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在马上颠簸了多久,邵玉觉得骨头都快散架了。

    被救走的时候,她就醒了。被这个蒙面男人横抱在怀里,一路冲出城门,后面追兵声渐远,她才慢慢定下神来。

    她知道自己死了!堂堂农业博士,年纪最大的大学生村官,研究硕果累累,前途远大!结果,为了救一个农家小孩,居然死在充满沼气的地窖里。

    原主邵玉与她同名。堂堂世袭定国公府嫡长女,明明前一刻还过着鲜花着锦的日子,突然就被人踩在脚下。

    两个人同病相怜呢!

    邵玉只是个贞静柔顺的闺阁小姐,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阴谋诡计毫不知晓。直到空荡荡的灵堂无一人前来吊唁,她才开始有些明白过来。

    紧接着,楚翰林家的继室夫人亲自登门,各种奚落羞辱,宣布解除楚翰林过世的嫡妻与早逝的定国公夫人约定的娃娃亲——楚家嫡长子楚伯阳与邵家嫡长女邵玉的婚约。

    今年,楚伯阳十八岁,邵玉十六。如果不是定国公突然病故,两家应该在一个月之后开始过聘礼,年底完婚。

    邵玉正在热孝中,受到这么大的打击,当时就昏死过去。

    醒来之后才听说,楚家继室夫人才走,楚伯阳也来了,被二哥带着家丁劈头盖脑打了几扫帚,轰走了。

    屋漏,总是会有连夜雨!今天抄家!女眷居然发配教坊司!那可是去做官妓!

    原主生无可恋,以一生从未有过的决绝,撞墙自尽。

    又一个邵玉却从这具躯体里醒来。她向来独立坚强,可不会像原主那样,轻易就向命运低头认输!

    “你是谁?”她盯着蒙面人,发出疑问。

    蒙面人低头看了一眼,那双漆黑眼眸如夜空般深邃。

    “马上就到地方了,你再忍耐一下。”他没有回答邵玉。

    “嗖”,邵玉一把扯下他的蒙面巾。那人大吃一惊,低头瞪了一眼邵玉,却并没有说话,右手举起马鞭抽击马臀,加速狂奔。

    四目相对的刹那,邵玉看得很清楚,这个人很年轻,而且长相俊美。但是,她不认识他!

    “快说,你到底是谁?不然我就要跳下去了!”

    邵玉挣扎了一下,没想到这个青年的手臂力量大得出奇,像个铁箍一样,纹丝不动。

    青年看了看邵玉,眼眸闪过一丝愠怒,片刻之后,开口说出了名字,“我是楚伯阳!”

    “啪”!邵玉想也没想,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楚伯阳的脸上。楚伯阳的左脸登时现出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他气得瞬间涨红了脸,恶狠狠地瞪了邵玉一眼,却只是抿紧薄唇,只管加速疾驰,一句话也不说。

    邵玉也狠狠地瞪着他,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两人沉默着,对峙着,冉冉升起的烈日晒得邵玉头晕目眩,口舌生烟。

    “吁!”楚伯阳终于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处三岔道口,四周都是树林。

    楚伯阳纵身下马,然后抱邵玉下马。邵玉早就全身麻木,靠在他的胸膛上,好半天站不直。

    她又急又气,干脆往地上栽去,宁愿啃一嘴沙石,也不想再挨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