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6章:请神容易
    林颂掉头走出门,徐倩跟条狗一样追着跑出去,剩下陈琳和夏元两个人继续用餐。

    陈琳担心的说道:“夏元哥,真的对不起又给你惹麻烦了。”

    夏元叹气道:“谁让我们琳琳如花似玉呢,哎,你夏元哥我也只能无奈的在这里做护花使者了。没关系的,这都不是事儿吃完饭咱们去买东西,晚上回去我给你做煎肉饭~”

    陈琳拍着小手笑道:“真的?”

    “我还能逗你么?走起!”夏元使了个眼神,两个人欢天喜地的去地下超市狂欢购物。

    陈琳知道,夏元为了能让她走出阴影,夏元是想尽办法让她开心。但夏元自己呢?夏元没有家人,他所为的家人就是战友,也就是陈海。

    陈海的死对自己打击很大,但对夏元呢?难道不大么?

    可是夏元还是能强作欢颜的哄陈琳开心,他真的在履行自己的诺言,将陈海的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看待。

    陈琳没有说破,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只要笑就好了。家人就要这样相互陪伴,也要这样相互的保护对方。

    购买了整整一车的肉,又卖了一个烤肉用的电炉,陈琳挽着夏元的胳膊非常亲密的去结账。

    看到两个人如此亲密,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情侣。说实话陈琳从来没有跟陈海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如此亲密过,但夏元她发自内心的不排斥。

    结账的人很多,陈琳找了好几个结账的出口才找到一个人少的,而就在俩人排队的时候,突然夏元的电话响了,看了一眼号码,是海外的。夏元接通电话之后,对面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老大,刚才华夏总部来电话,让你给周将军打个电话。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你在哪儿了,正开车前往你那里。”

    “行,把电话给我。”夏元挂了电话之后,很快来了一条短信,他点了一下上面的号码,手机自动拨打了这个号。

    “喂,我是周祯。”

    “呵呵,周老,是我。我是夏元,听说您找我?有什么指示?”

    “怎么,第一次归国,就不打算来我这儿报道了?还弄出了那么多条人命?”周老不温不火的问道。

    夏元忙赔笑着说道:“您看您老说的,我这不是回来有事儿,先安置一下家里人。”

    “家里人?陈海的妹妹?”看样子周祯是什么都知道的,夏元他了口气,他看了一眼陈琳然后叹气道:“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您的法眼。没错,我跟陈琳在一起,我得给海子负责。不管怎样,海子的事情我不可能就这么过去。”

    “也米有人让你这么过去,你堂堂的潜龙首领,结果说撂挑子就撂挑子了,给谁看呢?恩?夏元,我们没说不查陈海的事情吧,陈海消息走漏是从华夏走出去的这件事还是我告诉你的。你气势冲冲的回来,怎么要跟老头子我拼命不是?”

    “老爷子,您这是哪儿的话,我怎么都不敢跟您耍啊,我就是个孙猴儿,也跳不出您老的那座五指山不是?我这次回来真的是因为赶上了,而且我还没有成功完成任务,陈老爹还是去世了。”夏元有些神情低落的叹了口气。

    周祯道:“你小子也有怂的时候了?那几个人死有余辜,死了就死了。你这几天休息休息,过些日子我让人跟你接头,抓出叛徒的事情,还真得交给你们潜龙来办,要不然这面子真的找不回来了。为了国家,国籍都没办法保存,我给你在国内一个新的身份,特别事务联合临时调查组组长,已经录入到档案里面了,你玩些日子,休息好了就来工作。明白了么?”

    “是!”

    “你小子给我记住,一朝成潜龙,终身是潜龙!不管潜龙在渊,还是潜龙勿用,你小子别给老子丢人!”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夏元挂了电话之后长长的吐了口气,陈琳小心的问道:“夏元哥,你该不会……”

    夏元看出来,陈琳是担心夏元又接到任务要离开她。夏元搂着陈琳的肩膀笑道:“不是,老领导训话,执行休假任务。”

    陈琳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那放完假你还回去?”

