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自己的脸就要贴到地面的碎石子上,邵玉闭紧双眼,做好了满脸血茬子的准备。

    谁知楚伯阳像是在故意戏耍她似的,直到她的脸即将触底的那一刻,才一把抓住她的腰带,把她像只小鸡子一样拎了起来。

    邵玉就像坐了一次过山车,转瞬又直立起来,然后身体一歪,再次重重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这一次,脸颊感受到男人胸腔的坚实燥热,耳朵里听见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砰砰”乱响。

    “放开我!你已经不是我未婚夫婿了!”邵玉厉声大喊。

    楚伯阳果然松开了,邵玉猝不及防向地上栽去,突然天旋地转,她整个人腾空而起,又被横抱住了。

    这回,不管她再怎么挣扎痛骂,楚伯阳都不松手,迈开大步向树林深处走去。

    林子里藏着一辆青幄马车,一匹枣红马装着车辕,缰绳拴在松树上,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楚伯阳将邵玉放在马车上坐好,伸手从马车里掏出一个青布包袱。

    “里面有干净衣服,换好了,我给你头上上药。”他阴沉着脸,粗声粗气地说话,显然被邵玉的举动惹怒了。

    邵玉很想拔脚就跑。可是,她浑身无力,额头的伤口被汗水浸得烈烈作痛,连动弹一下都困难。

    连日来悲恨交加,到此时早已心力交瘁。邵玉气急攻心,身子就软了,从马车上一头往地上栽去。

    楚伯阳一把接住她,抱进马车里,捏着她的嘴角灌了一口水,邵玉呛了一口,醒了过来。

    “追兵很快会到,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楚伯阳俯身靠近她,努力让她散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再次激起了邵玉的恐慌。

    “你一身孝衣太惹眼了,我现在帮你换一件外衫。”说着,楚伯阳就伸手去解邵玉腰间的麻衣束腰带。

    邵玉羞愤得泪珠滚滚,想抬手去推开他,却好像在他坚实的手臂上轻抚了一下,吓得她自己都不敢乱动了。

    楚伯阳哪里是帮她脱衣服?两手轻轻一扯,白麻孝衣裙的肩袖接缝处崩裂成几片。无需邵玉抬手,衣裙已然脱身。不过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尽量不碰触邵玉的身体。

    “我现在要扶你坐起来。”穿衣之前,楚伯阳出言提醒。显然很明白她的心思,以免误会。

    缓过劲来,邵玉体会到他并没有心存歹意,轻声说道,“我自己来吧。”

    楚伯阳看了她一眼,取出青布包袱里的衣衫放在她面前,一言不发,离开马车厢。

    攒了点力气,邵玉缓缓坐起来。

    马车里面很干净,铺着草席,有一只坐凳,一只放着茶壶茶碗的木匣子,角落里还有一床卷起的褥子和另一个青布包袱。

    邵玉微楞,突然觉得,这位楚家大少爷还挺细心,出逃的器物安排得妥妥的。

    “会不会不安好心?”邵玉愤愤地赶走突发的好感,想起前世看过的那些负心人的小说,就有那狼心狗肺的人渣,骗了感情骗身体……“他不会是想乘火打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