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54章:魏忠良
    “魏忠良?”夏雨的眉毛微微的一挑,虽然隔着远,但夏元的耳朵还是非常的好用的,他能听清楚那边说什么。

    院子里分两伙人,一伙就是魏忠良他们,另外一伙儿就是狂徒组织的人。

    魏忠良是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褂子,脚下也穿着布鞋。虽然看着很传统,但这身行头可不便宜,魏忠良叼着一根雪茄,他派头很足的说道:“史密斯先生,这似乎跟我们之前约定的不太一样。我们说好的,我出三千万,你帮我杀掉那个叫做夏元的年轻人。”

    “不不不,魏老板,你给我们三千万,我们是为你杀,而不是杀掉。我们的人都被他杀死在山上了,我们已经尽全力了,这笔交易已经结束了,说起来你很赚的,三千万换了我们那么多条人命。”因为被房子挡着,夏元看不到那个叫做史密斯的人是谁,但应该是一个外国人才对。

    “你们就是这么做生意的么?”魏忠良显然很不高兴,但史密斯开口道:“魏老板,你只是出三千万,可我们在结算的时候是用美元的。三千万华夏币,也就四百多万的美元。四百多万美元,真的不太合算的,魏老板。”

    “那你给我一个准确的数字,杀掉那个年轻人,你们要多少钱?我说的是要看到他的尸体。”

    “这样的高手,您也看到了,他非常不容易对付。所以想要杀掉他的话,我至少需要三千万美元才可以,而且需要一千万美元的保证金。”史密斯狮子大开口让魏忠良很是不舒服,他皱起眉头说道:“三千万美元。”

    “对于魏忠良来说,这些倒是拿得出来,但他绝对不会愿意拿出来这些东西的。”

    三千万美元,那就相当于两亿的华夏币,而且还要事先交给对方一千万。这怎么都觉得非常的不合算。

    而且这笔钱虽然拿得出来,但绝对不是小数目,为了杀掉一个小子,需要将自己一半儿的财产都拿出来。这确实让魏忠良很为难……

    “这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魏老板,这是最低价,我说的上至少,也就是说,真的实施起来很有可能是高于这个价格的。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针对这个年轻人,但如果他真的对你有很大的威胁的话,您自己掂量,总之这个人肯定要花费你不少的钱。”史密斯一副很实诚的样子对魏忠良说道。

    魏忠良犹豫了起来,史密斯笑道:“我也能考虑到你难道想法,要是您没有对这个年轻人下手的话,这件事或许真的就这么算了,但这次您让我们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去杀他,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样的一个威胁,我相信对您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他要是想杀你的话,应该不会费太大的力气。”

    魏忠良沉吟了一下,接着咬着牙说道:“这笔钱我出,明天我就给你一千万美元,我希望你们能快些将这个人除掉!”

    “当然可以,我们会安排的。”

    魏忠良带着人走了,夏蝶小声说道:“你挺值钱的嘛,三千万美元哦!”

    “别闹,老子的脑袋现在值十亿美元。”夏元没好气儿的说道。

    夏蝶小声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夏元狐疑的看向夏蝶,夏蝶的手指点了点院子的方向。

    夏元笑道:“还能怎么办,难不成等他赚到三千万么?开玩笑,刀子都架到了老子的脖子上面了,还不许老子反手打他么?”

    夏蝶嘴角微微的勾起,她低声说道:“我现在报警,这个距离,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警察就到了。”

    “足够了,出发?”夏元好奇的问道。

    夏蝶点点头说道:“走起!”