    “我回去干吗?我都回国了,潜龙回国就是退休,我一个退休人员最多就是返聘,回到工作岗位是不太可能喽,因为你夏元哥我啊,已经升官了。哪还有大官儿上前线拼命的道理啊,这不科学的知道不?”夏元笑的很轻松,陈琳终于有些放心。

    结果俩人刚结账走出超市门口,一大群警察一下子把夏元和陈琳围住了。

    领头的警察亮出自己的警官“证”说道:“你是夏元?”

    “是!”夏元笑着说道。

    “你涉嫌诱拐未成年少女做非法交易,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夏元皱起眉头说道:“我诱拐未成年?”接着他看向陈琳,陈琳立即打开钱包,她也气愤的说道:“我十九周岁了!”

    “少废话,你涉嫌失足交易,跟我们回去调查。”

    “你们!”陈琳起的脸色涨红,夏元立即安慰道:“没事儿,跟他们走,我看看有啥花花肠子。”

    夏元跟陈琳一起呗警察带到路边,在路边的一辆奔驰小跑之中走下来一名年轻人,夏元认识,这个人就是林颂。

    和林颂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皮肤有点儿黑,他打量了一下夏元,接着回过头问道:“林颂,就是他打得你?”

    “没错,就是他。”林颂很平静的说道。

    年轻人很得意的走到夏元面前,他悠闲的点燃一根烟说道:“兄弟混哪儿的?我看你是部队上的人啊?”

    夏元打量了一下对方,接着反问道:“怎么?还想找个部队的把我办了?小伙子人不大本事倒不小啊!”

    “呵呵,你别捧我,今天你欺负我了我朋友,这场子我找定了。如果你希望联系部队来救你,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我不拦着你。”说完话,年轻人悠闲的吐了口烟圈。

    夏元微微的眯起眼睛说道:“我要是把事情上报部队的话,我怕你兜不住。”

    “你吓唬我?燕城的地面上还没有那条强龙能压得住我的!我叫陆展云,有本事你就弄我,随时奉陪,不过你今天得乖乖的受着!”叫做陆展云的年轻人用手指点了点夏元的肩膀,夏元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展云说道:“小朋友,你这叫作死。”

    “张哥,你给他带走。好好审审,万一有啥大案呢!不行的话就联系一下媒体朋友,给这样的社会败类曝光一下啥的。”

    领头的警官叫做张鲁,不大不小的也是个副处级干部,他忙点头道:“陆少放心,这事儿我来处理就是了。晚上好好玩,注意安全!”

    “谢了!”看到两个人如此熟络,夏元忍不住笑了笑。他被警察塞进警车,一路送到了警局。

    进了审讯室,夏元先被送到审讯室,夏元看着铐在自己手上的手铐,脸上始终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没多久张鲁带着一名警察进来,他坐下之后冷声说道:“夏元,交代吧。陈琳已经都交代了。”

    夏元乐了:“交代?交代什么?你们在这儿徇私枉法公报私仇?”

    张鲁砰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大声怒吼道:“少在这里跟我耍滑头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

    夏元靠在椅子上笑道:“你是警察叔叔,你说。”

    “夏元,你以为我跟你闹着玩么?交代你一下,你归国干嘛的?是不是有同伙,是不是团伙犯罪?!”

    “你别说,我还真的是团伙,我们团伙几百万人呢!我跟你说,我们这个团伙不仅仅人多,有钱有枪有大炮。你要不要试试?”夏元笑眯眯的看着张鲁问道。

    “你少在胡说八道!”

    “是我胡说八道还是你们肆意妄为,你们到底想问什么?把握铐在这儿,我犯事儿么?就算是配合你们调查用得着这样么?”夏元抬起手示意一下自己手中的手铐问道。

    张鲁气愤的站起身,他咬着牙问道:“你不交代是是吧?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么?”

    “你有么?问点有用的不行?吓唬谁呢?那么大火气干嘛?”夏元笑着说道。

    张鲁点点头,他指着夏元说道:“好,你有本事。你不怕耗着,你就不怕陈琳耗不住么?”

