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38章 张府惊变 1
    “哎呀呀,方先生,你怎么总也不朝面儿呀,”白如雪见到方江走进来,风情万种地扭着身子,站起身来,冲方江甩了甩绣花手绢,噘起涂成淡红色的嘴唇,露出一脸嗔怪的样子,“把琼玖堂都给忘了吧,咱们那笔生意,你可不能扔在脖子后边呀。”

    “哪里哪里,”方江抱歉似地笑了笑,坐在室内的雕花木椅上,“我最近在乡下,忙着收购古物,我们这些靠着跑腿磨嘴皮赚钱的小生意人,哪敢闲下来呀,最近忙得找不着北呢。”

    “方先生,你托我的事,我可把腿都跑细了,”白如雪一挑修得弯弯的细眉,娇声娇气地说:“从警备队,到县党部,我到处舍脸呀,辛苦什么的呢,倒也不说了,就这份为朋友尽心的情谊,方先生,您若能明白些许,也就不枉了。”

    屋里一股淡淡的脂粉气,方江刚想习惯性地抽出一支烟来,想了想又忍住了。把烟盒塞回衣袋里。

    “小姐不只才德双绝,更兼古道热忱,方某铭记于心。不知道咱们都邀请到了哪些客人?”

    “有县党部米书记长,警备队刘副大队长,商会王会长,警察局李警长,还有那个什么……特务站,嘻嘻,就是那个高站长,高麻子。”

    方江心里一阵高兴,这个女人,看起来能量真不小,一下子几乎把城里的头头脑脑,都给请到了,他笑呵呵地点点头,“太好了,今后方某的生意,有白小姐的荫蔽,一定能兴旺通达。咱们这样,找个县里最大、最气派的酒楼,就在……顺天德,怎么样?到时候,白小姐可一定得给我撑场子呀。”

    “不不,不去酒楼,”白如雪轻轻摇了摇头,“酒席地点么,就设在张府里好了。也还安静。”

    方江愣了一下,他马上明白过来,酒席设在张府,这一定是张剥皮的意思。

    “在张府?白小姐,能请张爷出面,我自然万分高兴,可打扰府里眷属们的清静,毕竟不好意思,咱们也请张爷移步去顺天德,怎么样?我派黄包车来接……”

    “不用了,方先生,张府挺合适的,就这么定了吧。”

    方江看着白如雪的神情,沉吟了一下,看样子,这事没得商量。再磨叨,就是蛇足了。

    “好吧,那就这样。对了白小姐,我已经跟我那朋友说通了,等我们把这批乡下古玩收齐了,连同那些大顺通宝制钱,一起任白小姐挑选。”

    从琼玖堂回来,方江和老夏、丁义等人商议。

    本来,按照方江等人的计划,在顺天德大酒楼请客,便埋伏人马,在酒楼里当场发难,搞一场突然刺杀行动,将酒席上的敌人头脑一鼓全歼。可现在,白如雪坚持在张府请客,计划一下被打乱了。

    丁义说:“这事儿,我看就是张剥皮顺水推舟,八成啊,本来他就想请这些人吃饭呢,你主动去作东道,他倒省钱了,可咱们的计划全泡汤了。他奶奶的,请个客,他们还挑三拣四。”

    老夏叹了口气,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若是一再坚持去酒楼,反而会露馅。但是在张府行刺,绝对不行,那里是敌人的心脏,处在重重包围里。我看,老方就正常赴宴,通过酒席和敌人交朋友,只要搭上了线,以后刺杀的机会就一定会有。只是,眼前这个‘全歼’行动的机会,可惜白白浪费了。”

    “这就叫小鬼得听阎罗王的,”丁义说:“白如雪并不能替张剥皮作主。她只是个仰人鼻息的货。没关系,不能全歼,咱们就一个个地收拾,反正是要把这些妖魔鬼怪一个个全给杀光。”

    很快,酒宴的日子到了。

    方江提着一包礼品,穿戴整齐,来到张府。老夏、丁义等人率领众乞丐,都暗藏武器,化装成各色人员,暗暗埋伏在各条街道上。游老三背着条讨饭口袋,来回在张府门前的大街上游荡。石山城的大街小巷,象往常一样平淡萧索,从早晨就阴了天,天地间灰蒙蒙一片。

    张府里大门敞开,门口又挂起了大红灯笼,里里外外一片喜庆,方江把礼物交给门房,在家丁的引领下,来到后院的客厅里。白如雪已经到了,她穿了一身粉色旗袍,打扮得比往日鲜艳,举手投足都是风情万种,“方先生,听张爷说,呆会特派员还要来赴会呢。”

    “是吗?”方江面露喜色,“那好极了,一切都托白小姐周旋,能结识上流尊贵人物,方某倍感荣幸。”

    家丁在门口说道:“张爷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迈着方步走进客厅。

    方江站起身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张剥皮,见此人身材臃肿,白净面皮,一双无神的绿豆眼,穿了身黑缎长袍,走起路来便微微喘气,一副标准的“土财主”模样,他上前抱拳施礼,寒暄了几句,张剥皮颤动着肥肉坐在太师椅上,“听如雪说,方先生生意做得不小,古董上有真材实料?”

    “托朋友们帮衬,生意还算过得去,我们这一行,讲究运气,人运,财运,往往取决于气数,有张爷和白小姐照应……”

    “听说你有些老货,价值连城?”张剥皮打断方江的话。

    “呵呵,张爷所指,一定是那些铜钱了。不错,我请到这批货以后,拿去请白小姐鉴定过,确实是古代真品……”他说到这里,张剥皮又打断了他,“那好啊,你拿着呢吗?我看看。”

    这个远近闻名的张大财主,怎么如此粗俗?方江心里觉得好笑。他恭敬地点点头,抑制着心里对这个丑陋滥俗财主的鄙夷,“今天没带,那批制钱,我朋友拿去做清理了,准备和另一批古货一起,做完清理维护,再拿来请白小姐和张爷赏玩。”

    挂在墙上的西洋自鸣钟,敲了几下,家丁过来报告:“米书记长和王会长来了。”

    几个穿戴整齐,趾高气扬的人,相互说笑着,走进客厅,方江赶紧起身行见面礼,白如雪在旁边笑盈盈地互相介绍,客厅里热闹起来,不大功夫,到的客人越来越多,家丁又报告:“高站长和龙特派员来了。”

    方江起身迎到了门外,身材魁梧的高麻子,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方江不认识高麻子,但从他一脸硕大的麻坑,早已经猜到了。高麻子身后,那个中等身材,国字长脸,走路轻快的人,一定就是特派员了。

    高麻子和方江互相拱手施礼,客套寒喧,之后,走在后面的特派员闪过身来,和方江正面相对,两人的目光互相注视到对方身上,一下子全都愣住了。

    怎么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