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决战密营 > 第25章 风流约会 2
    行动计划确定下来,大家便分头监视、侦察,只等黄翻译去孙玉珠的小院里“风流快活”了。

    这天下午,陈榆穿了身破烂麻衫,化装成一个乞丐,在路上慢慢磨蹭,不时斜眼看看孙玉珠的小院。

    走到墙根的时候,他慢慢踱到街角的阴影里,靠墙蹲下来,把讨饭棍竖在一旁。远处离着百十米的地方,阿混推着一辆小推车,正在“卖枣”。日影西斜,天气依旧炎热,白花花的阳光,晒得人昏昏欲睡。

    腊梅来了。她一副男人打扮,头戴帽子,穿一身工装,活脱脱一个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她走到陈榆跟前,冲他使了个眼色,小声说:“来了,惠姐让你马上行动。”

    陈榆一言不发,拾起讨饭棍,站起身来,迈步便走向那个鬼子顾问的房子。鬼子今天没在,从早晨便是一把大锁看家。他走到院子东南角,左右看看,这里的位置刚好最隐蔽,他将身往上一纵,两手扒住墙头,身子象壁虎一样爬上墙去,双腿一蹬,便翻过了墙头。

    院里一片静悄悄,陈榆先贴墙站住,打量了几眼,屋门也上着锁,他轻手轻脚,顺着墙根溜到西墙下。

    就在这时候,传来一声“嘎崩”声,那是钥匙插入锁孔,开锁的声音,陈榆一惊,鬼子恰巧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身子一闪,又窜回来,大门“吱呀”一响,一个矮墩墩的身影,迈步走进屋里来。这人身穿白衬衫,黄马裤,满脸横肉,身材矮小而结实,陈榆毫不犹豫一个虎跃,右臂一轮,去锁鬼子的喉。

    那鬼子忽然见到有人,吃了一惊,嘴里“呀”了一声,身形猛地往后一缩,陈榆这一下锁空了。

    身法好快,陈榆心里赞叹了一声,他知道若让鬼子逃出门去,那就坏了,不待身子站稳,脚下一勾,两臂一伸,两个人的胳膊缠在了一起,鬼子被绊了一下,重心不稳,两个人同时摔倒在院里。

    那鬼子嘴里“噫”了一声,两臂一绞,反抓住陈榆的肩膀,左腿一屈,便来压陈榆的胸口,动作敏捷而有力,陈榆一上手,便知这鬼子武技很好,不但有空手道功夫,一定还练过柔道,一抓一压,动作衔接敏捷至极。

    他陡遇劲敌,精神倍长,小擒拿手使出来,不闪不避,一抓一蹬,和鬼子以硬抵硬,象蛟龙似地翻了个身,生生把鬼子压在身下,此时他不怕鬼子反抗,只生怕他喊出声来。

    那鬼子似乎也很意外,以力制力,没制住陈榆,反被压住,又“噫”了一声,两腿一卷,短粗的身体象蛇一样翻过来,缠住陈榆的腰,陈榆心里有事,非常着急,哪里有功夫和他纠缠?猛地将头一点,一个“头槌”正砸在鬼子的鼻梁上,这种“怪招”动作,柔道之类的武技里闻所未闻,登时砸得鬼子鼻腔冒血,眼冒金星,手脚一松,陈榆怕他叫喊,起手一拳,打在鬼子太阳穴上,鬼子一声没哼,晕在地上。

    陈榆跳起身来,将大门掩好,两步窜到西墙边,手扒墙缝爬上孙寡妇的墙头,向里张望了一眼,院里一片整洁,青砖甬路两旁,栽植着数株花草,让他惊喜的是,窗台墙角,有一片短墙,是用来放花坛用的,此时挨挨挤挤放了十余盆鲜花。

    他翻身跳下墙头,象猫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息。这时候,听到院门上“啪啪”响了几下,有人在敲门,黄翻译已经到了。

    陈榆猫腰一窜,贴着墙根溜到那道矮墙后面,在花坛下隐住身子。这时听到屋内有人答应一声:“来啦。”声音清脆,是个女声。

    屋门开了,陈榆躲在花枝后面望过去,出来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上半身被花丛挡住,只看得见身材婀娜,一双穿着红绣花鞋的脚袅袅婷婷,一步三摇地顺着甬路走过去。陈榆屏住呼吸,身子缩成一团,伏在矮墙后一动不动。

    一男一女,嘻笑着走进屋里,并没朝花坛这边张望一眼。陈榆目送着他们走过,黄翻译大热天穿了身西装,皮鞋锃亮,手里还提着一个布包。等这对男女亲密地调笑着进了屋里,陈榆悄然站起身来,踮着脚尖走过去,轻轻推开屋门,老式木门发出了轻微的响动,内室有人“嗯?”了一声,这时,陈榆已经闪身进入屋内。

    内室门帘一挑,一个梳着分头的脑袋探出来观看,一眼便看见走进屋来的陈榆,大吃一惊,“啊”了一声,伸手便往怀里摸,陈榆哪容他反应?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低声喝道:“敢动,打死你。”一边说着,一边向里推搡,将黄翻译硬推回屋内。

    “呀,”屋里的孙玉珠两手扎撒着惊叫起来,陈榆一瞪眼,喝道:“谁敢叫,割舌头。”嘴里说着话,右手一探,将黄翻译腰里的短枪夺过来。黄翻译可能手腕被陈榆抓痛了,轻轻甩了甩手,故做镇定地说:“先生,你是谁?”

    陈榆把枪掖在自己腰里,顺手摸出把匕首,却没朝眼前这对男女比划,而是轻松地将刀刃在手心里拍了拍,舒了一口气,此时,这对“风流鸳鸯”的命运,已经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先生,这可是在我的地盘,”黄翻译上下打量着穿着乞丐装束的陈榆,“门外便有一个中队,你……咱们有话好商量,”他发现陈榆的目光中发出嘲讽的笑意,便立刻转了口气。

    陈榆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了一下室内,屋里整洁光鲜,一股香水味,黄翻译带来的布包放在木茶几上,刚刚打开,露出两瓶日本清酒,还有一只油纸包裹的烧鸡。

    “你要做什么?”孙寡妇睁着惊恐的眼睛,“我谁也不认识,你要找谁?”她大概又想起盘龙湾的事了。

    陈榆没理她,对黄翻译说:“你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黄翻译依旧站着。

    “一会我们司令来了,会详细跟你说,请你坐下。”陈榆阴沉着脸说道,把手里的匕首转了个圈,匕首精光闪耀,黄翻译有些胆怯,身子僵硬地坐在床头。

    一般土匪或是杂牌军才会自称“司令”,黄翻译眼珠转了转,硬起头皮说道:“好汉,你们是要枪,还是要钱……”陈榆打断他,眼睛一瞪,“别说话,让你等着,你就老实坐着等。”

    看着他凶霸霸的模样,黄翻译和孙玉珠都不敢出声了。屋里安静下来。陈榆心里暗暗着急,阿混怎么还不进来呢?

    原来,在陈榆在隔壁跟鬼子打斗的时候,阿混放下枣子车,便悄悄往这边走,但这时候从街角拐过来好几个歪歪愣愣的汉奸,迈着螃蟹步,直朝这条胡同走过来,阿混急了,若是他们瞧见鬼子院里的动静,那可麻烦了,他转身又抄起枣子车,嘴里大声叫着:“又大又脆的甜枣,好吃不贵,老总,请尝尝我的甜枣。”

    那几个汉奸被他惊动了,扭过头看他,阿混推着车一溜小跑,“老总,甜枣,尝尝吧,不要钱。”