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战尖兵 > 第2章:无名的英雄
    “你好,我是陈海的战友。”夏元很客气的回道。

    “我哥的战友?”女孩儿有些惊讶,也有一些意外。没想到在路上帮助自己的那位兵哥哥,竟然是自己亲哥哥的战友。

    “琳琳呐,是谁啊?”听到外面有声音,屋子里有走出了一位老人家,老人头发花白,岁月在他的脸上刻满了痕迹。老人带着眼镜,浑身充满了老师特有的那股教书育人的气质。

    这位老者就是陈海的父亲,陈世昌。一位默默无闻的老高中教师。

    “陈叔叔您好,我是陈海的战友,从国外刚回来……”

    “海子的战友?”老人愣住了,他的手有些哆嗦。

    夏元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们俩一起工作平常也都住在一起。我和他跟亲兄弟是一样的!”

    陈世昌道:“来,请进来吧!”

    女孩儿开心的请夏元一起走进屋子,如果说在陈海小时候的话,陈家这种一百多平的房子真的是富户人家了。屋子里的装修很旧,但很整洁。能看出来老人的生活也非常认真。将夏元请入屋内,陈世昌让女孩儿去沏茶,他看着夏元说道:“孩子,你比我们家的海子年轻多了。”

    “恩,陈海确实比我大挺多,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是不分年纪的。”

    陈世昌点点头,他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海子离开家快五年了,五年前他在家里伤了人,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没想到这么久了还不回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夏元想了下,接着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这次,他回来了……而且不打算走了……我跟他一起都退役了。”

    陈世昌一愣,他吃惊的说道:“海子回来了?他在哪儿了?”

    看着老人睁开的眼角,瞪大的眼睛里充满的希望之色,夏元到嘴边的话硬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过这种事情不可能一直都瞒着的,夏元将作战背包打开,然后小心翼翼的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不算太大的黑色小盒子。还有就是一个红色的勋章盒子,夏元将两样东西放在桌上的时候,老人的神情完全僵住了……

    老人手指哆嗦的指着盒子问道:“这是……”

    “是海子……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的消息走漏,他被一群狂徒分子斩首……我们找到了海子的头,剩余的部分据说是被他们喂了狗。”夏元双手不断的搓着,他不敢看陈世昌的眼睛,他不知道要怎么让一位老人家接受这样的现实。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被狂徒组织……”陈世昌不敢相信,他也不想相信这样的现实……

    夏元打开那个勋章的盒子,里面放着一枚金灿灿的金色龙头勋章,夏元正色道:“我们是华夏海外特种战斗小组‘潜龙’的队员,海子跟我都一样。都是‘潜龙’的一员,我们没有国籍,从加入‘潜龙’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没有了国籍,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不能被发现,不能被人抓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所以,要么跟我一样,从小就被挑选出去带到海外培训的华人。要么就跟海子一样,被部队抹去所有的身份信息。你们什么都查不到……只能查到是失踪人口,然后被莫名其妙的销户。”

    哗啦——!

    在门口,女孩儿手中的茶盘全都掉在地上,她傻傻的看着桌上的骨灰盒,接着撕心裂肺的喊道:“哥!!!”

    女孩儿是陈海的妹妹陈琳。陈海离家就是因为陈琳的事情,过去聊天的时候,陈海跟夏元说过自己的这段过去。

    陈海有一个表哥,是她老姨家的孩子,那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混蛋。有一天喝酒喝多了,来到陈家闹事,结果他竟然把十五岁的陈琳按在了沙发上,回到家的陈海看到之后,他一怒之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捅了他这个表哥,陈海这一刀捅的很不是地方,他一刀捅到了脸上。虽然没死,但这人被他毁了容。警察找过陈家,但陈海一直没出现过。后来警察上门告诉陈家,陈海离境出国……

    咚咚咚!

    就在屋子里一老一少抱头痛哭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夏元站起身走到门前,他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名脸上带着一道丑陋刀疤的男人,对方的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岁上下的样子。一道粗糙的刀疤从耳朵一直到嘴角,刀疤犹如一条蜈蚣一样爬在脸上,狰狞而又丑陋。

    “你谁啊?”对方看到夏元皱起眉头问道。

    夏元没说话,他只是冷漠的打量着对方。站在门外的男人一把推开夏元,他连鞋都不换直接走进屋大声喊道:“大姨夫,我听说表妹回来了!”

    刚到门口,他看到屋子里抱头痛哭的两个人,接着好奇的问道:“咋了?干嘛大白天在这儿哭啊?来,琳琳让表哥看看!我听说你漂亮了呢!”说话他的手直接伸向陈琳,但他的手还没碰到陈琳,手腕就被夏元给牢牢的抓住了。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男子很不客气的想甩开夏元,但没想到夏元死死的抓住他的手。犹如手铐一般牢牢的铐住了他的手腕。

    “你给我撒手!”男子一下子怒了,他随手抄起桌上的勋章盒砸向夏元,但盒子夏元抓住,接着夏元手指叩下。

    咔——!

    啊!!