    两个人小心的靠近院子,夏元和夏蝶两个人的脚步声特别的轻,绕道了房后,夏蝶用绳子套住了一个放哨的人,她几乎就是一下子就能让绳索勒住对方的脖子,然后瞬间勒死,动作一气呵成,她的动作不是那种慢慢的勒死,而是一下子就卡住你的喉管,让喉管彻底勒紧。人死的之后只是挣扎一下,根本就没有声音。

    夏蝶勒死了放哨的人,夏元从后窗往屋子里看了一下,确认好没人之后,夏蝶指了指夏元,又指了指院子。

    夏元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他贴着墙根悄悄的靠近前院,夏蝶身材玲珑娇小很轻易的攀爬上房,而且动静非常的小。夏元的绳术实在是太高,她攀爬之类都没有什么动静的,夏蝶上了房顶之后,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周边确实还有几个放哨的狂徒,但院子里只有四个人。

    夏元在院子的南侧,院门朝东,夏元的位置非常好。

    夏蝶伏在房梁上看到史密斯,他是一个外国人,不过体型没有那么魁梧,很瘦小,穿着西装的样子看起来很像是一个从事文职的人。夏蝶将特制的绳索准备好。夏元在下面犹如豹子一样悄悄的潜伏,等待着突然一击!

    就在史密斯等人正准备进屋的瞬间,夏元突然出手,他的速度非常打开快,夏元跑出来的瞬间他手中的飞刀已经甩了出去。飞刀化作一道寒光直接射中了一名枪手的后脑勺,枪手倒地下的瞬间夏元另外一只手的飞刀也随之飞出去。这把飞刀带着一定的弧度飞出,直接命中了拿着手枪的那个人。

    两个人倒地,史密斯愣了一下,他身后的两个人刚准备开枪,没想到房顶飞下来两根绳索,这两个绳索直接击穿两个人的太阳穴!

    夏蝶的绳索是特别的,这种绳索叫做飞仙索,专门用来杀人的,因为绳索在拈的时候就用了一定的铝线和铜线。而且绳索用桐油浸泡,编的的时候金属丝都非常的结实而且柔韧。

    夏蝶的飞仙索得手,夏元的甩手就是一刀,这一刀刺中了史密斯的大腿。

    史密斯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对夏元说道:“夏元先生我们有话好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问你一问题。你是圣徒的么?”

    “我们是沙虎,不是圣徒。”史密斯很诚实的说道,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命掌握在对方的手里,一切耍滑头的手段都是会死的。

    夏元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跟圣徒是什么关系?”

    “我们跟圣徒唯一的关系也只是在魏老板那边儿,我们不是狂徒,我们是佣兵,雇佣兵。只不过这次的武器是狂徒供应的,否则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弄到那么多的枪的。”

    见到史密斯很老实,夏元笑道:“挺好,我喜欢诚实的人,诚实的你将会因为你的诚实而获得活下来的机会。不过史密斯先生,我需要你告诉我。圣徒跟魏忠良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他们是合作的关系,魏忠良的走私多半都是跟圣徒有关,但具体走私什么我们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圣徒的人在华夏不算太多,因为他们好像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不敢在这边儿留太多的人。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毕竟我们又不是狂徒分子,我们只是一群雇佣兵而已。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帮助雇主做事,其他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管。”

    “你说的倒还是挺诚恳,你们的人都在这儿了吧?”夏元反问道。

    “都在,都在!我们的人都在这儿了。”史密斯赶忙点头,夏元笑了笑,他拿出一把匕首说道:“死了那么多的人,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你们杀江小槐是什么意思?”

    “那个女人不是我们的目标是圣徒的,是魏老板让我们在一起行动的,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也不太清楚。圣徒的人在失败的时候就立即逃跑了。我们现在其实也是准备离境的,夏元先生。这笔生意我们可以不接,您……”

    “不,你们必须要接,而且钱都必须要拿。不仅仅要拿,我还要你们多要,我想要杀你就算是现在去了国外我也能把你们一个个的拉出去活埋了。不服气的话你可以试试,我七天之后就会在你们的老巢大本营里活埋一个人,看到尸体之后你再考虑是否跟我合作,现在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走。”

    夏元看了看表,史密斯快速的掉头跑掉。完全丢下剩下的人不管了……

    夏元坐在院子里点燃一根烟,夏蝶从房上跳下来,她笑着问道:“干嘛?你打算坑一下魏忠良?”

    夏元吐了一口烟圈说道:“我这个人心眼儿小,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