜,老子都累了,你也不肯老实招供。敢情你把金银财宝看得比你的狗命还重!行!老子就成全你!”

    左边那个细瘦的匪首阴沉着脸,不吃不喝,手里摇着一柄纸扇,阴沉沉的眼睛里生出一丝歹毒之意。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壮硕匪首吃了一惊,把油鸡扔进盘子里,“你是说田家堡真的只是个花架子,早就没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