    夏元冷哼道:“你们干对她怎样?”夏元挑衅意味十足的看着张鲁,张鲁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算是遇到对手了。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提审陈琳,他真的不敢拿陈琳怎样。就算是夏元也只是能提审在这里耗着……

    “行,你愿意耗着。咱们就从最基础的问起,姓名。”

    “雷锋。”

    张鲁刚准备写,立即停住笔,他怒视着夏元。

    夏元笑道:“我可是学雷锋标兵,从来做好事不留名。”

    “夏元,你想怎样?我告诉你,今天你得罪了陆少,每个说法是不可能让你走的。我劝你识相点儿,别在这儿跟我闹。对你对我都不好,明白么?”

    “从你把握铐在在这里的时候你已经摊上麻烦了,你跟我说对我对你什么的?好玩么?”夏元乐了下。

    张鲁一愣,他完全忘了这件事。本来以为夏元就是个海外回来的外籍兵什么的,没有多想过他有什么分,难道还是外籍军官?要真的是外籍军官,贸然给人抓了,使馆来找他还真的吃不了兜着走。因为会上升到严重的外交问题,这对他的政治路途基本上就是毁灭性打击。

    张鲁看着夏元说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最好老实交代。”

    虽然还是绷着脸,但张鲁的口气明显缓和多了。

    夏元叹气道:“你早这样的态度咱们的事情早解决了。我是谁你不用问我,我说个号码你打电话问一下。”

    夏元口述了一个号码,张鲁将信将疑的拨通这个电话,结果那边儿的话务员接通电话很职业性的说道:“战区联合办公室,你哪位?”

    “我是燕城公安局,请问你们那儿有没有一个叫做夏元的?”张鲁一面看着夏元,一面有些忐忑的问道。

    “请稍等。”电话另一头传来了一阵打字声。很快,那边传来声音说道:“是夏天的夏,元朝的元,对么?”

    “没错,二十三岁,是从海外回来的。”

    “有这个人,是一位大校。但身份保密,不能对你透露。请问他本人在你那边儿么?”

    “没错,现在就在审讯室,涉嫌诱拐少女……”

    “根据请立即停止对他的任何审讯,并且也请你不要离开。马上会有军方代表前往,请稍后。”办公室那边儿很快的挂了电话,张鲁感觉到自己的血都凉了……

    大校……这和市长是一个级别的干部,陆展云的爹是副局长,他母亲倒是跟军队子女,但也绝不能随便找一个大校的麻烦!

    潜龙作为海外的特殊部队,他们的级别等同于一个陆战师的级别。这也从侧面证明潜龙的战斗力。

    张鲁的脸色颇为难看,他看着夏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夏元坏笑着说道:“对了,你今天有一点做的还不错。没找媒体曝光我,否则你是叛国罪哦!”

    夏元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怎么可能是大校?而且他的国籍是外籍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夏元不会跟他说,因为张鲁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潜龙的秘密。如果他知道了话,估计现在就可以关在罗布泊终老一生了。张鲁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夏元看着他笑道:“没关系,你还年轻呢。别那么看不开!”

    张鲁脸色颇为难看的说道:“夏首长,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陆展云是陆振国副局长的儿子,我们也只能这么做。抓你来这儿不是我的意思,而是陆副局长。”

    夏元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为难你,我为难你也没啥用。你们没提审我妹妹吧?”

    张鲁连忙摆手道:“没有,绝对没有!”

    夏元笑道:“行,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一会儿什么都不要说。别往自己身上揽,明白了么?”

    “是是是,我一定,我一定!”张鲁的头点的磕头虫一样,夏元没找他麻烦是因为他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能认识一个警察卖对方一个人情,日子或许能好过不少。尤其是夏元还得调查,他少不了跟警察打交道。

    没多久,在走廊里,市委书记宋振江,局长王战利还有市委大小干部簇拥着一名少校军官快速的走到审讯室。

    一进屋,宋振江就努力,他看到夏元的手上带着手铐,来的军官脸色一沉,他神情冰冷的怒道:“这是谁干的?!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