    盒子一下子夹住了男子的手指,男子疼的一直怪叫。夏元脸上带着冰冷的神情。陈琳回过头,她像是疯了一样不断的拍打男子哭道:“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非礼我,我哥怎么会出国,我哥怎么会死?!你还我哥的命!!”

    这人就是陈海的表哥张峰,张峰是这一代出名的混蛋,他喝酒之后打算强暴陈琳,但被陈海给毁了容。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而且也都为老陈家能出这样一个儿子而赞赏。这些年陈海出走,张峰就一直骚扰陈琳。陈世昌无奈之下,将积蓄都拿出来把陈琳送到国外留学。但没想到他还是贼心不死,而且还说自己毁容了就必须要让陈琳来偿还。

    今天他来就是奔着陈琳来的。

    夏元对于陈家的事情有些了解的,看到张峰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对号入座了。所以没等对方发作,他先动手了。

    “今天陈家有白事,不见外客,请自重。”夏元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他妈的谁啊?你算老几?你说白事儿?难不成是陈海死了?”张峰咧嘴露出很难看的笑容来。

    夏元声音几乎凝冰的了一样说道:“我让你滚,最后一次警告。”

    “他死了管我什么事情,妈的老子的脸就是让他划了。我今天就是来带陈琳走的,她哥给我毁了容,她就得给我当老婆!”说着话,他竟然还打算碰陈琳。

    啪——!

    这一巴掌不死夏元打的,而是站起来满眼怒火的陈世昌。

    “老东西,你他妈的敢打我!我弄死你!”

    张峰像是疯狗一样直接奔着陈世昌扑过去,眼看到他要碰到陈海的骨灰盒时,夏元突然一脚直接给他横着踢飞到屋子靠里面的窗台下面坐着。强劲冲力之下,张峰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夏元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然后掉头往外面走。

    本来打算装死讹人的张峰疼的嗷嗷怪叫,吵闹声惊到了卧房里面的一条狗。这条狗窜出来直接奔着张峰咬过去,从屋子里窜出来的狗是陈海走之前养的小狗,是一只狼青系的昆明犬。这是海子的爱犬也是非常聪明的军犬。走的时候这条狗才一岁,现在已经六岁了。

    海子养的狗叫辣椒,平日里非常的温顺,但似乎感觉到主人有危险,它一下子窜出来直奔着张峰狂咬。辣椒凶残的将张峰又咬的血肉模糊,夏元冷漠的看着满脸是血的张峰。似乎是等着张峰死了就找个地方给埋了的样子。

    “辣椒,我是海子的战友。你松开吧!”夏元犹如商量的语气和辣椒说话,辣椒扯着张峰拖行了几步之后,它的耳朵竖起接着看向夏元。夏元摸了摸辣椒的头,然后俯下身说道:“那边就是海子,你去看看吧!”

    辣椒真的跟听懂了一样,它绕着骨灰盒走了几圈,接着呜呜的叫起来,声音凄惨犹如痛哭一般。夏元拿出陈海的匕首,他将匕首架在张峰的脖子上说道:“如果你再敢来这儿捣乱,我就用海子的匕首把你的喉管割断,慢慢的看着你死。听到没有?!”

    张峰吓得浑身哆嗦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裤裆之间隐约的流出一滩腥臭骚气的液体。

    夏元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沓钱塞到张峰的口袋里:“这是你医药费,如果你下次再来我就给你丧葬费!滚!”

    张峰拔腿就跑,连头都不敢回的跑出去。这时候陈琳一下子扑在夏元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夏元轻抚着陈琳的后背说道:“别哭了,海子不在了,我就是你哥。我叫夏元,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夏元递给陈琳一张卡片,那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只有一组数字,背后有一个猩红色的“潜”字。剩下的什么都没有。

    陈琳点点头,夏元看向陈世昌,他跪在地上对着陈世昌磕了三个头,然后大声说道:“海子没了,您以后就是我爸,有事情话您就让琳琳找我。还有这张卡,是海子的遗产,里面一共三百万美元,有事情的话,还可以找我。”

    陈世昌双手颤抖的接过夏元双手递过来的金卡,那是自己儿子卖命的钱。

    “你叫夏元?”

    “恩,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我可能在省内的某个城市落户,我要是落脚之后您愿意来的话,我会接您过去。海子虽然走了,但我还在。而且我也没有家人,您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答应过海子,会像亲爹一样照顾您的。千万不要拿我见外……”

    “海子认识你是他的福气……夏元呐,你要是走的话,就把辣椒带走吧,我怕张峰他记仇会对辣椒下手。”陈世昌指了指那神情低落,一直在骨灰盒前蹭来蹭去的辣椒说道。

    夏元想了下,接着开口道:“好,我会照顾好它的,你们放心。”

    “好,那样我就放心了。琳琳你接待一下夏元,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陈世昌有气无力的说道,感觉他一下子老了好多的样子。

    夏元叹了口气,他平静的说道:“没啥事儿的话,我也走了。陈琳,记住我的话。有事儿一定要打我电话。”

    “好……我记下了夏元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